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身邊的同修突然故去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一日】我們身邊的同修老陳故去了,事情很突然,早起時嘴角冒沫,送到了附近的醫院,上午就去世了。

這使我心裏震動很大,陳同修煉功很勤奮,在煉功點上給大家感覺她性格內向,很少言語,一直認為她修的不錯。直到她故去之後有的同修才說:「老陳別看表面話少,可是她心眼太小,放不下的東西太多了,還常和丈夫吵架……」

老陳在幾年的晨煉中,她總是早早的起來,有時把地上的紙片揀乾淨,總是默默的做一些小事。她的故去,使我感到修煉的嚴肅性,每當音樂起時,我便站在她昔日站過的位置,默默的鼓勵自己,一定好好修,別半途而廢。儘管從表面上我看不到老陳有哪些致命的執著沒去而走了,但我知道一定有她本質上的沒有放下的東西和太多人的繩鎖還沒有解開,修煉是不等人的,內心裏只有自己知道。

然而,人總是人,人間的假相由於太「真實」了,從而使有些學法不精進的同修常常迷在其中而將自己毀掉。這些年,我親眼看到和聽到身邊的幾個同修相繼去世,每當聽到一個消息,都是一次心靈的震撼,有時真的不敢相信,他(她)們就這樣的走了?正法還沒到人間,為甚麼他們就不能和大家一起跟師父回家呢?當這種念頭出來時,馬上我便否定了:法對眾生是有標準的,修煉是嚴肅的而不是大幫哄。

王姐是我很熟悉的人,「七﹒二零」前是一個地區的輔導員,十幾年的風風雨雨我感到她有許多很了不起的過去。在多次交流中,我感到她最大的問題是學法少,兒女情太重。她跟我說:「你給我想個法兒,我這兒女情怎樣才能放下呢?」我說:「王姐,你還是多看書吧!師父不是說過嗎,誰是你的兒女,誰是你的親人,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下世照樣還。再說了,父母兄弟妻子兒女的命這裏你能管的了嗎?」還沒等我把話說完,她便一臉愁容的說:「知道知道!可我就是放不下我那外孫女,那孩子橫看豎看就是個喜歡,有時女兒抱著,我趕緊搶過來抱,半夜裏看了孩子不在身邊也要上女兒屋裏抱過來,這孩子這不是來魔我來了嗎?有時我看著這孩子就想:我要放下,放下,可是孩子一哭時,我這心裏又受不了。為這事,師父可沒少點化我,說我走路抱著孩子,過河也抱著孩子,上山還抱著孩子……。」

王姐也想精進,可是一看書時孩子就鬧,她的情況和師父講的修道人和小鹿很相似,一切都在不知不覺中,結果法學不好,正念發不了,講真相不主動,真是一手抓住佛,一手抓著人。她沒有意識到,舊勢力已經抓住她這個巨大的執著對她迫害的危險正一步步向她走來。二零零八年一月初,一天晚上王姐在上廁所時突然跌倒,開始感到氣喘,繼而鼻子流血,當救護車趕來時,人早已不行了,前後不過二十分鐘。

王姐走了,當她元神離開人身的那一瞬間,我想她甚麼都明白了,她會看到層層下走來到人間的沒有完成史前大願而憾然而歸;她會看到對她寄託無限希望的宇宙眾生因自己的原因而失去了被救度的機會而悔恨不已;她會看到仍然在世間助師正法的昔日同修那顆精進的心給宇宙眾神留下多少驚嘆!更重要的是她會看到師父一次次告訴我們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是真的啊!

可是,還有機會嗎?還有機會嗎?同修啊,我們每天都在忙忙碌碌,是否細心的想過修煉是何等的嚴肅?

修好自己,才是師父和眾生所望。我就想,一定好好修,要把對我寄託無限希望的眾生全救了,要放下人世間縛著我的一切執著和觀念,精進再精進,邁好最後的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