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不能「神神叨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修煉這麼長時間了,一直對「神神叨叨」的狀態比較忌諱,也是有原因的。師父在《淘沙》中指出「正法在最後階段了,宇宙中那些干擾的因素也在從學員中拉出那些不能夠精進的,例如:一、理智不清的,二、神神叨叨的,三、執著心不去,越來越膨脹,造成強烈的向外看、向外求,失去理性的。」其中特意指出的一種就是「神神叨叨」的。

記的我修煉四年多後,邪惡就開始迫害大法。那段時間常聽到有認識的或剛認識的同修,都說過我太謹小慎微了,有些神神叨叨的。我自己也認真思索過,說謹小慎微我承認,就像擔心「小到如頭髮絲鑽進下水道裏會把通道堵塞」一樣的謹慎。但別人說我「神神叨叨」,毛病究竟在哪裏呢?直到現在才發現,那個在事情沒做之前,就喜歡在腦子裏「占卜吉凶」的東西不就是「神神叨叨」的現象嗎?事情還沒做就已經算上命了。

給別人、給自己、做事就喜歡不自覺的就做預測,肯定自己的測算想法或認識。別人說我有神神叨叨的現象,那多半就是有此類問題。我不是老愛擔心啥嗎,擔心不就是企盼要發生某不好的事嗎?擔心別人出問題、擔心自己出問題、是不是有邪惡在跟蹤監視、做那件事就會被迫害的等等。

因為自己有此人心長期沒察覺出來,所以就會遇到有類似問題的同修也有此人心就會表現出來給自己看到,有幾個例子如下:

一次我們幾個同修切磋交流中,A同修在滔滔不絕的說自己的一些修煉中的不足時,B同修幾乎一直是打瞌睡的狀態。後來別人提醒之後,B同修說:「A同修你可能不該說你的那些不好的執著狀態,你看我平時從不打瞌睡,今天不知怎的,就是犯迷糊,我估計是師父點化我不該聽你說的那些,否則會聽進去受到干擾的。」正說到這裏,忽然家具中的大衣櫃木板響了幾聲。B同修又說:「你看,我說對了吧,大衣櫃突然有響聲,說明是在點化……,平時我修煉中,屋裏的家具等有響聲就說明要如何如何的,可能就有啥不好的事要發生,我多次都應驗了……」

不久之後我們又見面了,在發正念時,B同修雙盤的左腳的腳尖突然就一直大動起來,而且聲音很響。這次發完正念後我就問她怎麼回事?B同修說好久都這樣的。我說你主意識一定要特別加強一下,你的身體就由你自己說了算,你就不讓它動。B同修說可能是消業吧,這樣會排除一些髒東西,動一動後就感覺舒適些。

師尊說:「人是最珍貴的,是萬物之靈,你怎麼能夠被這些東西控制著?你的身體都不要了,多可悲呀!這些東西有的附在人身上;也有不附在人身上,離開人一段距離,可是它操縱了你,控制著你。你想說它就讓你說,嘀哩嘟嚕的說。還能傳,哪個人想學,一膽大,一張口,他也說出來了。其實那東西也是一窩一窩的,你想說它就上來一個叫你說。」(《轉法輪》第三講〈宇宙語〉)。而B同修的腳尖動的樣子就跟一條魚被扔到岸上,魚的尾巴拼命的上下擺動一模一樣,如同在她的腳尖部位附著一條魚尾巴,只要一發正念一煉靜功就這樣式了。後來我不得已離開該地,多半年後從網上看到她被從家綁架了,至今再沒看到她的消息。

另一件事是我與Y同修去一學員家,學法時我突然打了個冷顫,Y同修說這是好現象,是在提高層次。我聽後就覺的不入耳,只是想在去自己的啥心呢?之後多次在集體交流學法時,我無意中發現Y同修時常的好像在打冷顫。之後也是不到一年,他在商場發資料時被壞人舉報後抓捕。

在這裏我不是挑同修的毛病,更不是承認學員有問題就應該被邪惡抓捕迫害。這裏只是針對甚麼是「神神叨叨」的現象在舉例子說明,同時從自身把它徹底曝光出來,目地是從中吸取教訓走好修煉的路。這些事讓我想到修煉的嚴肅性──讀大法書不等於修煉,只有真正按照法的要求去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才是真修,否則等於不但耽誤自己的寶貴機緣,而且容易讓世人誤解、甚至對大法修煉產生負面認識。現總結一些「神神叨叨」現象如下:

一是喜歡給修煉的人下定義下結論。二是喜歡自己臆斷自己,三是對待常人,則不由自主的愛說些加重負面因素的成份:如小孩一咳嗽就說傷風感冒了;多吃糖就說會腐蝕牙齒;你喝涼水他就跟著說肚子會疼的;看那老人走路都歪歪的就說可能快到壽了吧,等等。四是對做某件事情,或沒發生的一些事情的推斷,出於不易察覺的自我的出發點而反覆強調反覆炒作。前一階段一些學員在奧運會開成開不成的問題上,是不是也有「神神叨叨」的問題?上萬名學員被抓是否也與此現象有一些關聯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加以迫害?

所以,說甚麼事想甚麼事時,那動的念頭都要好好過濾過濾,好好修心修口修念,堅定正的念頭和想法,那真就是達到師尊講的境界:「心存真善忍 法輪大法成 時時修心性 圓滿妙無窮」(《洪吟》〈真修〉)。

個人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