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上海老知青講真相勸三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零八年初冬,自《九評共產黨》發表四年以來,我是第五次自費從東北到南方走親訪友講真相救度眾生,臨出發前,我再次求師父幫助加持:此行成功!

四十年前,下鄉插隊來東北建集體戶的上海知識青年多人曾傷害過我,他們有人雖曾向我道過歉,但我心小,仍把這傷害過我的人當成仇人,甚至當敵人來看待,以致我與他們斷交已有二、三十年了。自己成修煉人了,曾想消除這隔閡,但是抹不開情面的心沒放下,有時找個託詞:讓歲月來消除這記憶吧!但它總在我腦海中翻騰,影響了我講真相多救度眾生的心願。如何解這心結呢?師父說:「我那天給大家講了一句話,我說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哪你就成不了佛。一個神或者一個修煉中的人怎麼能把常人當成敵人呢?怎麼會有敵人呢?當然你們現在還達不到,你要慢慢的達到。最終你要達到,因為你的敵人是常人中的人,人怎麼能成為神的敵人呢?怎麼配成為神的敵人呢?」(《休斯頓法會講法》)是啊,上海知識青年是一群常人,作為修煉人的我「怎麼能把常人當成敵人呢?」師父的話,解開了我的心結,我決定徹底放下這隔閡的私心。

但如何打開這尷尬的局面呢?說也巧,曾決心一刀兩斷、決不與生意場上傷害過我的某國企人員來往的我,碰到這國企人員老文來求我治病,我想,師父領有緣人讓我破除隔閡,講真相來了。我很重視這次的講真相方式方法,我真心友好的向老文講解其多種疑難病的中醫療法,當他信任我時,我就講了明慧網上有人信法輪功,癌症祛除一身輕,有不信的人得惡病猝死的故事,老文見我不記舊惡,很關心他,他心裏自然很高興,並按真相故事中的方法馬上照辦,他還退了邪團組織,當天病除一身輕的奇蹟也在他的身上出現了,老文激動的聲音有點發顫,連聲說:「法輪功真好,你是好人,感謝你師父李洪志大師!」

這次巧遇,給我向上海老知識青年(簡稱:老知青)講真相勸三退增添了勇氣。上海老知青心細,善動腦,能吃苦,加上沾了東北人豪爽的性格,男的少了娘娘腔,多了點大漢陽剛的味道;女的說話也嘎不溜脆的爽氣了。但時光不饒人啦,當年生龍活虎,淘氣要強的青年人,現都已成銳氣大減的花甲老人了,有的被病魔纏身,有的被癌症奪去了生命,他們感歎太多,牢騷滿腹:看病費用太貴、工資不漲而物價飛漲,企業破產、下崗、炒股血本無歸、房市泡沫蒙人,子女、老人雜事一大堆,就成了他們的主要話題,這些話題自然而然的成了我講真相的由頭了,在此僅舉幾例與同修聊聊:

一、避免揭短話題

玉人是集體戶的聯絡人,聽我來滬而熱情接待,並把我領到家,其夫大城也很高興的與我聊往事,為避免揭短話題,我誇讚他家裝修較合理,並提出了有利健康的建議,然後就他家供的像,我開始講了佛法中的事,講和尚給供的像開光不開光的區別,講了現在的和尚一個個玩手機、電腦,看彩電,這叫花心和尚,他們很難自度,何況度人,現有幾個和尚真修的?這些帶附體的供像鬧的你家人常鬧重病……。一席推心置腹的話語,大城聽的連連點頭說有道理!他問:那我上哪去找煉法輪功的人來請走掉這供的像呀?這時,玉人講了這街道有位法輪功人,前幾年在被街道領導多次騷擾下,他家被逼迫搬出了小區。見她一講,我覺有門,我馬上轉向講了真相,將我講給老文的真相故事重複-遍,講了明慧網上許多人信大法無病一身輕的故事,大城夫婦聽了很吃驚:「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消災去難,法輪功真神奇呀!」這時,我因勢利導,講了「三退」(退出邪黨、團、隊組織)抹獸印的事,這夫婦倆先對視一下,只見大城果斷的說:背著這團的包袱幹啥,又不當吃的,它還害人,你幫我退了吧。玉人見狀,也點頭退了邪黨。我進裏屋給他們正上網的兒子退了邪團,並給他們每人一張護身符。說也怪,就一會兒的功夫,這對夫婦灰色臉兒,不一會兒就紅潤起來。

