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提高 整體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經歷了十幾年的修煉過程,我們都有親身感受:當迷茫時,最想聆聽的就是師父的教誨;當遇到困境時,最想接近的人就是同修;當我們由於執著去不掉而苦惱時,最想得到同修誠心善意的幫助。當我們一起走過了暴風驟雨時,也就是大法弟子形成了牢不可破的整體。這是法的威力,這是整體的力量。

師尊在《轉法輪》中講:「心性是甚麼?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物質);包括忍;包括悟;包括捨,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還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許多方面的東西。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這樣你才能真正提高上來」。從法中悟到:對於我們個人修煉來講,要想心性得到提高,各方面都要得到提高你才真正能提高。對於我們整體來講,每個修煉人都要得到提高,整體才能提高上來。我們個人做的好只是一個方面,大家都做好才能整體昇華。因此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救度眾生才最有力。幾年來我們這個小整體從進京證實法到廣泛洪法、講清真相,到傳《九評》勸三退,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過程中有同修間心性上的磨擦、家庭中的干擾、邪惡的破壞等許許多多,都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大法中熔化了,在整體中提高了。下面就說說我們這個小整體的二三事

一、一次整體否定舊勢力邪惡安排的經歷

二零零八年末,突然有一天街道社區的工作人員敲開了同修A的家門。說是有關法輪功的事。事情的出現很突然,來不及多思考,既然來了那就進屋好好嘮嘮。於是同修A一邊發正念,一邊說:「那進屋來吧。」經過詳細了解後知道事情是這樣:上面開會布置任務,並下發各街道社區的煉功人名單,要求按名單逐個找這些人寫保證並簽字不煉功,說以後就不再找你們了,就是現在不在此處居住的(有的同修已流離失所),我們也要找到他的去向並上報,要是寫了保證不煉了,我們就給你們解脫了。還說「你們是在某局掛號人物」等等。師父講過「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的法理。此時同修A已經認清了這是邪惡指使不明真相的人在幹,是舊勢力在幹,必須全盤否定它。一定是我們有甚麼執著心使邪惡鑽了空子,但我們有執著也不應該受到迫害,是要在法中歸正的,想到這,同修A說:「我們都是遵紀守法的公民,沒有做任何違法亂紀的事,現在媒體一再講和諧,講穩定,那你們這樣做不僅僅是針對一個人,因為每一個人都有家庭、親朋好友,那就不是一個人的問題了,是針對一個很大的群體,對這些人的騷擾,怎麼能穩定呢,是誰在擾亂社會安定?共產邪黨說話從來沒有兌現過,而且我們從來沒有向任何人保證過甚麼,所以我們今後也不會向任何人保證甚麼。」來的人說:「我知道你們是好人,但我為完成任務也得把這個消息告訴你們,怎麼做是你們自己的事。」然後就走了。邪惡指使不明真相的人在很短時間內找遍了所有煉功人和在「七﹒二零」以後放棄學法的人,針對這些人心來了一次所謂的邪惡「考驗」。

對同修B說:「這是最後一次找你了,寫了保證,就不再找了。」同修B說:「這是在騷擾,你們幾次來我家裏,攪得家裏人不得安寧,不要再做這樣的事了。不能寫這個保證。」

對同修C說:「如果不寫保證,不簽字,派出所就來抓你。」同修C說:「現在公安派出所放著殺人犯搶劫犯、賣淫嫖娼不管,卻抓好人。我看他敢抓我們好人!我不能簽字。」

對同修D說:「你如果不簽字,將來影響你的孩子升學、參軍、出國等。」同修D從不同角度向其洪法,講清真相。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拒絕簽字。緊接著同修們又靜下心來在一起互相切磋,大家都向內找,為甚麼會出現這麼大的漏洞讓邪惡鑽了空子?到底是有甚麼人心執著造成的?冷靜的分析還真是嚇了一跳,同修們一致認為:(一)我們整體出現懈怠,不精進;(二)同修間存在間隔;(三)整體意識較弱;(四)缺少溝通及學法交流;(五)煉功人思想中還存在一定的邪黨文化,表現在與人爭鬥,說話語氣不善;(六)真相講的不到位等等很多問題。通過交流,認清這些後,大家的思路逐漸清晰起來,心性也在提高,同修們講我們一定要信師信法,堅定正念,不為任何干擾所動,街道社區的人也是被救度之人,雖然以前也給她講過真相,明白一些,但她迫於壓力幹著邪惡想幹的壞事,不管怎麼樣我們還要與其講真相救她,使她徹底明白,也是在挽救她。而且大家要加大力度堅持發正念。第三天兩位同修又分別送去真相材料。另一方面有能力的同修馬上把這件事上網曝光,有力的震懾了邪惡。同時大家還悟到:不但我們修煉人要否定這一切,還要讓常人(「「七﹒二零」後不煉功的人)也拒絕簽字,於是大家儘量分頭通知這些人不要簽字。使之形成強大的正念之場,這也是在救度世人。

