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邪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在修煉的路上會出現各種干擾、魔難與考驗,個人認為,其中邪悟者的干擾比其它形式造成的迫害性更為嚴重,更為邪惡。尤其對於法理不清、執著心嚴重的學員來說,是很難辨別的。我自己就是被邪悟者嚴重干擾的。雖然我重回大法修煉已有三年,卻二年多跟邪悟者在一起,並沒有真正的進入到大法之中,走了一段危險的彎路,在師父的點化和同修的幫助下,很吃力的從新走回來,我覺的應該把我的沉痛教訓寫出來,讓同修們識破邪悟者的魔性鬼話,以法為師,走正走好自己的修煉的路。

我是在九九年得法的,得法後的一個多月,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就在全國開始了。當時我們村只有四個人修煉,在高壓下我們被迫放棄了修煉,但大法在心裏已深深的紮下了根。

二零零六年的下半年我認識了一個人(以下簡稱甲),告訴我他是「大法弟子」,當時我非常激動,便告訴他我也曾是大法弟子。後來我又認識了兩名大法弟子,他們了解了我的情況,知道我要從新修煉,首先給我請了「七﹒二零」以後師父的全部講法。我如飢似渴的把新經文學了一遍,了解了正法的進程,知道了大法弟子都在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我也開始了我的證實法之路,從新溶入到大法的洪流之中。

但我知道由於脫離大法七年之久,怕心很重,缺少智慧,救人寥寥無幾,遠遠的落在了同修的後面,心裏升起了一種急躁的情緒,想儘快趕上同修,跟上正法進程。我認為甲是老弟子,所謂法理悟的高,自己要想提高的快,應該多接觸老同修。於是我經常到甲的家中,聽他們悟到的「高深法理」。他們一家三件事幾乎不做,他們說「做三件事是初學者的狀態,……做三件事的都出不了三界,法在不同層次中有不同的要求」云云。因為我學法太淺,聽後我誤以為他們講的有點高不可攀,如同在雲霧之中,對甲一家人起了崇拜和依賴之心,覺得聽甲講的有比學法來的快的感覺,其實此時反映出我還沒真正學會修煉,已經偏離了法,因為我學人不學法了。因為沒察覺,我一步步的被帶到邪悟之中了。

在一次與兩位同修的學法切磋中,兩同修了解了我的修煉狀態,告訴我著急也是一顆心,精進才是大法弟子的狀態,要靜心學法,要以法為師,師父怎麼說,就怎麼做。並告訴我甲一家人早就邪悟了(傳全法、傳十講、傳假經文、謗師謗法,拉修煉人搞安利傳銷等)。但我沒聽進去,總認為要想修煉的高,就得知道高層次的法(卻不知道高層次的法,是在學法中隨著心性的提高自然悟到的,不是求來的),所以還經常到甲家去,很喜歡聽他們說。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甲告訴我來了所謂的「新經文」,讓我馬上到他們家去看。看後我就產生了疑惑,因為裏面講的和師父講的完全不一樣,不讓做三件事了,完全否定了師父以前的講法。我很茫然,真的摸不著頭腦了。甲看到我心存疑惑,說這篇經文不是從明慧網上下載的,「只有有緣人才能看到」。我說:「那麼多弟子都要按照師父的法做,難道都錯了嗎?」他說:「那是大眾法,一進門的法,……真修弟子的狀態應該和這篇經文是一樣的」云云。他還給我講了所謂「十講」裏面的內容。

我中了邪悟者的蠱惑,三件事不做了,就坐等圓滿。沒過幾天,我的視力急劇下降(以前有眼病,修煉後好轉)最後連書都看不了,我還誤認為這是對我心性的考驗。同修知道了我的情況和我一起學法切磋,並給我帶來了《明慧週刊》,幫助我從法中提高。知道我還和邪悟者頻繁來往、相信假經文、相信邪悟者的魔性胡言,同修說:「你要多學法,要以法為師,週刊上同修的修煉體會一定要看。」我說:「我看不了書了,眼睛看不清字了。」同修說:「看不清了也要看。」聽後我心裏一震,對呀,是呀,看不清也要看。我對同修說:「你們放心,即使看不見了,我也要堅定的修下去。」同修對我說,「你以為你很堅定,其實你說的前半句話已不在法上了,你為甚麼看不清了,是師父給你安排的嗎?你怎麼能承認它,看不見了如何學法,怎樣證實法又如何救度眾生,誰能高過大法嗎?就聽師父的,以法為師。」

