堅信師父 堅信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個文化不高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六歲了,有幸在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十幾年的修煉道路看上去似乎平平常常,平穩的走到現在,但我的修煉道路每一步都是在師尊加持和點悟下走過來的,訴不盡恩師的佛恩浩蕩,更講不完大法的神奇超常。下面就把我多年來在大法中修煉的體會與成果寫出來向師尊作一彙報,與同修們共同分享。

一、得法後幾十年的疾病不翼而飛

我原來是一個幾十年離不開各種藥的大藥包子,多種疾病在身。九六年得法當天我就請到寶書《轉法輪》。當我一氣呵成的看完《轉法輪》後,就暗下決心,一定要堅修到底。

因我身體不好,幾十年離不開藥。每天晚上睡前必須吃藥。在得法的當天晚上,因我不放心,又吃藥了,可睡到半夜就連拉帶吐,吐完以後還挺精神。我明白了,這是師父在點悟我,不讓我吃藥了,從此以後我再沒吃藥,直到現在。

得法第二天早晨四點多鐘,我就覺的有人推我一下,我以為是我老伴推的,但我看他沒有動。我馬上起來到煉功點,正好趕上煉功。回來問我老伴是不是你推我了?他說我沒推你呀。我明白這是慈悲的師父在叫我按時參加煉功。

通過這兩件事,我更加堅定了修下去的決心。不長時間,幾十年的疾病就在不知不覺的修煉中消失了,這叫我的家人和周圍人都對大法產生了好感。

特別是在一次大的消業過關中,我堅定的按著師父要求的做,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嚴格按著大法要求自己。兒女們和不修煉的親友們怕我出現危險,非要我上醫院不可。左勸右勸,但我一點不動心,我心裏非常清楚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是消業,是好事。所以,無論別人怎麼勸說,我就是不動心,堅持學法煉功,每天早四點五十堅持到煉功點集體煉功;每週二次到學法小組集體學法,自己每天必學一講《轉法輪》。心性也在進一步提高,師父也給予進一步淨化身體,兩個多月後,我便脫胎換骨的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身體更加輕鬆健康。

通過這件事情,也使我的家人和親友更加信服大法了,特別是我姐姐在十多年前患直腸癌,當時已做改道手術,手術後刀口一直恢復的不好,又做了第二次修復手術,受很多罪,花不少錢。我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她記住了,天天念。現在已八十多歲,身體非常好。

二、去北京證實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大陸大法弟子集體學法和在外邊煉功的環境遭到了破壞,一些輔導員被非法抓捕關押,一時間黑雲壓城,電視、廣播整天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別說去天安門講句公道話,在當時環境下,就是足不出戶都會時時受到攻擊。因此一些學員經過冷靜思考,開始陸續自發的走出來了,去北京上訪。

我們周圍有十來個同修,在這樣一種黑雲壓城,電視、廣播整天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恐怖鎮壓下,我們沒有被嚇住。在看不到師父經文、和外界聯繫不上的情況下,我們就自發的一直保持著聯繫,有時單線聯繫、有時在同修家切磋,誰要聽到甚麼消息就互相通報。當聽說很多同修都去北京證實法了,我們這些同修多數都去了。

二零零零年四月的一天,同修打來電話說:有兩個同修去北京證實法。問我去不去?並馬上買票晚上就走。去北京證實法,為大法、為慈悲偉大的師父說句公道話當然是我的願望,可真正到實際行動時,情又上來了。兒子、兒媳都上班、孫子在托兒所等我去接呢。當時心想,時間太緊(其實是人心)。我就說:我考慮考慮,電話就放下了。這時心特別難受;一種急迫、無法形容那種難受。我就不自覺的哭了;我把大法書拿起來,看到師父照片就更抑制不住;最後抑制不住自己,我就喊:師父啊,我該咋辦哪?這時我老伴進屋了,問我為甚麼哭?我就把這事說了,他看我哭的這樣,就說:那你就去吧。我一聽這話好像如夢驚醒!馬上打電話告訴去。放下電話,我當時那種興奮心情是無法形容的。正如同修所說:你猶豫時是你明白的那一面著急,急的直哭。師父在這關鍵時刻,又用你老伴的嘴點悟你。是啊,每到關鍵時刻,真正體悟到師父每時每刻都在我們身邊。

到北京天安門,我們沒有馬上去廣場,在廣場周邊我們遇上了很多全國各地來的同修,有海南的、山東的、九江的,我們雖然來自不同的地方,素不相識,但大家的心貼的很近,是大法把我們緊緊的凝聚在了一起。我們簡單的切磋一會,大家陸陸續續的在不同的時間去天安門證實法。我們三個老太太走到廣場中間,面對著天安門,席地而坐,開始煉第五套功法,那一刻,我在心裏反覆的說:師父,我來天安門證實法來了!師父,我證實法來了!這一念一出,瞬間,我就只覺的自己的身體被一股強大的能量帶動著急速的旋轉,那種感覺真是說不出來的玄妙啊。當時有一對年輕人可能受到感動,拿起照相機就照,結果警察上來連他們也抓上了警車。

