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勸三退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四日】

師尊好!同修好!

回顧這兩年自己打電話的過程,既是證實法的過程,也是自己修煉的過程,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每一步都是師父的點悟和指引,每一步都離不開國內外大法弟子的整體配合,自己只是在修。

打電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特別是從美國打到中國,電話卡很便宜,只要有電話,無論是座機還是手機,一撥就行,馬上就能對話,是講真相的一種非常好的方式。大陸大法弟子出去講真相,那真是放下生死,只有救人的一念。他們真了不起,我們在海外這樣寬鬆的環境裏,應該協調大陸同修打電話講真相、勸三退,救度更多的眾生。

師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如果我現在結束這件事情,未來的生命就銷毀的太多了。下來得法的那些人、為得法而來的人,就白來了。」「當前大家要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是理所當然的。正念足,修好自己當然正念就會足。所以對於大家來講,救度眾生那就是你的責任、歷史使命,非常的重大,也非常的艱難。」

師父的教誨使我認識到正法推遲結束,是師父給我們這些沒有做好講真相、救度眾生、沒有修好的弟子一個機會。現在我把我這兩年的打電話救度眾生的體會向大家彙報一下。

我是在二零零七年八月底開始打電話的。每天晚上發完正念後,開始打電話二至三小時。勸三退的對像中有工人、農民、商人、幹部、教師、醫生、學員、軍人,各行各業都有。退掉邪黨組織的人們中有人對我鼓勵說:「你們真勇敢!你們真偉大!你們真辛苦!」也有的人激動的要與我交朋友,有的要送東西給我,有的想要參加我們的團體,等等。下面是我在講真相、勸三退中的三個小故事。

故事一:公安局長三退

二零零八年,我給某省一個縣級的公安局打電話,開始接電話的是一個女秘書,她聽了一半真相後說,她有事要出去,讓我等她。過了一會兒,她又回來接著聽。聽完後,我讓她退黨,她唉聲嘆氣的說:「唉,我們的工作不一樣。」我說:「不管幹甚麼工作都要退,退了保命。退了生命才會有美好的未來,這是天定的。」她說:「對不起,我外面有點事,等一會兒我回來。」

過了一會兒,她回來了,我說:「想好了嗎?我聽你說話的聲音,你是個善良的姑娘,年輕輕的,要保命啊。」我的話音剛落,一個男的把電話接過來,大聲的說:「我們在加班,你不要干擾我們!」說完便把電話掛掉了。我又打過去,又是那個男的接電話,他很厲害的說:「你說我是誰!」我說:「我不知道你是誰,可我打電話講真相是在救人,誰都可以聽,誰都救。」他說:「我是公安局長,這裏是公安局。」我說:「局長你真有福氣,我們救人是不分甚麼職位、不分貧富、不分幹甚麼工作的,我們都救,您能親耳聽到真相,您太幸運了。」他聽完後沒說話,把電話掛掉了。

我又打過去,又是局長接起電話,我說:「局長您好,您真辛苦,幹你們這行真不容易,禮拜日還加班,幹別的工作的人,禮拜日和家人在一起,出去玩一玩,您還要加班,您太辛苦了。」他說:「謝謝你。」我就開始講真相,首先告訴他共產邪黨從建政以來殺了八千萬中國人,現在全球華人退出中共惡黨、團、隊的人數達六千多萬。他們為甚麼要退?接著講邪黨在國內搞的歷次政治運動,從五十年代的反右、六十年代的文革、八十年代的「六四」屠殺學生,惡黨搞無神論,文革時毀壞了很多文物,這文物都是我們的祖先留給我們後人的,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非常珍貴,結果被這個邪黨徹底毀掉,它做的事都是傷天害理的。

局長一直聽的很認真,他一直「嗯、嗯」的回應著,他問我:「還有嗎?我還想聽。」我說:「太多了,邪黨的罪惡太多了,活體摘取人體器官,尤其是在法輪功學員身上,法輪功學員是修煉『真善忍』的一群好人,法輪功師父要求每個學員都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那個『假惡暴』的邪黨就是害怕『真善忍』, 就要迫害,尤其它對女性的迫害,是人類歷史上從未聽說過的邪惡。」接著我又講了邪黨為求所謂穩定,隱瞞四川地震預報及豆腐渣工程的真相,等等。他聽後氣憤的說:「啊!共產邪黨原來是這麼個壞東西,我上了賊船了,我從沒聽人講過這些,我退!我退!我徹底退出這個惡黨!」我給他起了個化名三退了。接著他又說:「我不想當這個局長了,你給我退掉好嗎?」我說:「您想退這很好,說明你明白了真相,徹底要與邪黨決裂,可是我們是勸三退,這個局長您要是不想當,我給您提個建議:調換工作;或給有關部門提出辭呈;如果繼續當局長,千萬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謝謝你,我記下了,我絕不會迫害。」

