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油田鑽前公司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自99年7月20日以來,山東勝利油田黃河鑽井公司鑽前公司原邪黨書記唐玉明(現已調離)、原副書記龐忠漢(現為代理書記),原安裝一隊指導員趙濱(現已調往生產辦)等人,積極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本單位大法弟子,利用欺騙、恐嚇、抄家、冷凍、搧耳光、電棍電、不讓吃飯睡覺、拳打腳踢、灌酒、長期關押、長期罰站、長時間銬在水管子上、敲詐勒索等手段對本單位的大法弟子進行殘酷的迫害,並以開除、下崗等來威脅大法弟子放棄修煉。以下是鑽前公司邪黨之徒八年來的部份惡行。

吳素瓊一家慘狀:父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99年臘月23日,黃文強、吳素瓊夫婦在公園煉功,被綁架到單位,惡人趙濱抓起辦公桌上的一個搪瓷缸惡狠狠的砸向黃文強的面部,當時黃文強的面部就腫了起來。從此黃文強、吳素瓊夫妻二人經受了非人的迫害。

99年臘月24日到27日,黃文強多次被薈院派出所所長范林國(音)搧耳光、拳打腳踢,晚上被銬在巡邏隊水房的水管子上,打開窗戶冷凍,當時水房的水錶都凍裂了。後來,吳素瓊被銬在房內管線的支架上大約5、6個小時,惡人趙濱讓吳素瓊交二萬元現金,並威脅如果不交的話就拿住房抵押,就這樣勒索了吳素瓊家裏的全部存款一萬七千元。而黃文強被派出所惡警拳打腳踢後,被迫脫掉棉衣、鞋和襪子,被銬在院子裏鐵管子上並光著腳站的水泥地上7、8個小時,當時的氣溫零下十幾度,刮著西北風,等解開手銬時人已無法站立。

更為殘忍的是,2000年正月初七至初九,天氣刮著大風下著雪,黃文強被脫掉棉衣銬在大門外的鐵管子上,吳素瓊也被銬在一鐵柵欄大門上,手腫的像麵包一樣,在凜冽的風雪中凍的他們二人瑟瑟發抖,直到晚上11時才被放進屋。正月初十,雪雖然停了,可是刺骨的寒風讓人感覺更冷,惡人又找了個更陰冷的地方(樓房的陰面),脫掉棉衣把黃文強銬在樹上,長時間不讓上廁所、不給喝水、吃飯,引來了不少居民的圍觀並議論紛紛,有同情心的人實在看不下去了,有的去給找水喝、有的給找棉衣、有的給求情,卻遭到惡人恐嚇。到了正月初十一日,黃文強、吳素瓊被送到另一處關押,在這段時間裏,看守人員通過黃文強了解到大法的真實情況後,也跟著煉起了法輪功,惡人知道此事後更是氣急敗壞,揚言要私下裏找人收拾黃文強;吳素瓊被銬在巡邏隊管線上兩天,致使她既坐不下又站不起來,只能彎腰半蹲的姿勢,之後又連續十天被銬在水房的鐵管上不讓睡覺;後來每晚十點才打開手銬,就這樣被銬在水房裏一個多月,她的兩腿腫的邦邦硬,後來直到她絕食抗議加上社會輿論的譴責才被釋放。

2000年4月中旬,單位保衛科長王全東、指導員趙濱等人以吃飯為名把黃文強帶到飯店,用白酒把黃文強灌的爛醉如泥,被4、5個人抬著送回家扔在地上;妻子吳素瓊見此情景到單位了解情況,沒想到惡人趙濱把一杯熱茶潑到吳素瓊的臉上,然後抓著吳素瓊從辦公室打到走廊裏、又從走廊打到門外,在場的其他職工拉都拉不住,直到累的沒勁了才住手,吳素瓊身上被打的多處青紫、紅腫、臉部變形、耳鳴;第二天,惡人趙濱拿著一根長約一米半、直徑三釐米的木棒戳著吳素瓊的肩膀逼迫寫「不煉功」的所謂保證書,遭拒後,趙濱找來不明藥片捏著吳素瓊嘴強行給灌了下去。而黃文強從4月19日至26日被關押,晚上不讓睡覺,晚上趙濱等人對黃文強進行毆打、拿電棍電,拿水潑身上再進行電擊、直到沒電為止。

2000年10月1日,黃文強、吳素瓊夫婦把上小學的孩子託付給一個朋友後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在駐京辦事處遭到趙濱等人的拳打腳踢,回單位後被拘留15天,後來他們又被單位非法關押,每天吃饅頭、鹹菜、睡地板,連幫助照顧孩子的朋友也受到株連。後來黃文強因發真相資料被非法關押被判勞教,在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的情況下,單位保衛科馬為民從同行的吳素瓊手中搶去了一千元錢去行賄勞教所,黃文強被勞教三年。吳素瓊和孩子沒有生活來源,靠著親戚、朋友的接濟維持著艱難的生活。