三、建立家庭資料點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在大陸這種特殊環境下,我們十幾個同修一直比較堅定,經常到一個同修家互相切磋,有時是單線聯繫,資料來源有時是很緊張的,如有的同修聯繫資料、粘貼等。我們大家都是主動去做、去發資料。我們經常自己做條幅、掛條幅、粘貼我們隨身帶著,隨時隨地順手就貼。

二零零二年「三零五」電視插播後,惡黨又瘋狂綁架大法弟子。資料點也破壞了。但同修們無論在甚麼情況下都保持著聯繫,一時間看不到資料都很著急。這時我們輔導員已經回來了,但她沒回家,因經常受到騷擾,所以在外邊流離失所。她能聯繫到一些同修,知道了我們的情況,就找我們商量。她說有一個同修被綁架,他剛買一台複印機沒人用,拿來叫我用。每週有同修送來《明慧週刊》、真相資料、小冊子等樣版。我想:這樣新經文、《明慧週刊》、真相資料、小冊子等自己印,既方便又及時,用多少印多少。這又不是甚麼高科技太難的活,只要用心去做,大法弟子沒有做不了的。所以我同意了。有了資料以後,大家做的更好了。

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另一同修刻錄光碟,她大量的做,別處同修去她那取,我們都有聯繫。由於這個同修突然被惡人綁架,我的住處也有安全問題,該同修家屬給我打電話說的很急;叫我馬上通知其他同修,並叫我躲躲。因為時間太緊,沒來的及跟每週送資料樣版的同修聯繫上。他的任何聯繫方式都沒有。這樣資料又斷了,大家都很著急。

這時我們輔導員消息很靈,知道我們的情況又來了。她說她能弄到《明慧週刊》、真相資料、真相小冊子等,並和我商量每週按著預定時間、地點,到一個大商店附近去取,她到時間送去。因我每次坐公共汽車時間很長,很不方便。過一段時間她又找一個會騎自行車的一同修給我送,直到二零零五年五月末。

這時她正幫同修建立資料點。她就建議我家建立資料點,買電腦、打印機等,我一聽可犯難了,因為自己年紀大又沒多少文化,電腦、打印機這玩意兒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一竅不通;拼音、字母都不認識。怎麼辦呢,轉念又一想,救度眾生這麼急,不能總是靠別人給送啊。我想,大法弟子不分年紀大小、文化高低,幹甚麼都行,需要我幹的就不應迴避。也許這是師父對我修煉安排的新的路呢。我沒有猶豫,就答應下來了。

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我拿出五千元錢叫輔導員和懂技術同修幫我買設備、耗材等。當設備運來,往我家地上一放,嗬!三個大箱子,我當時腦子「嗡」的一下,我能行嗎?可瞬間又打消了這個念頭,我想有師在、有法在,為救眾生做講真相證實大法的事,師父會幫我,我能行!

很快設備組裝起來了,我開始跟同修學打字、上網、下載、打印等等。起初操作鍵盤的手猶如千斤重擔一般,全身的勁都往鍵盤上使。同修教的很用心,我也努力的記,為了便於記憶,同修把操作流程一項一項記在本子上,因不懂拼音,我就直接學萬能五筆打字,終於自己能獨立簡單的操作了。回憶第一次自己打三退名單時,僅十幾個人的名單就足足打了三個多小時,但我還是非常欣慰,我畢竟能用電腦證實法了。

當時正是大量印、發《九評》,所以除了滿足我們這十幾個同修的《明慧週刊》、真相資料、小冊子等以外;我就做《九評》,懂技術的同修往外送。一切耗材都是他買,因紙用的多,又不好運,他找到一個開車的同修,一次買五箱紙,其它耗材隨用隨買了。我們配合的很好。

在二零零五年十月,輔導員和懂技術同修都被綁架了(都被中共惡黨迫害致死,當時明慧網上有報導)。一下子靠山沒了,一般的上網、下載、打印等還能做,但買耗材、機器出故障、排版等等就犯難了。我們都是老年大法弟子,因為買耗材得去科技城買,那裏有便衣,看見年歲大的人就注意,有時還跟蹤。特別打印機是小墨盒,經常灌水,壞的又快,所以需要經常買墨盒。每到關鍵時,師父就安排這樣的人出現,我認識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處的很好,經常到我家來,就叫他給買耗材、上網卡等,還給修了一次打印機。用紙多數是我兒子買,因為他有車。