我正要找秘書讓她退,局長搶在我前面說:「快把我的秘書黨、團、隊退掉。」
局長話音未落,秘書急忙進來說:「我也退!我也退!」我說:「那太好了。」我給她也三退了。我說:「你這姑娘真有福氣,局長您真有善根。祝你們倆的生命會有美好未來。」他們說:「祝你三退順利,救更多的人。」

故事二:老幹部夫妻倆從謾罵到感謝

一次,我給一個邪黨老黨員、退休幹部打電話。電話打通後,我告訴他全球華人退黨人數……沒等我講完,他就破口大罵,還說他是老黨員、老幹部,沒有共產邪黨就沒有「新中國」,說完,使勁的把電話掛斷。

我又打過去,他罵的更兇了:「你不想活了?我要報警!」這時,他妻子搶過電話、氣呼呼的說:「沒見過你這樣的傻女人,我們不願聽,你為何硬要我們聽,打擾我們午睡。」我心平氣和對她講:「對不起,我們都是女人,可能我有做不好的地方,讓你生氣,對不起。可你也別生氣,生氣會傷身體的。我們講真相勸你三退,是為了讓你保命,沒別的用意。」她不講話了,把電話掛了。我想,不能連續打了,得給他們一定的時間,讓他們有個思考餘地。

師父說:「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轉法輪》

我向內找自己,為甚麼他們夫妻倆都罵我?於是我學法,學《轉法輪》、學師父的新經文,我找到了自己的執著,是我有怕心。通過學法,我的正念強了,膽子大了,我想:罵我的不是他們,是邪惡操控著他們在罵。這兩個人我一定要救下。

過了三天,我又給他們打電話,這回他們不罵了,但女的說:「你不就是為了幾個錢這樣做的嗎?」我說:「我們是勸三退的義工,我們沒有任何報酬,是在給你們講真相,是在救你們。」她恍然大悟,說:「哦,原來是這樣,我們誤解了,我們上當了,對不起。」我說:「我不會記這些。」接著我把該講的真相告訴了她,她很願意聽,聽完後說:「謝謝,我得和老伴商量,我們明天聯繫好嗎?」我說「好」。

第二天電話接通後,倆人在電話裏連聲說:「對不起,我們錯了,我們全明白了,你真有耐心,我們三退!我們三退!」我給他們起了化名退出邪黨組織,然後跟他們說:「還有一件大事,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祝你們夫妻二人的生命會有美好的未來。」他倆也說:「祝你的生命會有美好的未來。」

故事三:我早就想三退了

還有一位女教師。電話打通後,我給她講真相,講了一半,她說:「這些我早就知道了,別說了,別浪費你的時間了,我早就想退了,就是找不到退的渠道,今天你打電話來,我太高興了,收費多少,我交錢。」我說:「我們不收費,我們是在救人。請問你退哪一種?」她說:「我都有。我這一退,是不是就徹底跟它決裂了?」我說:「是,是。」她說:「我就是要和這個邪黨完全徹底決裂。」最後我說:「祝你生命會有美好未來。」她也祝福我。

我在打電話勸三退的過程中,有時勸退的多,有時勸退的少,有時很少很少,但是即使對方沒退,這電話也沒白打,他們也聽了真相,這次不退,下次可能就退了。我體會到,打電話講真相的過程就是一個修煉的過程,每天要與十幾個人交談,包括各種各樣的人,那是直接針對我的人心的。通過這兩年的打電話、講真相,我有幾點體會:

一、學好法是根本。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我每天再忙也要學法,學好法,打電話心裏就踏實,效果也好。

二、要修好自己。打電話講真相是一個很好的修煉自己的機會,因為過程中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還有人辱罵,有人說下流話,不管遇到甚麼不好的事,都要守住心性,要明白自己是在救人,千萬不要把對方推出去,始終抱著一顆善心,一顆慈悲救人的心。

三、打電話要堅持。要天天堅持打,時打時不打就會有干擾。

四、要發正念。打電話過程中,有時電話上有干擾,必須發正念排除干擾。

五、善用鼓勵、表揚的方式效果好。我在打電話講真相時,注意發現對方的優點、喜好,比如有的女人聲音清亮,吐字清晰,國語講的好,我會稱讚對方:你講話很好聽,聽你講話,感覺你是一個有福份、善良的人。可能還有更好的說法,總之用正面、積極的話語,激發對方人性中善的一面,對方聽真相的效果會比較好。

正法還未結束,讓我們把握正法的最後時刻,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努力精進,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史前大願。

由於我的層次有限,水平有限,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九舊金山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