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資料點資金的一點個人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前一段,有外地同修向我提及當地講真相情況很好,他所在的片區每週僅光盤就要發三千多張,而當地經濟一直不景氣,所以百姓收入普遍很低。因為他的收入相對較高,所以幾年來那一片區基本都是他在出資買硬件、耗材等。現在由於他的經濟狀況有些變故(可支配的錢少了),加上每週的耗材量激增,使他感到壓力很大,有的資料點甚至要等他拿米(錢)來才能下鍋。為此,他請我在我這個片區看看有沒有人能拿些資金出來。

我片區同修普遍收入較高,幾年前就曾有多人出資給資料點,但他們本人多數都不願建立家庭資料點,認為太危險。這種怕心普遍存在,而且更自私的認識是:只要我出錢了就算參與證實法了。這種既怕自己圓滿不了,又把危險推給同修的自私心理最終導致幾個資料點被破壞。另一方面,這些被破壞的資料點都存在一個共同的漏洞:積攢了大量的現金和機器,同時在資金的使用上也是沒有完全做到公私分明的。

鑑於上述教訓,我個人認為:不應接受基點不正的資金。一是助長了這部份同修的不正確認識,使他們心安理得的認為自己以這種「安全而理智」的方式參與了,而且應該如此參與下去,從而不能真正看清自己的基點是否符合法,是否能真正面對怕心,突破它而提高上來。

二是接受基點不正的資金有可能會帶來複雜的隱患,因此對接受資金的同修來說也存在著時刻提醒自己在資金上走正的問題。比如,出資的同修由於自己存在著能否再提高的問題,所以一旦心性不到位,或是容量沒能及時擴大,那麼在關和難中會不會後悔自己的付出沒得到回報,不合算?從而帶來更大的障礙。

三是這種狡猾的自私心理不能作為未來人的參照。四是有可能在有同樣認識的同修中形成一種實際的集資行為(僅指我地的情況)。這是師尊在講法中多次否定過的行為。

那個外地的同修不太認同我的看法,他認為:救人要緊。出資的同修儘管存在認識上的偏差,但是應該允許他們在過程中提高,因為他們畢竟也是為了救人。就像我們可以帶著各種心進大法的門,隨著修煉的深入自然就提高上來了,慢慢還能認識到自己的根本執著並去掉它。

我想他的認識也有道理,我們站的角度可能不同,所以並沒有追求達成共識。我只堅持自己不去集資,在這點上他也是贊同的。但是他那裏的資金畢竟還是很緊張,靠一兩個人長期的出資不是很好的辦法。問題還是要解決的。基於存在的實際情況,就我所了解的那個地區的比較有限的情況談談個人的一些建議。幾年來當地的講真相越做越好,但是整體上也許沒有意識到經濟的落後是制約講真相的一個舊勢力的安排,所以大家都認為當地的窮是現狀,特別是同修的低收入在全地區的大環境下也是正常的,也就根本沒去想收入的問題。以至於從開始的大資料點到現在的家庭資料點形式上分散了,但大的資金上幾年來主要還是靠個別同修,甚至只要需要一些大的資金就會想到向這幾個個別同修提,前面提到的同修就是一個。幾年來已拿出了好幾萬。當然同修出資是毫無怨言的,除了從個人生活中擠外,主要的壓力那就是這些都是背著未修煉的家人做的。好在家人並不理財,但如果真要問起錢的去處也會很為難的。

現在同修個人所面臨的資金緊張也不是偶然的,所以我想在此提醒一下當地的同修,從新認識一下當地的經濟狀況,發正念清除當地的經濟障礙。如果當地民眾大面積的明白真相,善待大法,那麼他們也是應當有福份的,收入上也可能會有改觀的,整體的經濟狀況都應該改善。從內部開創出一個更好的講真相救人的環境。

以上是個人現階段對此問題的認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