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理智的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在修煉過程中我們每一個人都會遇到這樣的抉擇:「跟師父走,以法為師,還是盲從,跟人走?」當然話說起來容易,實際做起來就不容易了。當有口才很好的學員滔滔不絕講起他的理解的時候,我們有些學員可能就會佩服這樣的學員。有的學員悟到一點理就極端的去做,「寧左勿右」,並讓他人效仿。由於怕自己不能跟上正法進程,怕自己對法理解不深,或心態不穩,或在修煉中追求新奇,加上有的學員有一點「知名度」,講的話比較激進、比較玄,在討論或交流中很善辯,那麼一部份學員可能就會不知不覺的盲從。

還有的學員一有事,自己不加思考就一味的推給輔導員:「某某又在說大法的壞話,你們去管一管」;「我們地區學員有修煉問題,你來幫助解決一下」,好像講真相或者修煉是別人的事情。師父告訴我們:「哪裏有問題我們就上哪裏去講真相」(《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這個事情我遇到了,可能這就是我修煉的一部份。

我們每一個人都在走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道路。沒有參照,沒有榜樣。

「修乃自身之事,無人可代之」(《堅定》)。每個修煉人都要以法為師,因為我們都是弟子,學的是同一部法。某個輔導員對某個問題或許有較深的理解,但這也只是他在那一個層次的認識。即使他的主意是對的,能很好的解決某個問題,學員也不能囫圇吞棗的跟著做。學員在沒有思考、理解的前提下,即使這件事情做對了,這個學員在這件事上也沒有得到修煉,而是輔導員幫他修了。客觀上,這位輔導員是不是讓學員錯過了這個修煉的機會?這在修煉上對大家都不利。如果這種情況很普遍,舊勢力也會利用學員「沒有跟師父走、而是跟人走」這顆心來干擾,甚至毀掉這個輔導員。

當然還有另一種情況,就是有的學員和別人有爭議時就打電話找輔導員,喋喋不休的闡述自己的觀點,而不是真的想聽輔導員說甚麼。如果輔導員不注意,附和幾句,他就會說:「某輔導員也同意我的觀點」,以此來壓別人。其實我們每個學員悟到的法理在他的境界中是對的,但別人的想法也不一定錯,所以在修煉中並不需要統一思想。正常的交流是非常有幫助的,這樣我們往往可以看到自己的不足。固執己見的爭論,鑽牛角尖,甚至帶著執著用師父的某句話來佐證自己的觀點就不合適了。其實我們修煉中就是不斷的擴大自己的容量,別人有不同想法,甚至誤解,或說刺激的語言,我們可以一笑了之,那我們的心性就可以提高。迫害開始後,由於我們講真相時間緊,一部份學員漸漸的把做事當成了修煉。矛盾來時,不是向內找,而是把矛盾推開。其實我們的提高才是最重要的,我們不能忘記我們修煉的初衷啊。

在講真相時也是同樣的道理,這也是修煉的一部份。我們不能總是自說自話,而要以理服人,同時考慮對方的接受能力。在海外的學員,我們一定要多學習和了解西方社會的風俗習慣、言談舉止。大陸來的學員,常常把事實(Facts)與個人的觀點(Opinion)混為一談,把自己的結論強加給對方,這也是黨文化給我們造成的干擾。在西方社會,人們習慣於用自己的獨立思考能力來判斷是非,而不是接受(甚至反感)別人的教育或灌輸。當我們說一件事情的時候,一定要把事實講的非常清楚。而且越細越好,不用先講國際形勢,再講國內形勢,而是用自己了解到的具體事實來打動對方。

師父告訴過我們講真相不要講的太高,而且要結合自己的經歷講。實際效果也證實了這一點。我們千萬不能講高了,因為對方沒有經過修煉,更高層次的法理他們接受不了。我們用多年來悟到的法理來和對方講,搞不好會嚇到對方,從而把他們推開了。我們都知道,法輪功不只是可以祛病健身,而且是高層次修煉大法。在學員修煉過程中,追求好病的執著心是要去掉的。但是在跟初學者講的時候,我們可以從最粗淺的氣功角度來講,或用常人可以理解的理念來打開他們的心扉。大家在做事的時候如果處處替別人考慮,出發點是為別人好,了解別人的接受能力,往往事情就會做好,講真相的效果就會好。聽真相的人就會受到你的純潔、無私的正念的場所感動。了解聽真相者的心態,處處替他人考慮,注意社會影響,就能更好的救度世人。

舉個例子,每當中共高官或代表團到來時,或在領館前,我們都會打出「停止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好!」「法辦江、羅、周、劉!」等標語和橫幅。在法理上我們都明白,我們從來都不是乞求、請求、或指望中共來主動停止迫害,這等於是與虎謀皮。我們大法弟子都應該知道,解體邪惡是師父在做的。中共只不過是舊勢力久遠年代安排來所謂「考驗」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靈。「自從其黨與大魔頭喊出『戰勝法輪功』那一刻起,眾神就判了其解體、銷毀」(《不是搞政治》),那麼我們為甚麼還要打出「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橫幅呢?

針對社會是要講「停止迫害法輪功」。這裏牽扯到一個道理,就是:不注意社會影響就無法救世人。面對記者、警察、各級政府官員、行人及整個社會,我們要用所有人都可以理解的語言,呼籲全社會善良的人們都伸出援手,一起制止這場血腥的迫害。

從另一方面講,表面上我們是在呼籲社會上更多的人幫助我們,實質上是我們通過這種努力,使更多的有緣人能夠在大法面前擺放自己的位置,從而得到救度,同時減輕國內大法弟子的壓力。

我們不對中共這個邪黨抱甚麼希望,但是,普度眾生是不針對任何團體,而是面向個人的。即使是中共的一員,他能夠聽進真相,消除對大法的誤解,脫離邪黨,他一樣可以被救度。我們看到每天有這麼多人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就是因為更多的人知道了真相,這就是大法弟子不懈努力的結果。

不明白時就多學法,時時刻刻都要以法為師。在討論、交流的過程中,我們自會看到別人的長處和自己的短處。在發出一念時,或心情很衝動時,我們自己首先要衡量一下:我是在證實自己還是在證實大法?這件事情會不會對別人有傷害?會不會對救度眾生有好處?在明白法理的情況下的提高才是實質性的。

當然我們學員做事的時候是要配合的,任何事情都不能走極端。如果某個項目、活動要調動很多學員,或牽扯到大方向上的事情,我們一定要看明慧網。在海外還有各地大法學會,都能起到溝通的橋樑作用。

師父早就把法理講給了我們:「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們大法弟子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能夠隨師正法,真是萬幸中的萬幸。能夠清醒、理智的證實法,我們就能兌現我們當初的誓言,就能更多的救度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