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女弟子的修煉感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我是一名年輕的大法弟子,是在九九年初的時候走進大法修煉的。那個時候我上小學六年級。那個時候,對修煉沒有深刻的概念,只知道我應該學這部大法,大法可以不讓我生病,全家人都說好,那我也修,就這樣走進了修煉。但那個時候對更深刻的修煉意義並沒有了解。學法不久之後,惡黨就開始了在華夏大地對大法的迫害,我就跟隨母親去證實法,還沒等到地方,就被惡警帶到了一個公園,到了那裏,數千名的大法弟子坐在一起,有人領頭背《論語》,背《洪吟》,可是那個時候的我連《論語》都背不下來,身邊有一個比我年長幾歲的哥哥,看他背法背的那麼好,頓時覺的他太厲害了,我怎麼甚麼都不會呢。

邪惡不讓大家煉了,那個時候懵懂的我,只知道母親說大法好,我們就煉,所以就一直在家繼續堅持每天看書。和同學相處的時候,也會遇事忍讓,也知道,只要我每天都能堅持學習一段《轉法輪》,我的期末考試成績就會很好。每次來了師父的新經文,就看一遍、兩遍,也沒多看,每天還偷懶,煉功總是煉一、三、四套功法,就說學習忙,沒有時間煉。沒有像其他同修那樣,每天都用大量的時間學法煉功,但是,我幸運的是在一個都是修煉人的家庭環境中成長,他們都很精進,所以我一直沒有離開過大法,即使有時很不精進,但是磕磕絆絆也走過了近十個年頭。

後來上了大學,即使每天也堅持學一講法,像完成任務那樣去看書,很多時候,沒有按照真正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像現在很多其他的大學生一樣,在大學裏上網,談戀愛,與同學玩。那個時候,談戀愛,成了我修煉的一個障礙,我一直覺的我的所謂愛情來的太突然,就想是不是邪惡安排給我的考驗呢,讓我掉到情裏面呢?可是,後來想,不管怎樣,既然他有緣和我在一起,我就應該讓他知道大法好,所以也給他講了真相,讓他三退。即使這些都做了,但因為自己沒能正念正行,時時刻刻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耍小姐脾氣,忘了與其相處的時候自己是一個修煉人,按照常人的方式去解決與他的矛盾,讓他並沒有覺的大法是多麼的好,由於一些原因就分開了,而他對大法的認識,也成為我心中的一個遺憾。只希望將來能夠得到善解。有一段時間,身邊的同修都在討論年輕大法弟子的結婚問題,我個人認為,如果兩個人真的有緣份,那兩個人順其自然,該在一起就在一起吧。但是如果真的被情魔爛鬼鑽了空子,執著於愛情,同時放大了自己對愛情的執著,陷入其中,那對於大法弟子的修煉將造成很大的阻礙。希望再有這方面困擾的大法弟子,能真正擺放好修煉人與常人的關係,處處事事要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別在最後的時刻,被情魔鑽了空子。

在家呆了一段時間,看了幾遍師父的《對澳洲學員講法》,知道修煉人事事都應該向內找,又看了幾遍師父的其它地區的講法,原來師父從一開始就說讓我們遇事向內找,每次講法中也不斷的提到要向內找,可這次師父都重錘敲了,自己才真正意識到,才真正的去開始向內找。原來自己有這麼多的執著心,一直都抱著不放,不捨得修去,為私為我的舊宇宙的理在我身上淋漓的展現,考慮事情的時候,面對現實利益的時候,自己總是「我」字當先,而且還理直氣壯的說,我就是這麼自私了。說話語氣也不善。這怎麼可以說自己是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呢?更別說給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麼偉大的殊榮了!我上學的時候,最不喜歡那些說假話的人,那些人總是喜歡奉承別人,我對那樣的人特別的不喜歡,也就不怎麼和他們說話,因為修煉人不是講真嗎,所以我對我認為不好的東西,從來都不會說好聽的話,不好就是不好,大不了不說,不評價唄,才不會像別人那樣說違心的話呢,所以我總是給人感覺冷冰冰的,不好相處,後來我才意識到這是自己不善的一種表現,我冷冰冰的表現不正給大法弟子抹黑嗎?我這哪裏是一個慈悲的表現呢?一個善的表現呢?所以我也開始學會了婉轉的說話,用一種別人樂意接受的方式去說話。可那並不是人所謂的奉承,是將自己的那顆不善的心,人的自傲的心修去,是以「真、善、忍」的要求與人相處。