有一位同修看到大家從不同角度講真相抵制邪惡,正念正行。心裏非常後悔自己沒做好,那真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慚愧的說出了在其丈夫的逼迫下,由她丈夫代替寫了保證書並代替簽字一事。我們是一個整體,不能看她這樣下去,不僅給自己、家人造業,還給大法、整體抹黑。我們是大法的一粒子,她的事就是我們的事,於是鼓勵她去把保證書要回來,我們發正念加持,你去要。這位同修心性也漸漸提高上來,正念足了,去辦事人員家裏向她洪法,講自己通過修煉大法如何使身體健康,我們都是好人,為人處事你也知道,再說那保證書不是我寫的,我要拿回來。那人明白真相後說:「那你明天來取,我把這些已交給某某人了,我現在不管這事了,我去給你要回來。」雖然其間有些波折,但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們的強大正念加持下,把保證書要回來並馬上燒掉了。通過這件事此同修認識到今後一定要主意識強,正念足,不被情所困擾。我們這個整體正念正行徹底否定了邪惡安排。我們這個小整體,從「七﹒二零」之後的窒息邪惡開始一直到現在的發正念,基本上是天天堅持發正念鏟除本地派出所、街道社區背後操控的邪惡因素,開創出了學法煉功的環境。現在網上時常就有報導當地邪惡上門騷擾的事情發生,如果每個修煉人都能否定它,邪惡就自滅了。

二、以各種形式講真相救度眾生

我們這個整體現在都能根據自己的特點、能力做著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勸三退的事。有一位同修,擅長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她不僅在居民社區內勸退很多人,也勸退許多在職的人。因為師父看到她有這個心,也有這方面的能力,就把許多人引領到她的面前。每次出門講真相勸三退時,她都在心裏說:「我是神,是走在神的路上,是按神的路子走。」就這堅定的一念,每次外出都能把該救度的人救下來,越是遇到不退的,反感的,不願意接受真相的,她越能與其講真相勸三退,其間的辛苦可想而知。每次在大型博覽會上都能勸退許多人。去之前自己在家裏做好乾糧,帶上一瓶水,穿上平底鞋,揣一張卡片,一支筆開始上路,還要發好正念。一去就是一天。在參觀者排隊入場時也能給前後的人講真相勸三退,坐下休息時與左右邊的人也能搭話,從而勸退,觀看新產品時也能借助話題勸三退。

在勸退過程中也會出現奇蹟。有一次,一時來的人多,一個被勸退後又來一個,人一多了,就記不住,她就在想:「師父啊,這姓也太多了,一會姓黃,一會姓張,我也記不住呀。」師父看到她的心,她的難處,就把同姓的人引領到她面前,所以勸退就是一撥一撥的,要是姓黃的,就都是姓黃的,這樣她只要在卡片上寫幾個數字就行了,這可解決大問題了。現已成功勸退幾千人。

還有的同修雖然退休了,用她家人的話講:「比上班還忙」。她們每天做著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情。特別是有的同修同時做著幾個大法的項目非常辛苦。想到國外學員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提問說:幾年來向中國大陸打電話講真相就我們二、三個人?我們是不是太依靠國外大法弟子了,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為甚麼我們自己不能做呢?我們有這個心,當正法進程推到這時就出現了利用手機發短信講真相。我們有的同修專門做向大眾發講真相短信的,有的同修專門做向國內公、檢、法等惡人勸善、講真相、震懾邪惡的。從每日明慧中摘取手機電話篩選出我們需要的信息,編好短信內容、到整理成發送的備用文件。同修們做的得心應手,每天都能發出幾百條短信,當然反饋回來的短信有好有壞,雖然有罵人的、有恐嚇的,還有感謝的。她們也不為所動。但我們牢記遇事一定要向內找自己:是否短信內容不善、語言過激、有沒有爭鬥之心、有沒有黨文化的因素在裏邊。還有的同修利用Email講真相勸三退,有的回覆:謝謝,我會認真閱讀。大家都能在技術上、心性上互相交流,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就是做好各自的項目,誰哪裏做的不完善,大家互相補充,有搜集電郵的,有提供電話號的,有上網的,還有提供真相資料的。還有的同修,擅長發真相資料,克服了許多家庭困難,(因家屬不能自理)仍然做著講真相勸三退的事。

