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城迫害知多少?(二)

——勝利油田法輪功學員遭酷刑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鎮壓迫害法輪功以來,勝利油田邪惡的六一零非法組織、濱海公安局國保、油田反某教協會、油田洗腦班、濱海看守所拘留所等機構肆意踐踏法律,非法迫害勝利油田的法輪功學員。幾年來,2人被迫害致死,近百人被非法勞教迫害,上千人被非法抄家、罰款、拘留,數十人被開除工作。在迫害中,勝利油田法輪功學員遭受了種種酷刑折磨:軟縮帶、野蠻灌食、死人床、吊打、電棍電、鐵鉗掰肉、「死揣」(音譯)等。

(一) 鐵鉗掰肉

莊琦,男,勝利石油管理局運輸八大隊二十九中隊博興前線北大院特車隊司機。2002年被綁架到山東省第二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遭到靖緒盛、孫鳳俊、宋偉忠、劉紅東、宋昌榮等惡警的殘酷折磨與迫害,其中包括:「鐵鉗掰肉」、電棍電、把燒紅的香煙插入他的鼻腔內、長期的反銬雙手、上老虎凳、拳擊雙肋、不讓睡覺,把茶缸放在胸脯上再用掌擊打,用板凳猛擊前胸、後背……其景慘不忍睹。

惡人先是用電棍電,未能奏效,又用拳腳重擊其頭部,窮凶極惡的惡警為了掩飾罪惡和自己的恐懼心理,用膠帶封住他的嘴,不准出聲,然後用「鐵鉗掰肉」的酷刑迫害莊琦(註﹕「鐵鉗掰肉」是用扒車帶用的鐵鉗,夾住學員腿上的肌肉,然後用螺絲緊固後,使勁用力掰,使肉與骨頭分離,學員當場暈死過去。)而且不讓睡覺。

就這樣折磨了兩個多月,嚴重時莊琦被折磨至昏死過去兩個多小時,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由於長期的非人迫害,莊琦肺部和腿部都受到了嚴重損害,留下了長期流鼻涕和腿疼的後遺症,一直沒有復原,直到離開勞教所,仍然一瘸一拐的不能正常行走。

(二)銬鐵椅子、吊掛、吊銬折磨

卜慶金,男,東營市河口區孤東採油廠作業二大隊職工。2002年正月十六,孤東採油廠黨委書記惠成龍指使惡人將在井場上幹活的卜慶金強行綁架到孤東採油廠的私設監獄,銬進鐵椅子裏,腳鎖進底部的鐵環,腰部用角鐵做的橫樑壓住,在鐵椅子後背上端綁了一根鐵棍,兩隻胳膊拉直用手銬銬在鐵棍的兩端,似五馬分屍形。

寒冬臘月,卜慶金銬在鐵椅子中長達十幾天,其中之劇烈的疼痛伴隨著周身刀割似的冰冷,是常人無法承受的。惡人的目的就是為了逼他講出那三個字「不煉了」。當時,卜慶金絕食抗議,惡人用鐵鏟子撬開卜慶金的嘴野蠻的強制灌食,硬把牙齒都撬鬆動了,口中鮮血直流。

後來卜慶金被非法勞教三年。在王村勞教所這個魔窟裏,卜慶金2002年剛進去時就被打得面目皆非,整個頭腫大起來,連五官都分不清了。後來他遭受過「吊掛」、雙手分開吊銬等酷刑折磨。

吊掛:就是把學員上衣扒光,雙手吊起只讓腳尖著地,然後由兩個邪惡之徒撬學員的肋骨。這種酷刑看不出外傷、又檢查不出內傷,就是叫人受不了。

雙手分開吊銬:對堅信法輪大法的學員,惡警把他們雙手分開吊銬在窗櫺或床頭上,腳尖著地,期間還有惡警或惡人打耳光,以手或器物捅肋骨等,使學員非常痛苦。

卜慶金經常被吊起來,腳不著地,一吊24小時,並且遭受毒打,一個多月不讓睡覺。卜慶金後來骨瘦如柴,被迫害得不能說話。

(三)電棍電太陽穴

據明慧網2004年12月20日《控告勝利石油管理局集輸公司長期迫害大法弟子》的起訴書中報導:

「姜海松,男,30歲,集輸公司職工,身體健康,精神正常。2002年2月無故被集輸公司長期關押,家中大法書籍也被保衛科抄走。姜海松絕食抗議無理關押,索要書籍,絕食第8天,集輸公司保衛科以檢查身體為名把姜海松騙到油田八分場精神病院。

在那裏,姜海松被捆住手腳,綁到病床上,每天被強迫服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姜海松抵制用藥,被多次過電,五名護士按住姜海鬆手腳,護士長王××把電流開到最大強度,兩個電極對準姜海松的兩個太陽穴,連續放電,嘴裏還喊著:「敢不吃藥,我讓你接受教訓」。強大的電流衝擊他的大腦,猶如雷劈般的痛苦,導致渾身劇烈的抽搐和沒命的嘶叫。真是慘無人道,欲置人於死地。