2001年10月,黃文強血壓持續在220以上,後來勞教所怕死裏頭而准許保外就醫,由於單位和勞教所的長期迫害和高壓恐嚇,原本健康的黃文強身心每況愈下;即使這樣,單位一直沒有放鬆對他的監控,2004年臘月25日晚到原來修煉的人家去串門,被單位惡人綁架到勝利油田集輸洗腦班,三天後被送回家時出現大腦意識不清的狀態,連家人都不認識了(後來據知情人講給黃文強吃了不明藥物),到了2005年正月黃文強的狀態更嚴重,除了呼吸之外連吃飯、走路都不會了。在這種情況下,因過年放假,吳素瓊找到書記唐玉明家,惡人唐玉明從臥室裏衝出來,竟然無恥的大發雷霆,滿嘴髒話,罵著溜走了,後來找來他手下的流氓打手們把吳素瓊給拖走了。吳素瓊又去單位問關於黃文強被他們迫害成無法上班的情況下工資怎麼算的問題,惡人趙濱說:「要算一半事假,這已經是特殊照顧了,不然的話要按曠工處理。」因吳素瓊不同意他們的這種處理,於是又去找到唐玉明書記,結果唐玉明和趙濱蠻不講理的抵賴,並且說:「這跟我沒有一點關係,誰看見我唐玉明打罵、迫害你們了,這都是下邊基層人員的個人行為。」吳素瓊說:「那也是你指使的,你同樣有推卸不了的責任。」唐玉明氣急敗壞的打電話找來了他手下的幫兇,這時吳素瓊拿出預先準備好的錄音機給這些與惡人書記唐玉明同流合污的幫兇們錄音,以便作為將來的迫害見證,這時做賊心虛的他們都各自找藉口溜走了。

2006年元月16日,單位惡人又派班長趙金峰到吳素瓊家裏非法抄走了法輪功書籍和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等物品。即使這樣還沒有達到他們的邪惡目的,又進一步對以吳素瓊恐嚇、欺騙的方式想把她弄到洗腦班再進行迫害。當吳素瓊知道他們的伎倆後,藉機走脫,從此過著居無定所的動盪生活。她離家出走後,單位逼迫黃文強帶著人到吳素瓊的親戚、朋友家四處查找,並且還對他們家的電話進行長期監控。

原本善良、寬容的黃文強在邪惡的長期迫害、恐嚇欺騙和威逼下,完全失去了正常人的思維,女兒也因想媽媽和對媽媽的安全擔憂,再加上爸爸被單位迫害的精神不正常,使她常常以淚洗面,在學校裏不能正常學習,導致學習成績一再下降。即使這樣,單位連孩子也不放過,經常去騷擾、恐嚇,在這樣長期的巨大壓力下,她的女兒精神崩潰了,無法正常生活和學習,失去了上學的機會,失去了一個像其他正常孩子應有的一切。一個原本祥和溫暖的家變得淒涼、孤獨。吳素瓊在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的艱難情況下,撇下了被他們迫害的神智不清的丈夫,帶著精神崩潰了的孩子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劉玉榮被逼流離失所

1999年7月20日後,因劉玉榮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遭到單位經理劉冠俊、廠長馮衛、副廠長馬安營(已遭惡報死亡)、指導員李桂芳等人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七天七夜不讓睡覺、跟蹤、監控、罰款、開除工職等殘酷迫害。

99年11月,因劉玉榮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副廠長馬安營和指導員李桂芳二人輪流看守七天七夜不讓睡覺,之後廠長馮衛還安排專人對她進行跟蹤、監控,以此限制她的人身自由。2000年2月17日馮衛逼迫劉玉榮在保證書上簽字,並逼迫她上交5000元現金,在未經劉玉榮同意的情況下,馮衛強行從工資裏扣除。