避免揭短話題,用誇讚方法,給我向三十年不見的「老冤家」老知青講真相勸「三退」開了個好頭,這也為我消除了隔閡的私心,我對師父講的「我說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沒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懲治人和判決人的份兒。」(《芝加哥市法會講法》)法也有了深刻的理解。

二、拜訪

不幾天,我參加了集體戶的老知青聚會,我特地向幾位重病患者講了明慧網上許多人信大法無病一身輕的故事,春子聽後當場退了邪團,並雙手恭敬的接了護身符,小心的放入衣兜內;她虔誠的舉動被周圍的人看見,人們很是羨慕。這時因有人太興奮,說笑聲太大,影響了我的真相話語,我想,大夥碰一次頭聚在一起很不容易,今兒來聽聽大夥嘮家長裏短的,以便掌握情況,我好對症下藥,來個家訪。

過兩天,我拎著東北特產與營養品挨家拜訪,小浦東得脈管炎,常疼的坐臥不寧,西醫無奈要截肢。我把明慧網上信大法的人無病一身輕的故事複述一遍,小浦東說:「原有一朋友是煉法輪功的,他多次向我講了法輪功的事,我沒當一回事,後來他搬走了,幾年來杳無音訊,沒想到,法輪功真的很神奇的呀!我耽誤了自己,行,下崗了,幾百元的社保金連養家糊口都成問題,哪付的起這天天見漲的物價與昂貴的醫療費呀,聽你的吉言,我試試多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幫我退了邪團吧!待我保了腿後再好好謝你。」我笑了,小浦東也很自信的笑了。

老美得中風症多年,醫囑忌酒,但他還天天以酒澆愁,越澆越愁,病況越來越重,他已提前病退多年,幾百元的工資連保守療法的藥費都不夠,他全家見昔日的朋友不記舊惡並帶來貴重特產來看望,心裏很是過意不去,我沒講往事,直接講了明慧網上許多人信大法無病一身輕的故事,悟性高的女主人馬上退了邪團,老美撓撓頭,支支支吾吾的說,街道來人講:發現法輪功發傳單要舉報,我這退黨,若被舉報了咋怎呀?!女主人說,你糊塗呀,他們叫他們的,我退我的,誰來舉報,你越老越糊塗,老朋友為咱好,千里迢迢來看你,用化名退,誰知道誰呀?我不怕舉報你怕啥呀?!老美覺的妻子在理,他邊點頭同意退了邪黨,邊向另一貴客瞅了瞅,我馬上明白他的意思了,我用一技之長點明貴客重病症的要害,勸說:「你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你的病也會很快康復的」。這位客人早想三退,就是插不上嘴,他高興的說,我信你的話,我退、我退。老美已上班的孩子也高興的三退了,這時老美放心的直樂。

送我出門的老美講:我在單位幹活賣力,當了領導,上級硬讓我入黨,幫我填表通過,別人入還要三審四查,現在見我不中用了,一踢了之,唉……,你幫我退了好,省心了!我鼓勵一番:它扣你黨費,你只當強盜搶了!老美聽了笑了起來。

我又拜訪了幾家,都很順利,我想:只要把老知青當朋友看待,救度人是很順利的。

三、耳語般的話語勸三退

因單位有急事,我要提前回東北了,還有好幾家沒拜訪,臨上火車前幾個小時,我突擊拜訪兩家,這次拜訪沒更多時間聊,我急中生智,向老知青大伊夫婦講,我原有重病,有朋友煉法輪功的勸我信法輪功,我信了,你們瞧,我十多年沒得病,身體很健康的!女主人講:是不顯老,臉色紅潤。我問:聽說「三退」的事了嗎?他們說:我們只信自己的教。我講了「三退」抹獸印的實際意義後,他倆高興的三退了。然後,大伊領我上另一老知青家,我用剛才方法,讓某大企業的中層領導退了邪黨,因在場人多,在他猶豫間,我馬上貼上去,用耳語般的話語說:是化名退。他輕輕點頭說,好吧!

耳語般的話語勸三退是考慮他人的安全,這也是為自己安全負責。

我回東北,向同修交流了我去滬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他們為我消除了隔閡的私心表示高興。同修對師父講的「我說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沒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懲治人和判決人的份兒。」(《芝加哥市法會講法》)法也有了深刻的理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