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講真相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幾乎每天晚上八點半左右,在我回家附近一條路的人行道上,總會遇上一位年近六旬的上夜班的環衛職工,拉著一輛環衛三輪車,有時騎著慢慢前行,有時停下來揀揀垃圾。我們倆總是對面過,臉都認熟了。

開始我想告訴他大法真相,但看到人行道上來來往往的行人,路上的自行車、電動車、摩托車、板車甚麼的,就猶豫了。總是以不大符合安全要素,或是耽誤學法,等等為自己找不去講真相的理由。對於這位辛苦勞作的環衛職工,我總覺的對他講真相不是很方便。於是就在心裏自我安慰:這世上的芸芸眾生也不是我一個人就可以救完的,還有其他的同修呢!

最近學法會同修們的交流文章,發現那些修的比較好的同修都是平時很注意從方方面面向內找,修自己,挖私心,去執著。聯想到這位環衛職工,對照師父講的法細細一想,還真的發現在這件事中掩藏著我的一些不好的人心,也就是私心。從表面現象看,我在晚上回家的路上,不想停下自行車講真相救人,是為了不中斷、耽誤學法。難道我們學法的目地僅僅是為了個人的修煉和圓滿嗎?假如在我們內心真的是為了個人的修煉、圓滿而把學法當成了頭等大事,那不也是一種變異了的私心和應該去的執著嗎?

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告誡我們:「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已經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眾生、從組大穹才是目地。」

「今天可以告訴你們了,你們的修煉絕不是為了個人簡簡單單的圓滿問題,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對你們寄託無限希望的與你們對映的天體無數眾生,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每一個龐大的天體大穹中的眾生。」(《北美巡迴講法》)

還有,自己急急忙忙地往家趕,想早一點洗漱、換衣,這不也是一種求安逸的心嗎?顧忌過往閒雜人員而不抓緊抓好時機講真相救人,這裏面不是也多多少少地躲藏著一些怕心嗎?

想到這裏,我突然感到我與那位環衛職工是一種互助的關係:我給他講真相,他幫我去執著提高心性,這就是緣份。法理想明白了,決心就大了。

昨天晚上,我在回家的路上動了一念:今天只要遇到就一定講!遠遠地還隔著四、五十米的距離,我就看到了路燈下那位環衛職工的黃馬甲(工作服),心裏一高興,就趕緊念發正法口訣,排除另外空間的干擾。誰知還有十幾米遠的距離時,那位環衛職工突然拉起三輪車朝右拐彎,從行人道旁邊的花圃間隙裏穿過,準備過大街。這在過去幾個月中是從來沒有的行為!

我一看準備得好好的講真相可能會泡湯,就在心裏對那人發急道:「我來救你的嘛!你為甚麼要跑呢?」誰知我就這麼一想,那人就停住了。更神奇的是,那環衛職工不僅停住了,而且還把三輪垃圾車掉過頭,從新拉回到人行道上來,車頭正對著我的自行車停下來。這時我的自行車也走到了跟前。我就自自然然地下了車,與環衛職工寒暄、問候,然後就順理成章地講真相勸三退。那環衛職工不僅很配合,高高興興地退了隊,還一個勁地感謝我,說是回去後要告訴家裏人都三退。

這位環衛職工的前後表現,確實讓我奇怪了好一會。後來想到了是師父在幫我。

師父說,「你們只要出自於證實法、救度眾生這個願望,你們所做的事我都會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會把你這件事情引申的更偉大,更了不起,會協助你。」(《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一點體悟與同修切磋,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