2000年10月1日,因劉玉榮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遭到單位送往濱海公安局迫害15天後,本單位又繼續關押。當時領導馮衛安排值班人員輪流每天24小時對她進行監控,劉玉榮強烈抗議說:「本來濱海公安局對我的拘留就是違法的,你們再不能這樣迫害我。」並且要求見書記唐玉明。唐玉明不但不見,反而安排單位領導馮衛、保衛科長王全東以及勞資科長張玉昌,以解除勞動合同為名把劉玉榮送到博興縣她二哥家裏。因為當時劉玉榮考慮到他們解除勞動合同並沒有甚麼書面材料,只是口頭傳達,劉不相信這一切是事實,就這樣在二哥家住了幾天,就又回到了單位,在單位她有一間半平房。單位得知她回來後,領導馮衛找到她以談話的名義,把她騙到單位,逼她搬出平房。因劉玉榮不同意,他們就帶上人、車,砸爛鎖頭強行抄了她的家,還搶走了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並非法把房子收回。而後他們將劉玉榮和她的東西一起關在單位的一間破舊的小房裏,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並且還用欺騙手段說要帶她去濰坊旅遊(實際要帶她去濰坊邪惡的洗腦班對她進行迫害)。當劉玉榮得知他們的伎倆後。於2000年11月25日晚上離開了關押她的那間小破平房,從此過著居無定所的動盪生活。後來單位不法之徒把劉玉榮的東西用一輛130車給拉到她大嫂家裏,那天是雨夾雪天氣,大嫂一看也沒有蓋防護雨具,又是連泥帶水拉了一車,大嫂非常討厭他們這種流氓、卑鄙的做法,堅決拒收,他們只好又拉回了單位。後來他們把劉玉榮的被褥、衣服等東西連泥帶水又一起扔進了那間破舊的小平房裏,但不法之徒還叫囂著要把劉玉榮的戶口給遷回農村老家。

2001年5月,劉玉榮又回到了單位那間曾關押她的破舊小房去拿她的東西時,卻發現她的皮箱給撬開了,並且還偷走了她的金項鏈和玉鐲等物品,當劉玉榮找到領導追其責任並要求他們賠償的時候,他們卻一個個推責任,更為可惡的是經理劉冠俊見到劉玉榮後,他不但不承認他們的流氓行為給劉帶來的痛苦,反而還滿嘴髒話的罵人,並且還強迫她去勞資科解除勞動合同書上簽字。劉看到解除合同的理由不符合事實(合同書上說她上班遲到早退,嚴重違反勞動紀律,曠工四十天),事實上是他們採用下流手段逼迫她出走的,是他們違反了國家《憲法》和《勞動法》。就這樣在當今共產惡黨領導的沒有人權、有理無處說的情況下,劉玉榮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對翟世喜、張玉蘭的迫害

1999年7月20日後,大法弟子翟世喜堅持真、善、忍的信仰,遭到單位對他的迫害。

2000年2月17日,廠長馮衛逼迫翟世喜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逼迫在保證書上簽字,並強迫他交5000元現金,在未經翟世喜同意的情況下,馮衛強行從工資裏扣除。

2000年5月,馮衛安排單位人員對翟世喜進行監控(包括回家吃飯也有人跟著),限制他的人身自由,這樣持續了半個月。2000年11月29日,因翟世喜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遭到單位送看守所迫害一個月後,又逼迫翟世喜、張玉蘭參加邪惡洗腦班,強迫他們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看完後,保衛科長王全東逼迫他們每人寫一篇批判大法的文章,如果不寫就採取各種方式對他們進行迫害。就這樣在他們迫害和高壓精神折磨的理智不清下,逼迫他們每人從報紙上抄了一篇污衊大法的文章,還逼迫他們在鑽井小禮堂召開的所謂反邪教會議上進行宣讀,並且還進行錄像和電視播出,以此來矇騙世人。

張玉蘭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2000年2月17日被單位逼迫在保證書上簽字,並強迫她上交5000元現金,2000年10月1日因張玉蘭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遭到單位送往濱海公安局迫害15天後,又被騙到單位巡邏隊一廢棄的辦公室裏非法關押,並且還強迫她看污衊法輪功的電視、廣播,每天只給吃饅頭、鹹菜,睡在冰冷的地板上,以這種卑鄙的手段逼迫她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2000年12月,張玉蘭又遭到黃河鑽井總公司在本單位工會二樓辦的邪惡洗腦班的迫害,強迫她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並且還對她進行精神上的折磨。


參與迫害者:

唐玉明:原鑽前公司書記(現調離),宅0546─8559176, 13905468468 迫害大法弟子直接責任人
龐忠漢:鑽前公司書記,宅0546─8782786
趙 斌:原鑽前公司安裝一隊指導員,宅0546─8705329
梁 斌:原鑽前公司安裝一隊隊長,宅0546─8777755
趙金峰:原鑽前公司安裝一隊班長,宅0546─8764753
陳玉華:鑽前公司安裝一隊指導員,宅0546─8783343
王全東:原鑽前公司保衛科長,宅0546─8782496
馮 衛:原鑽前公司造紙廠廠長,宅0546─8793889
李桂芳:原鑽前公司造紙廠指導員,宅0546--8795059
劉冠俊:原鑽前公司造紙廠經理,宅0546--8527587
唐克隆:原鑽前公司保衛科職員,宅0546─8502579
馬為民:原鑽前公司保衛科職員,宅0546─8794616
范林國:薈院派出所,電話0546--8552584

郵政編碼:257064。 地址:山東東營市東營區西四路565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