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營救同修之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我地區兩名同修因講真相、發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綁架,後被非法送看守所。在看守所同修絕食抗議迫害,受到殘酷迫害後被秘密送省勞教所,在師尊慈悲呵護下,在當地同修信師信法,整體配合,國外大法弟子聲援。勞教所拒收兩名同修,一共九天,無條件釋放兩名同修。

這次成功的營救同修,是我市多年來的第一次。營救過程也很艱難,真是一場正與邪的較量。事情發生後,家屬(同修)馬上要人,卻被派出所非法扣押一天。家屬向公安人員講真相,外面同修發正念,在強大的法的威力下,要人的家屬才被放出。

在營救同修過程中,大法弟子齊心合力,貼不乾膠,上網曝光揭露邪惡,那麼多白髮蒼蒼的老同修、年輕的弟子,還有同修抱著一歲多的孩子也加入營救同修的行列。大家幾天來一直近距離發正念,解體邪惡亂鬼的干擾,其餘的在家發正念。在要人當中,各派出所頭頭正在開會。同修堂堂正正的對他們講真相,起到了正面救度眾生的作用,展現出大法威嚴的一面。國外同修打電話聲援。一個公安局長說:「唉呀,外國電話都打來了,這事怎麼鬧的這麼大呀,趕快處理。」

但是由於我們在過程中存在的不足、有漏有邪惡干擾,操控這些警察給參與此行動的大法弟子偷偷錄像,便衣查人數,警車不停巡視。公安局通知各地區:企事業單位、派出所趕快召回這些參與要人的同修。單位領導找這些大法弟子談話,限制自由。營救行動受到一些干擾。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絕食不幾天被秘密送省勞教所迫害。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同修信師信法堅定不移的要人、發正念,使被非法關押的兩名同修被無條件獲釋。

在營救過程中有許多感人的事情,我們不想說那些太多讚揚的話。因為只有向內找看到自己的不足,正視自己的不足,才能真正的提高。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我們暴露出來的不成熟;暴露出來的人心;還有多年來一直存在的法理不清,基點不明的這些漏啊。單從零六年十一月七日全市大抓捕之後,全市和礦區相繼被綁架的同修有十五人次之多,就在寫稿期間又有三名同修被綁架,其間反映出同修們那種麻木、冷漠,真讓人掉眼淚。

特別是去年有同修在講真相時被綁架並非法抄家,同修家屬(同修)去公安局要人,結果把要人的家屬扣押,酷刑折磨後被判刑二年。這種事在全國也是少有的,然而我們同修那種無動於衷啊,讓人想起來就難受。那麼多被綁架的同修,我們只營救出來二個人,真的不能沾沾自喜呀。

筆者和一些同修交流之後,決定還是應該把這些不足寫出來,當然不是指責誰,是想把這些不符合法的心性和行為挖出來,認清它、去掉它,讓我們儘快成熟走好以後的路,讓師尊少一些操勞,多一些欣慰。下面我把這些不足具體說一說,因為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法理不清,固持己見,黨文化的流毒揮之不去

我們地區有些人、還有的負責人,把自己認識的、實際是不符合法的東西在同修之間散布,致使不少學員更加法理不清,還覺的那些個人觀念是對的。例如:有的人認為被綁架的同修是因為業力大,或者是以前在勞教所做的不好,因此會再被抓進去消業或讓他們做好。這是承認舊勢力安排,替舊勢力說話,有一位持這種觀念的同修,自己妻子被綁架,自己還說:「沒有魔難怎麼提高啊?是她自己的業力造成的。」有的同修把這種觀念散布給其他同修,造成負面影響。後來有被綁架的同修需要營救時,除發個條子告訴發正念外,幾乎沒有主要協調人或負責人組織,只有少數同修自發的做做這件事。有的同修說:咱們地區同修講真相勸三退可千萬注意,真出事了可真沒人管呀。嚴重的影響著人們講真相救眾生的事情。

有的協調人可能認為營救同修這件事,難度大、麻煩事多;牽涉到被迫害家屬(有很多家屬是常人)的許多工作,又費時、又辛苦,弄不好還會被扣押,而且一旦經過努力,沒有營救出同修,會受到抱怨、指責、壓力大。所以誰都不太願意做這個事情。我們地區有的協調人曾努力營救一位被綁架的同修,因種種原因,沒有被營救出來,感到十分愧疚、壓力大。最後拿出自己不少線給同修家屬,以表歉意。