三、幫助同修闖出嚴重「病業」的生死關

一名老年同修在個人修煉時期較紮實,時時按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從大字不識,到能通讀大法書籍,白髮也有部份變成黑髮,出現很多奇蹟。由於「七﹒二零」之後與同修失去聯繫,直到其後幾年才在師父的精心安排下找到同修。此時與正法進程已拉開一定距離。談論的是個人如何修煉,我如何過心性關,我如何提高等等。因此在正法時期修煉的法理不清楚,對甚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甚麼是正法時期修煉、怎麼樣講真相救眾生不知道。因此有許多自己意識到的和意識不到的執著心沒有去,雖然能走出來參加集體學法,逐漸提高認識,知道了應該講真相救度眾生勸三退,但由於執著,特別是怕心,使邪惡抓住此心和沒有跳出個人修煉為私為我的修煉狀態,讓邪惡鑽了空子,身體遭到嚴重迫害。一段時間臉色不好,胳膊不能上抬,行動較慢。問她是不是有甚麼事情?她說:「沒事,都是好事。只要信師信法,甚麼都能過去。」大家幾次想與她交流,都是這些話,還真是把我們擋回去了。別人不再好說甚麼了。信師信法的話是這樣說,但情況沒有好轉,同修不斷的問,有一天她說我看你們總來問,那我今天就把它曝光,讓你們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看不知道,一看到她的身體被迫害的樣子大家都驚呆了:乳腺腫脹部位黑紫色,流膿淌水。

此後,雖然大家發正念鏟除迫害她的一切邪惡,幫助她在法上悟,但效果不大。再後來她不能參加集體學法了。大家很著急,怎麼辦?於是同修們針對這個問題進行切磋:認識到對同修個人的迫害,就是對我們整體的迫害,對大法的迫害,也是對世人的迫害。既然與整體有關那我們就要向內找。基本找到了我們存在的問題:我們沒有完全把她的事看成是自己的事;有的功友認為她聽力較弱,與其溝通起來費勁,所以在法上交流太少;還有的功友執著於她的所謂的「病」,總問她好點沒有。也可能由於我們太執著於那個「病」,而使她的狀態一直很難改變,因為要去我們的心;還有的功友認為她不與我們敞開心扉沒法交流。這些都構成了間隔。這樣她的身體狀況一直持續一年多。當然這名同修自己的執著心也是造成的迫害的主要一方面。同修處於難中,需要我們的幫助,不管怎樣,我們大家仍然堅持發正念鏟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大家商量今天一定要與她面對面把隱藏在心裏的話講出來,不能再拖下去了。同時又讓另一同修去她家裏把她找來到學法點,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正念正行中她終於來到學法點。在整體發出強大的正念之後,這位同修被震撼了,非常感慨,祥和慈悲的場使她感受到同修的誠心善意,於是終於敞開心扉說出了自己的執著心:我主要是怕心。這時大家一起在法上和她切磋交流:其實有執著不可怕,關鍵是不要抱著執著不放。誰也不能抱著執著心去圓滿,自己修不好,將有多少生命被淘汰掉!你該救度的生命沒有救,將來怎麼面對眾生?今天大法弟子擔負的使命和責任不是個人如何修圓滿,而是救度眾生,同時在這過程中修煉自己,這就是正法時期修煉,最後這位同修說:「有師在有法在,我一定能走出來。」後來學法的同修主動去她家裏與她一起學法,心性提高很快,身體改變很大,面色泛紅,原來黑紫色部位已經變成皮膚顏色了。現在又能參加集體學法了,而且還做著證實法的事。可以說走出了生死大關。另外被迫害的同修在身體處在極其艱難的情況下仍然信師信法、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也是否定邪惡迫害很關鍵的一點。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大家逐漸認識到整體的力量,特別是講真相救度眾生中相互配合、相互協調更重要。

師父一再強調整體的作用,「就像這個拳頭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勁。」(《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學講法》)一個手指沒力量,一個拳頭才有力量,讓我們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精進實修,讓師父放心,救度更多的眾生。
文中不對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