一天深夜我從夢中醒來,驚奇的發現師父給我打開了天目。看到的是一些低靈的東西,看的清清楚楚,有紅的,有綠的,像魚又像蛇在我空間場竄來竄去,我嚇壞了,這時我猛然醒悟,我知道自己錯了,由於自己的心不正,有對法理悟的高的執著,對圓滿的執著,怕落下的執著,聽信了邪悟者的歪理邪說,給自己的空間場招來了這麼多不好的東西,差點被拉進地獄之門。我跪在師父法像前向師父認錯,「師父我錯了,我不再跟著邪悟,要從新做好,做大法弟子該做的,請師父原諒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開始盤腿打坐,結印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那些低靈的東西紛紛解體,一會兒就不成形了。我看到的空間場混濁不清,清理完一團又從後面補充一團,像一團團的黑雲,望不到頭,我就不斷的清理,一天又一天的清理,我的空間場比原來清亮多了,而且我的眼睛又看清了。我從新開始做好三件事,但是從邪悟者那聽來看來的東西還經常往出返,它一出來我就排斥它,分清它,清理它,解體它,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現在。

二零零九年五月份師父《賀詞》經文來的前幾天,那些爛鬼不死心,利用甲來找我說來了師父的經文,不是明慧網的。我不看。爛鬼急了,不死心,利用甲說:「明慧網是葉浩、張而平等四人辦的,被外宇宙的邪靈控制了,師父的講法被他們改動了(指改字)。信明慧網的弟子被他們控制了,很危險的,將來就修到他們那裏了,師父最擔心這些弟子。」云云。當我問到「為甚麼師父在明慧網上發表經文」時,他們竟然說:「師父很被動,他們逼師父的,如果師父不寫,他們就要把整個宇宙毀了,師父為了眾生被外宇宙的邪靈困在了甚麼山上,國外的大法弟子都聽葉浩的,師父在明慧網上發表的經文都是被葉浩他們改了的,經葉浩允許才如何如何的。」「他們還說師父要解體明慧網。師父的女兒辦了一個網站,那才是師父的聲音,一定要和師父保持一致。」我說:「你們這是小道消息,不可信的。」他們說:「如果有一天師父親自告訴你,你相信嗎?《轉法輪》都被改動了,你如何以法為師,這只是告訴你能理解的,還有更大的天機不能告訴你,要想走正修煉的路就要以師為師,不能以法為師。」我說:「符合法的我信,不符合法的我當然不信。」從此我遠離邪悟者。

回顧我自己從九九年得法到現在,已有十年了,由於怕心放棄修煉達七年之久,第二次從新開始修煉(二零零六年)也有三年。由於人心重,怕被落下的心,學人不學法,根本上不知怎麼修等等被邪悟者干擾牽引著,跟著邪悟者走,實際上自己並沒有真正的走進大法中。當我懂得了以法為師、向內找,找自己根本的執著,痛悔的心像刀子一樣刮著我的心。這是我永遠的痛,永遠無法彌補的無法估量的巨大損失。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其實爛鬼,邪悟者的謊言對於一個法理清楚、信師信法、堅定的在正法路上修煉的大法弟子是很容易辨別的,學法好的大法弟子決不會跟著爛鬼走的。

據說:我們地區在「七﹒二零」時大部份大法弟子被非法迫害,搜家,惡警利用從監獄裏回來的邪悟者轉化不寫保證的大法弟子。後來在得不到師父經文的情況下邪悟者就利用假經文,「全法」、「第十講」、「做安利」還有佛教中的東西等邪悟的言論轉化同修,至今還有邪悟的人沒有清醒過來。同修們啊!快清醒吧,腳已踏在地獄的邊上了,千萬別幹那些爛鬼喜歡幹的事情了。正法沒有結束,就是機會,摔倒了,趕快爬起來,師父在等著我們,同修在等著我們。

今天我揭露邪悟者在大法弟子中的破壞性干擾,一是揭露邪悟者,認清其真實面目,二是讓同修們以我為戒;三是請同修們伸出慈悲之手,把被邪悟者轉化了的、找不著北的學員拉回到正法的修煉路上來,因為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為法而來,也曾有過約定,誰在人世間迷失都要互相叫醒,一同隨師把家還。

悟性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在此感恩師父的慈悲呵護,感謝同修真誠熱心的幫助,最後以師父的法共勉:

弟子:大陸有一些老學員相信了所謂的「全法」和「第十講」。

師:這都是流氓特務搞出來的。沒有甚麼「全法」,也沒有甚麼「十講」這些亂鬼的東西。是不是還有甚麼「腳法」之類的?(笑)就是邪靈利用特務腦子搞出來的東西,就是要亂那些個它們認為不精進的,亂那些個喜歡聽小道消息的,亂那些喜歡標新立異的、喜歡顯示的,就是亂這些人。那些實修的它一個都亂不了。(《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