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時刻,做金子還是做沙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邪惡對我們發起的這場迫害,轉眼間就十年了。在這種特殊的修煉環境中,每個人都得實實在在的按照師尊的要求去做,才能達到標準。誰也無法抱著僥倖心理和各種執著一路順風的走進天國去。真金不怕烈火煉,在迫害中,越能顯露出大法弟子的本色來。當然我們絕對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和這場邪惡的迫害。

雖然舊勢力以考驗大法、檢驗大法弟子為理由發起了這場迫害,但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是不應該遭受迫害的。我們所以遭受迫害的原因,關鍵是我們沒有做到時時刻刻都聽師父的話,按照大法的標準去做。師尊多次講法中,都強調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不承認這場迫害。如果我們能夠深入的學法,打下深厚的學法基礎,嚴格對待自己的修煉,認真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時刻聽師父的話,事事以法對照自己,就能否定這場迫害。

師尊正法將要結束了,為甚麼至今還有不少的同修被抓、被判、被勞教,甚至被迫害致死呢?救度眾生如此的緊迫,師尊告訴我們要搶人。那麼在如此關鍵時刻,邪惡為甚麼迫害學員還屢屢得逞呢?在眾多的同修遭到迫害時,為甚麼有的同修能否定迫害,有些人為甚麼就不行了呢?

師尊把大法擺在我們每一個修煉人的面前,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得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誰能無條件的同化大法,把生命完全溶於法中,誰就會在大法中受益無窮,圓滿自己的果位。大法永遠是不變不破的,不會照顧哪個人的執著去降低標準的,否則,師尊也就不需要費盡千辛萬苦做正法之事了。可是師尊慈悲,佛恩浩蕩,在我們達不到標準的時候,給我們一次次同化法的機會,讓我們達到標準,完成自己的使命,然後隨師還家。只是有些人不爭氣,一次次失去了師尊給予的機會,被邪惡鑽空子迫害,給自己帶來重大損失,給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

有的邪悟者和那些走向反面的人反過來還要怨恨師尊,認為自己也做了些事情,為甚麼就不保護他(她)呢?從此對大法產生了懷疑,離開了大法。看來他們的修煉都是有條件的,做事也是要向師父討價還價的,這些人能是真正的修煉嗎?

師尊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講道:「師父無條件的保護你,你卻不精進,甚至像是個常人一樣!你說我是大法弟子,可是你的思想與行為就是個常人。我今天度的是大法弟子,不能夠無故的去保護一個常人。」

我們很多人都已經在大法中修煉了十多年了,到了今天,面對師父正法就要結束了,為甚麼有些人在迫害中還會輕易的妥協呢?這不是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嗎?奧運期間,某縣的邪惡綁架了十名學員,辦洗腦班迫害,僅一個星期時間,十名學員全部妥協,並寫下了「三書」。有的出來後就忙著向明慧網寫「嚴正聲明」。明明知道「轉化」會給自己造成嚴重後果,為甚麼還要轉化呢?明明知道邪惡已是少之又少了,為甚麼不能正念解體它們呢?通過此事確實反映出了一些學員修煉中的不足,平時沒有打下堅實的修煉基礎,十多年過去了,還像個小學生不能達到更高的標準。

很長時間了,我都在思考著一個問題:如果沒有這場迫害,難道我們就不需要嚴格的修煉自己了嗎?就不需要剜心透骨的去執著心了嗎?迫害與不迫害,對於我們自身的修煉是同樣嚴肅的。即使沒有這場迫害,誰也別想帶著一堆執著去天國,誰也別想抓著名利情去圓滿。師尊在《轉法輪》中講道:「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我們必須真正的學會修煉,懂的怎樣去修煉。如果我們平時都能做到嚴格的修煉自己,不斷的同化大法的法理,那麼還存在對自己迫害的問題嗎?邪惡的迫害,不就是抓住我們修不去的執著、達不到大法的標準為理由嗎?

我們平時要學會檢驗自己的心性,以大法衡量我們的對與錯。發現有甚麼執著趕快修去,絕不能讓它成為自己提高昇華的羈絆。師尊早在《精進要旨》〈真修〉一文中就告訴我們:「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世上甚麼樣的東西還能比修煉更珍貴,尤其到了最後的最後,我們還有甚麼放不下捨不去的呢?

那麼到了關鍵時刻,為甚麼有些人抓著執著不放,去妥協、去邪悟、背叛了師尊、背叛了大法,不是證實大法而是證實邪惡呢?那麼為甚麼我們平時不能夠理智的利用這場迫害來修煉自己呢?時刻提醒自己走好走正,不讓邪惡抓到任何迫害的把柄。如果平時修好自己,達到金剛不破,在迫害中還能存在不行嗎?

師尊在《轉法輪》中講道:「人人都得道是不可能的,就是都能夠堅持煉下去的人,還要看你能不能夠修的出來,還得看你能不能下決心修,人人成佛這不可能。」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抓住各種執著不放的人,又怎能修煉圓滿呢?面對邪惡的迫害,需要我們放下生死,放下一切人心,要是沒有這場迫害,就不需要我們放下生死,放下一切人心了嗎?我們就能悠悠自在的跟師尊回家了嗎?這是根本不可能的。師尊在《轉法輪》中講道:「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

遭受到迫害了,就應該猛然清醒,及時檢查一下自己還有甚麼執著,還有甚麼人心,馬上修去它,真正成為一個堅修的大法弟子,達到大法對自己的要求。可是有些人不是在迫害中捨去自己的各種執著與人心,反而怕在迫害中失去一切,狠狠抓住不願放棄。其實這場迫害沒甚麼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一個修煉者總不能在大法中提高自己,最終成為沙子被淘汰掉才是最可怕的。

今天邪惡在即將滅亡的奄奄一息中,還能拼著死命的迫害學員,還能把一些人拉下去,甚至把個別修煉了十多年的人弄到了大法的對立面,有好多同修感到驚訝。其實也沒甚麼可驚訝的,是沙子就面臨著被淘汰。

師尊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道:「沒有你的提高,沒有你的圓滿,你救的眾生往哪去呀?誰要呀?」從師尊的講法中,我悟到,目前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的同時,其實也是想毀掉同修們需要救度的眾生。他們認為有些學員不能無執無我的在大法中修煉提高,很難達到圓滿的標準,就找藉口迫害,讓他們所謂的轉化,讓他們站在大法的對立面,最後把他們連同他們需要救度的眾生一塊毀滅。我還悟到:真正達到標準的大法弟子,邪惡是不敢迫害的,連他們需要救度的眾生也不敢輕易毀掉的。在這最後的階段,邪惡的迫害都是針對那些長期不能提高的學員和這些學員需要救度的眾生。好在正法還沒結束,師尊還在無量慈悲的等待著我們,希望同修們快快精進吧,為了自己,也為了自己的眾生,放下世間的一切執著,無條件的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師尊在《再一次祝歐洲法會圓滿成功》中告訴我們:「時間不等人哪!」

因層次有限,不妥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