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同修被非法抓捕以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我身邊一位同修近期被抓。他母親找到我,含著淚對我說:不知道為甚麼,我兒子正在上班就被警察抓走了,還被警察帶到家裏,沒有任何證明就抄家。我告訴老人抓人、抄家都是違法的。看她那著急的樣子,我對她說,我們都是大法弟子,用正念解體一切邪惡,加持他正念正行,好立即回到救度眾生洪流中來。我馬上通知同修發正念,營救這位被非法抓捕的同修。

回家後,我的人心不斷的往出翻:上次這個同修被判刑後我一直關心他的父母親,三天五日去看他們,和他們講大法真相。那時他的母親還不修煉,一連幾年我就這樣堅持,為了讓他的父母得法。後來聽說同修回來了,心裏特別高興,我就去他家看他。沒想到一進門就碰一鼻子灰,他的父親把臉拉的老長,一句話都不說,給我臉色看,意思是我兒子剛回來,你就來勾他煉功!當時我還真動了氣,心想我不去你家了。我真的做到了,再沒去過他家。

可這次他母親又來找我。

師尊說:「不管怎麼樣吧,作為修煉的人,你們既然知道自己現在在社會中所做的這一切,甚至於包括你的個人生活,都在修煉範圍之內,那大家就更應該嚴肅的對待你們身邊所發生的一切,更嚴肅的對待你們這種沒有形式的這種形式的修煉。」(《曼哈頓講法》)我反思自己,那時人家為甚麼那樣對我,還是我沒做好,帶著人心和情去講真相那怎麼能救度世人呢。遇到麻煩就產生恨心,妒嫉心,沒有一點大法弟子的慈悲,還能救人嗎?你還是大法弟子嗎?師尊又給了我一次講真相救人的好機會,修去人心和雜念,在大法中救度他們。

第二天我就去她家給不修煉的常人講真相,抓緊救度,圓容大法,這才是師尊所要的。我一進門見同修的父親在流淚,一天沒吃沒喝,他對我說:「我一宿也沒睡覺,在外面對天磕頭,求天老爺、神、佛救救我兒子吧,讓我兒子回家。你們師父是神,為甚麼不救我兒子,還說法輪功好?我現在不認可了。」

師尊在《曼哈頓講法》中說:「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承擔著一個巨大的宇宙體系的責任,要救度這麼大一個體系中的無量眾生,不止是責任重大,路要走正就非常關鍵,能被救度的生命在正法中就會被善解、被純淨、歸正」。我跟他講:你求誰都沒用,只有師父才能救了你的兒子。你的兒子被綁架,你著急流淚,不吃不喝,有啥用?我們師父在救度世人,你不得度,神佛都在為你落淚。你知道師尊來救度眾生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嗎?一夜之間頭髮全變白了,為了眾生操碎了心,大法弟子為救度眾生有多少關在監獄裏,孩子成了孤兒,老人沒人照看,世人還在迷中,被邪黨的毒素謊言欺騙,做好人被抓,你看看當今的社會道德低下,人心變壞,你還不醒悟,不能再怨師父了。講到此我也流下了眼淚。他明白了師尊救人多難呀,明白了大法真相,也明白了大法弟子救人不容易,說這回我可看明白了,你才是真修。我告訴他,大法弟子都在救人,你兒子和我們一樣,救人邪惡就要抓你,它們就是要讓眾生去反宇宙大法從而被淘汰,你還不快得法呀。他說我兒子回來我就修煉。我告訴他說,修煉是沒有任何條件的,有條件的修煉,那是真修嗎,不真修師尊怎麼度你啊?

時鐘響了,該發正念了。我立即坐下發正念營救同修,他說:正念怎麼發?我也跟你一起解體邪惡。明天我就去公安局要回我的兒子。看他真明白了大法真相,我激動的淚水又流了下來。是大法弟子被抓喚醒了世人,加上我的講真相才使其得救(此時的想法沒有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過了四、五天他女兒回來了,一聽說弟弟被邪惡抓走,就說了對大法對師尊不敬的話。說他弟弟自從煉了法輪功一次次的被抓,被判刑,做好人有錯嗎?為甚麼正法還不結束?你們師父為甚麼不管他?聽完她的話,我就在想,大法弟子真得好好向內找,邪惡鑽我們的空子,讓親人不理解,影響他們被救度,這不是我們沒做好嗎?我們的責任重大呀,因為我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們是有史前大願的,我們不救度好眾生怎麼兌現我們的誓約,又怎麼對得起師尊賦予我們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這時我動了一念,我必須把你救了,這是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我給她講真相,我們師父來救度眾生吃了無數的苦,邪惡給師父編造了無數謊言,你這麼說我們師父,我心裏真的很痛啊,你的親人被抓,他不是因為講真相、救人才被抓的嗎?你不能被邪黨欺騙,中邪黨的毒素,大法弟子為了救度眾生,被邪惡奪走了多少寶貴的生命,又有多少大法弟子被勞教、判刑,甚至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有家不能回?迫害中,又有多少大法弟子在獄中被酷刑折磨、致殘致傷,生不如死?你知道嗎,這些大法弟子都是為了救度你們呀!現在正法要結束了,有多少眾生將會被淘汰?你都沒被救度,你還能留在這世上嗎?你的親人被抓,不就是因為要最大限度的救度眾生嗎?是師尊慈悲,一等再等,等待你們這些眾生的醒悟,不被淘汰掉,留下你們的生命,留給你們美好的未來,你不感謝師父,還在埋怨師父,聽到你的這些話,你知道大法弟子心裏是甚麼感受嗎……。從她的眼神看出她明白了大法真相。我就問她:你的弟弟是犯法了,還是犯罪了?你為甚麼不去要人?她說:「明天我和父親去公安局要人。我也承認大法好,確實祛病健身,我就不明白為甚麼老抓人?」我告訴她,這是邪黨怕眾生得救,阻礙大法弟子救人,它怎樣毀眾生?就讓眾生在正法中對大法犯罪然後被淘汰掉。你為甚麼不能在正法時期得這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大法呢?你為甚麼與大法擦肩而過呢?眾生得法才是最幸運的,才能得度的。我感覺到在背後操縱她的邪惡解體了,我不能錯過這個救人的機緣,於是每天晚上都去他們家給他們講大法的真相,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講我對大法的理解,讓他們趕快走進大法修煉之門。

師尊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時說:「中國大陸任何一個地方的大法弟子都知道自己的責任,修好自己,救度眾生,這就是應該做的。救的人越多越好,因為那是你們肩負的責任。」大法洗滌我頭腦中的利益之心和自我觀念,這些逐漸全都放下了。就這樣學員們一起發正念營救同修,整體配合家屬一次次的去公安局要人,被抓的大法弟子正念也足,堅持不向邪惡妥協。「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三十多天後這位同修正念闖出邪惡的黑窩。

他的父親和姐姐走進大法,開始煉功了。

這些天,我們在一起學法、互相交流,大家提高的都非常快。我感到我的空間場特別清晰,更感大法的神聖、莊嚴、殊勝。這是師尊給我的一個救度眾生、昇華自己的好機會。我要繼續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中努力精進,回報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