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我從小就特別膽小,晚上一個人不敢在家,一個人不敢走夜路,總覺的身後有東西跟著,可回頭看看甚麼也沒有。

修大法後,怕心有所減輕,但還是很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早上參加晨煉,因為離家比較遠,如果婆婆不去,我一個人也不敢去,就是因為怕黑,那時我也很苦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由於受過迫害,周圍同修也不同成度的受過迫害,加上《明慧週刊》上登出的迫害案例,一下子又把我的怕心勾起來了,怕再受到迫害,自我保護的心越來越強,那些迫害的事不是發生在我身上但就像發生在我身上一樣。一聽到邪惡有甚麼舉動,就先把書藏起來,藉口:保護大法書,實際就是怕心;講真相的事先緩一緩,在家多學學法,多發正念。聽到身邊同修有被迫害的,就先想會不會牽扯到我,而不是第一念營救同修,這是多麼自私啊!

直到最近發生的一件事,一下子把我驚醒了,不能再這樣被動的修了,要無條件的同化法,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人世間的事好多都是假相,就是衝著我們的執著心來的。

今年十一期間,邪惡封網很嚴重,有時換好幾個小鴿子都上不去,用其它辦法也不行。那天傍晚我連續上了半個小時都沒上去,這時電話鈴響了,女兒接起來,聽了一半,讓我接,等我過去接的時候,對方已經掛了。我問女兒電話裏說甚麼,她說:「寬帶網甚麼的,我也沒聽全。」

電話是從濟南打來的,有一期《明慧週刊》上說濟南「六一零」新上了一個甚麼設備,專門針對上網定位的,請同修發正念,解體這一邪惡計劃。這時我的怕心一下子上來了,難道邪惡知道我上網,把我的電話定位了。完全沒了正念,順著舊勢力的安排去想了。

我跟同修交流,同修說:「這是假相,發正念解體它,它說了不算。」是呀,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看護、加持,誰也別想動我,法理上清晰了,那個「怕受迫害的心」一下子沒有了,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感,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點感悟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