同修接觸中,經常聽他們說一些個人修煉,證實法的事情。尤其這一次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的交流會,每一篇文章,都會使我很欽佩,覺的這些大法弟子做的太好了,要是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走出來,講真相,都做的那麼好,那世人早就得救了,大法弟子的修煉早就結束了。可是像我這種,還算是在一個比較好的環境中修煉的大法弟子,每天做講真相的事情都少之又少,早晨煉功還要同修叫,雖然看書很快,但還是悠哉游哉,不抓緊時間多往腦子裏灌法,講真相也只是碰見想救的同學給他們講一講,相比之下,真的覺的人的那種慚愧油然而生。

其實,這是我第一次寫交流文章,因為每次看交流文章的時候,看見那些大法弟子的文章裏都是引用很多師父的講法,就覺的自己還是別寫了,一寫都是人話,大白話,多丟人啊。連師父的講法也不知道出處,又是人的面子心,也不知道寫甚麼,就一直沒有提筆。今天之所以寫了這篇文章,也是因為聽見一個同修的孩子的事情有感而寫的。就是現在在我身邊有一個現象,很多在迫害之前走進大法修煉的大法小弟子,現在很多都已經不修了,或者沒有以前精進了,他們現在也應該和我的年齡相仿,在人的年齡裏來說都是風華正茂,其實現在如果有更多的像我這種年齡的大法弟子走回大法修煉,對於做真相資料,講真相都可以說是一個很大的力量,因為畢竟我們這個年齡在對現代設備的接觸上比年長的同修更容易接受,和現在的年輕人的講真相上,比年長的同修更容易找話題,也讓他們更容易接受。因為現在的學生被共產邪靈的教育毒害最深,而像我們這些年紀相仿的人與他們講真相,他們更容易接受一些,認可一些。可是好多我以前認識的大法弟子,他們都已經不修了,儘管他們的家長還是很精進,可是他們卻不再像迫害之前那樣督促孩子每天學法煉功,這是甚麼原因呢?因為孩子的學業忙,怕學法煉功耽誤他們的時間嗎?可是真正的修煉人知道,念一句法輪大法好,都會讓很多常人在考試中超常發揮,更何況我們這些大法弟子們呢?還是因為你們覺的他們知道大法好就夠了,反正以前也煉過,以後還有機會,現在告訴他們修他們也不聽?可是我覺的,我們都是在迫害之前得法的弟子,在這個歷史時期,我們這些老弟子應該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而不是讓他們成為下一批得法的精英,我們是應該助師正法的!完成我們史前大願的!一個生命投胎在你家,就是因為他知道將來在這個家庭裏他會得法,他要助師世間行,而不是現在迷於常人之中,像常人一樣,為著學習,為著將來,為著一個好的物質生活而奮鬥的!修煉人的一生是師父給安排好的,該有的全都會有,一樣都不會丟,可這些弟子們卻只會在每次升學考試的時候求師父,讓師父加持,讓他考個好成績,那個時候身為大法弟子的你不覺的慚愧嗎?你為法付出過甚麼?你救了你身邊的人了嗎?你按照修煉人的標準修自己了嗎?只是在有困難的時候求師父,可是卻沒有做身為大法弟子該做好的三件事。身為家長的同修,你們沒有將師父要你帶的他的大法小弟子們帶回家,你不覺的做的不夠好嗎?在這方面,應不應該好好修修自己呢?

所以,我真的希望,那些父母們,對自己的孩子好,不是讓他們錦衣玉食,而是應該讓他們從新走回大法的修煉。那些以前很精進,讓我以前都很佩服的同修們,現在你們應該更精進,十年了,如果再不奮起直追,還像常人那樣做事,還把自己當作孩子,不嚴肅的對待修煉的事情,不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不救度身邊的好朋友,同學,世人,真的是愧當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真的不希望那些和我同一時期走進大法修煉的姐姐妹妹們,以後只是得個福報,或者是帶著遺憾而圓滿,希望我們都能在這個歷史時期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也希望同修們,每天多叮囑一下身邊的同修,精進再精進一些,千萬不要落下師父的每一個弟子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