經過67天的折磨,姜海松被摧殘得神情呆滯,面無人色,精神恍惚。他們還組織民警前去觀看,告訴說:「這是法輪功的癡迷者練瘋了」,以此來毒害更多的世人。姜海松的父母多次找公司要人,但都置之不理,母親因受不了而精神完全崩潰,父親也因這飛來橫禍憂心如焚,引發心臟病。」

(四)野蠻灌食

李業明,男,30多歲,是勝利油田勝利設計諮詢有限公司工程師。2005年3月29日,李業明被非法劫持到濱海看守所。看守所惡警野蠻地給李業明戴上手銬和腳鐐。手銬是銬在腳鐐上的,這樣人只能弓著身,兩天下來腰像斷了一樣。為爭取合法的煉功權利和無條件釋放,李業明開始絕食抗爭。看守所連續兩天對其進行野蠻的強制性灌食,第一次是濃鹽水,第二次是玉米糊+濃鹽水。看守所的灌食方法十分野蠻,李業明在自述中說「他們叫來4、5個犯人把我按住,用尖嘴鉗子把嘴撬開,把一個塑料飲料瓶去掉下部,做成漏斗,強行插入喉嚨,捏住鼻子往裏灌,簡直能使人窒息。……我警告他們,迫害大法弟子會遭惡報的。第二天,有犯人告訴我,惡警張大鵬住院了,看來迫害法輪功真遭報了。此事在犯人中震動極大,他們也不再管我煉功了,甚至連看守所每天的例行點名在我們牢號都簡化或省略了。」

(五)軟縮帶

邱紅梅,女,30多歲,勝利油田東辛採油廠新大勞動服務公司職工。2005 年3月25日晚被石油大學公安處惡警綁架,非法勞教2年。在王村第二女子勞教所,惡警輪班熬她,不讓她睡覺,她喊著「法輪大法好」,被吊打,惡警殷桂華找電棍打她,惡警們用抹布塞口,用膠帶封口。她掙扎著不讓堵,惡警們就把她綁起來了。打掉一顆下牙,另一顆也快掉了。

惡警李愛文強制她喝不明藥物,她不喝,惡警們就往她嘴裏灌,灌也沒灌進去,就用毛巾捂邱紅梅的嘴和鼻子,邱紅梅當時昏了過去,惡警們就給她灌藥物。邱紅梅醒了以後頭暈,頭疼,手還戴著銬子,硬掙扎,時間長了把兩個手、手腕都磨爛了,惡警一看手和手腕都流血了,惡警李倩出壞點子,就和惡警們說用軟縮帶綁她,軟縮帶勒她的兩個手和手腕,痛得她死去活來。惡警逼著邱紅梅站起來,邱紅梅好不容易扶著東西站起來,還沒站穩,惡警丁海英穿著皮鞋把邱紅梅一腳踢倒,又逼著她站起來。邱紅梅被惡警們迫害的頭腦一直不清醒,而且惡警把她的兩個手和手腕用軟縮帶勒的她非常痛苦,一直到邱紅梅回家時,手仍沒有知覺。

(六)「死揣」(音譯)

素晴(化名),女,東營市勝利油田法輪功學員。2000年11月,在北京東城看守所(也叫炮局),因煉功,而被戴上一種叫「死揣」的刑具。刑具是用廢棄的手銬做的,纏上布,使之不能再伸縮,然後用一把古代時期的生鏽的橫插鎖(因市面上已不出售,故用現代鎖代替)將兩手固定。每天痛苦不堪,躺不下,坐不安,上廁所由好心的刑事犯幫助。因絕食抵制,才在六天後打開鎖,此時手已沒了知覺,不知是誰的手了。

(七)死人床:

《九評共產黨》揭露了惡黨的真實面目,傳播《九評》利國利民。惡黨對《九評》傳播者的迫害凸顯其心虛恐懼。2005 年5月,山東桓台縣公安局在抄法輪功學員張愛泉、王明雲、於德勝家時發現有《九評》資料,特別是有博大出版社出版的精裝《九評》,此事驚動了山東省公安廳,一定要查到這些《九評》來源。山東省迫害法輪功專案組開到了勝利油田,對三名法輪功學員進行刑訊逼供,大打出手,有目擊者看到於德勝身上到處是血,張愛泉從看守所傳出來的衣服也到處是血。他們把這三名法輪功學員綁在死人床上一個多月,但仍一無所獲。

以上事實都是這幾年來法輪功學員衝破重重阻力在明慧網曝光出來的部份真相。當然,在勝利油田還有很多很多的迫害沒有完全曝光,或由於種種原因根本沒有曝光出來。這些也只是中共發動這場對法輪功迫害的冰山一角。法輪功學員為甚麼遭受如此邪惡的迫害?一、為了堅持信仰,堅信真善忍,堅信法輪大法;二、為了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其中也包括您。

您看到的這些真相資料,都是法輪功學員們冒著被抓、被判刑、勞教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險,用自己的個人收入製作的。為了甚麼?我們不求任何回報,只是希望您能明白真相,認清中共邪黨騙人的伎倆,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