還有的協調人熱衷於開法會,當然開法會是必要的,但頻繁是不可取的。認為開法會是看的著、摸的到、人數多、轟轟烈烈,還能聽到許多讚揚聲。特別是去年初,較大的法會有一百多人,大家又吃飯,又熱鬧,全天都處在亢奮之中,心情激動,並說還要開更大規模的法會。後來有的同修指出,法會人數多,規模大,時間長、目標大、互相不熟悉(許多不認識的人)而且手機亂響(還有只關機不拿出電池的)存在安全隱患。可有的人認為自己正念足,這麼大法會也沒出問題呀,以此衡量對與錯。在這種觀念的影響下,各地區也很喜歡開法會,有的地區想一星期開兩次,後來有的同修提出問題的嚴肅性,開法會要起到使學員提高與昇華的目地,不能以人數多,規模大次數多為目地,但仍有人認識不清。

另外,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有的同修不看《明慧週刊》,認為《明慧週刊》的文章水平不高,認識不高,還把這種錯誤觀念告訴其他同修,那些不明法理的同修也不看《明慧週刊》了。大家都知道《明慧週刊》是師尊選定的大法弟子交流平台,承載著多麼大的責任與內涵,讀《明慧週刊》對大法弟子了解大法的現狀、發展進程,把握修煉的大方向,明白法理、對做好師尊告訴的三件事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學好《明慧週刊》(最好直接上明慧網)真是如虎添翼啊。

二、基點不對、盲目崇拜、學人不學法

其實這類問題,明慧網和《明慧週刊》都有許多文章論述。但我們要說的是:直到今天為止,還有許多人抱著這種不符合法的觀念不放,在近日交流會有的同修仍大談:面對面發真相資料和講真相就是去怕心,有怕心就不敢面對面發真相資料,就不敢面對面講真相。他把救人的事情變成去怕心了。其基點就不符合法,在此種觀念的推動下,許多同修不能理智的去證實法,不能智慧的做救人的事,帶著去怕心的目地,不是救人的基點,就在商場前、在大街上面對面發資料啊。還覺的自己正念足,沒有怕心、膽子大。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結果有不少同修被綁架。

其實我們發真相資料和講真相的基點就是救人。所有證實法的目地,在當前而言就是以救人為基點。在證實法和救人的過程中可以去怕心、去顯示心、去歡喜心、妒嫉心、爭鬥心等等。當面發資料和不當面發資料都可以起到救人的目地。有人把不當面發資料說成是鬼鬼祟祟。有個外地來的老同修到我們地區交流後說:你們地區的認識和行為偏離法還自己傲的不行,瞧不起別人,指出不足,還不願意聽。

有的同修學人不學法、盲目崇拜,對那些多次被綁架闖出來的同修崇拜的不行。動不動就說:你看人家某某,被綁架十多次都闖出來了,真了不起。而有此種經歷的同修,在這種讚揚聲中,也樂意把自己的這些「光輝經歷」當作資本,本來是教訓,卻成了成績的宣揚,大家是不是應該在法上悟悟。為甚麼他會被多次綁架呢?本人和周圍看到的不都應該向內找、吸取教訓嗎?符合法,基點站在救人上能被綁架嗎?

也有人說:人家做證實法的事情多,當然會出問題的,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的。這都是用人心,人念看問題。是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下去做神聖的事,能不出問題嗎?師尊在對澳洲大法弟子講法視頻中一再強調過這個法理。

三、不拘小節、不注意安全

我們此次營救過程中開了一次交流會,暴露出的問題不少。例如:去交流會地點時,那麼多人,從一條路上三五成群向同一地方集中,開會時手機亂響,別說是安全問題,光那聲音就能讓人心煩意亂。會上交流不知道該說甚麼,漫無邊際,泛泛而談,本來應該把營救同修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存在的不足,向內找後,下一步的行動討論討論,可是無主線。大家也不知說些甚麼,就又去發正念。到公安局內要人的同修一出來,大夥一下圍上去,談這談那,旁若無人,其實這些都是不成熟的表現。

最後談到營救同修的這件事,其實並不是單純的為營救同修而營救同修,在營救過程中向公檢法人員講真相,救度眾生,做到了,結果自然是如願的。同時我們參與此種行動的同修也有修自己的因素在內,營救同修做的好與不好都與每個同修的一思一念,與每個人的心性緊密相關的。

那個營救同修的能量場,也是隨著同修的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發生著變化呢,事情的成功與否,順利不順利,講真相的效果、救人的效果都與參與者的心性提高是有直接的關係。希望我們廣大同修都能夠重視這件事情,都能夠走出來參與營救同修的這個行動中來。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救度眾生我們要走出來,同修被迫害了我們要走出來營救同修,都需要我們盡職盡責的去做。留給我們的時間是有限的。讓我們珍惜這所剩不多的機緣吧!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