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觀念 溶入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我是一名老弟子,然而「七﹒二零」之後停止了學法煉功達一年半之久。從零二年開始從走入修煉,知道應該做好三件事。那時因為接觸不到同修,就採用寫標語,寫信的方式講真相。從各種雜誌上搜集通信地址,然後再用複寫紙一式三份的抄寫、郵寄。我深感這種方式太慢,希望能有一種更有效的方式代替它,以便更好的講清真相。有了這個想法,師父安排同修和我接觸,為我提供幫助,這下有了真相資料,效率提高了,很長一段時間,心裏覺的真高興,三件事做齊了,覺的自己是個大法弟子了。

大約在零四年,有位同修經常來找我談論關於本地整體的事,聽同修說著本地的現狀,感覺簡直是一盤散沙,邪悟的,走入宗教的,不修的……心裏很不是滋味。這些話題給我造成一定的壓力,每次與該同修談完話後,我心裏就像堵上了一塊石頭,說不出有多難受,心想:說這些有甚麼用?我能做甚麼呢?我能保證自己做好三件事就是了,還能保證誰呢?在本地我既認不得幾個人,也沒法去改變任何人。談話中我感到同修有一種無可奈何的抱怨,有時甚至感到他是在抱怨我。我想:每次陪你說話就夠累了,你怎麼還強加於人呀?心裏和同修生出了間隔。不過,確實同修的有些話,打入我的心裏,我開始關心這個整體,但遲遲沒有付諸行動。

直到後來,有位村裏的老年同修來城裏交流,提出願意為本地形成整體出一份力,只要能找到的同修,他想挨個去找,並且談到「七﹒二零」後幾年他在本地默默為協調整體穩步走過來的風雨歷程。聽完後,我被同修的慈悲與行動感動了,我的心受到很大的觸動,我想:這也是恩師對我的慈悲點化,給我一次提高心性的機會。我靜下心來反思自己,我的思想一下子打開了:我為甚麼只想自己做好三件事就萬事大吉了?這裏面有完成任務的心、自滿的心和求圓滿的心,可是大法弟子的修煉也不單單是為個人圓滿啊,我還天天跟著埋怨本地沒形成整體,那麼我又為這個整體做了甚麼呢?同修一次次的來提醒,自己還悟不到,還在等本地的協調人來協調,誰是協調人?不是人人都是嗎?自己認識的同修我為甚麼不去接觸呢?把自己封閉起來,還以為三件事都做全了而沾沾自喜,對自己的同修冷漠、麻木,多自私呀?村裏的老年同修都這麼大歲數了,大老遠的來幫忙,甚至挨家挨戶的找同修,為甚麼我近在身邊就沒有這個心呢?這豈不是心胸太狹窄了,給自己畫一個小框框在裏面爬行,還以為自己很精進呢!

認識到我自己並沒有為整體負責的意識,決定馬上就去掉依賴心和怕心,從自我做起,認識誰就先去找誰。在找同修的過程中,經受各種考驗,有苦有甜,不過我堅定了一念:認準的事就要做下去,有師在,有法在,路會越走越寬。心擺正了,一片新天地隨之打開,我接觸的同修越來越多,並且原來那個被我間隔排斥的同修成了師父為我安排的最有力的支持者及合作者,而且為了整體,他一直默默的付出,無怨無悔,只要他認為我的看法符合大法,他就盡力圓容。其實他本人有時狀態不好,被邪惡干擾的非常厲害,折磨的他疲憊不堪,但為了整體卻無私的付出。他的這種高境界也一直激勵著我奮進。

我很慶幸自己能為整體的事情出力,跑跑腿,傳傳信,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我把做這些事的過程看作修自己的過程。不同心性的同修會有不同的表現,我能不能去寬容?與同修的意見不一致時,我能不能放下自我?做事順利起歡喜心,顯示心,能否及時歸正自己?遇到阻力,能不能當作修煉路上的魔煉,還有沒有耐心和信心?我時時處處都能感悟到師尊為我們安排的向內修的巧妙機緣,我也悟到,這就是我走的路。師父給了我一切能力,我隨師正法,走不好還不行。走不好,我就沒有完成與師尊的誓約;走好了師父就會把至高無上的榮耀給予我。師尊對我這小小的生命是多大的慈悲呀!我知道在修煉的路上會面臨很多困難,但只要我有一個願望,師父就會為我做主,大法就會賜給我能力,只要我把心擺到救度眾生的基點上,就沒有做不成的事!

個人修煉體會和認識,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