這突發事件並沒有影響我們。我經常對著電腦、打印機發正念,溝通,如:你們都是生命、是法器,為積功德,我們是做宇宙中最神聖的事,一定配合好,解體一切邪惡的干擾。有時還真起作用,它們很有靈性。打印機可能用的時間長了,經常出現故障,特別是墨盒有時還卡住,我就對它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有時不知不覺中它又好用了;有時無意中點一下就好了,真感到是師父在幫我做。如打印時突然停止了或出現故障不能打印了,你一看不是頁碼不對了就是根本不應打了,好像真在提醒我;錯了,別打了!有時打印機也會生氣,有一天,打印時間太長了,下午五點多鐘,打印《明慧週報》,我想:不需要看著,我去吃點飯,快到發正念時間了。我剛端起飯碗,就聽打印機啪啪響,我到那一看打印停了。我明白了,馬上說:我錯了,你也累了,我不應該自己去吃飯,讓你自己在這幹活。我和它一起打印完休息的。我和它真的得配合好。

在二零零六年五月,有一天電腦突然上不去網了,這不像打印機可以拿去修,電腦必需是懂技術的同修給修。當時誰也聯繫不上,怎麼辦呢?於是我開始發正念,我想起以前在一個學法小組學法的同修,我想她一定能找到懂技術的同修,可是我倆有一年多沒聯繫了,一時也找不到她。我就求師父加持,叫這個同修能來最好。我上午發的正念,下午該同修果然來了。一問,她真能聯繫到懂技術的同修,太好了!我又一次體驗到,慈悲偉大的師父每時每刻都在我們身邊;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

這個懂技術的同修,對我幫助也很大,從新給我裝了電腦,以後技術方面問題得到解決了。這個同修很熱情,並主動給買耗材,修打印機。因打印機用時間太久了,又買一個新的,而且是連供墨盒,非常好用。因他上班很忙,我知道,大法弟子就是不上班時間都很緊張。所以在他每次維修打印機時,我都注意看。有些小毛病,自己能處理的,我就不麻煩他了,但有難題還找他。由於資料及時,效果又好,大家做的更好。

《九評》一直堅持發,特別是神韻光碟結合著三退,大家做的非常好。有幾位老年大法弟子,從開始就做的很好,越做越好,越講越會講。現在我們這個資料點可不是十幾個人的資料了,每次師父經文下來得打印六十來份。但真相資料不要那麼多。他們大多都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在大陸這種特殊環境下,他們因為長時間沒有走出來,也沒和走出來的同修聯繫。所以有些怕心,《明慧週刊》幾個人輪看一本,三退、真相做的很少。

在近期《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中師父說:「從現在你們做的情況來看,還不夠多。不是我要多少,要儘量救,最低留下一半,或者是百分之七八十最好,所以我就叫大家儘量的做,就是這個原因。」我們周圍在「七﹒二零」以前,有兩個煉功點,煉法輪功的人就有三百多人。從現在來看,如果這些人能真正走出來一半,堂堂正正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想:現在的情況就不是這樣了。從這方面看,我們做的還很不夠。今後一定要按照師父要求,儘量想辦法多救人。

四、背法

師父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學好法。師父說:「作為學員,腦子裝進去的都是大法,那麼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煉者。所以在學法的問題上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多看書、多讀書,是真正提高的關鍵。再說清楚點,只要看大法你就在變,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無邊內涵加上輔助手段煉功,就會使你們圓滿。」(《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在二零零五年《明慧週刊》上經常有同修寫背法的經驗和心得。我想,師父每次講法都教誨我們多看書、多讀書,根據同修背法的經驗和心得,我也下決心背法。第一遍背法,我用十一個月的時間。雖然背的很慢,但我覺的背法確實與通讀不一樣,你不用心去記,確實背不下來,而且法的內涵越背越覺的深。第二遍背法比第一遍背法提前十幾天背完。雖然進度不快,但我覺的不在快慢,關鍵是腦子真正裝進去多少法。我雖然記憶不好,但我不灰心,又背第三遍。當第三遍背一半時,我覺的太慢了,我就背法和通讀結合,每天上午讀一講,如忙就讀半講。我不佔用白天大量時間背法,晚上九點左右睡覺,十一點左右起來背法,到十一點五十五分發正念。睡到三點左右起來背法,三點五十開始煉功,到六點發完正念再背法,到七點半左右。我覺的這幾段時間背法,雖然時間不長,但是很靜,容易記住。並不比以前背法慢多少。第三遍已經背完有一年了,今年六月份我又開始背第四遍,現在背第三講了。

修煉層次有限,我從來沒寫過甚麼文章,寫的不規範。有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