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趙縣大法修煉者的心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

1、生命的呼喚

我叫李英霞,趙縣賢門樓三村人。從前我是自認為是個多災多難生命坎坷的不幸之人,年紀輕輕就被疾病纏身,頑固的「類風濕」折磨了我整整十年(類風濕俗稱「死不了的癌症」),在這十年中,我到處求醫治療,都不見好轉,只有用藥物來維持著,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

一九九六年,我有緣喜得法輪大法,通過修煉懂得了人活著為甚麼這樣苦,人怎麼樣活著才會有美好的未來。我知道了人唯有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做人,才是人生的唯一出路。

通過修煉法輪大法以後,身心得到了淨化,我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飛!真正感到了一身輕是甚麼滋味。在修煉後的十幾年當中,我身體健康,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這樣每年還能為家裏節省不少的醫藥費,也減輕了家裏的負擔。為此我的家人也很感謝大法和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師父救了我,所以我誠心的告訴人們,不要輕信中共「一言堂」的造假宣傳,「法輪大法」是正法,他教人們修心向善,做好人。我們只是按照「真善忍」的要求說了句真話,揭開了迫害者的畫皮,觸及了那些見不得人的東西,所以中共惡黨才極力地掩蓋,瘋狂地迫害。

2、堅修大法

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在得法前,我是一個疾病滿身的人。二十九歲就得了腎炎,由於這種病治不好,以後又引發了多種病:頭疼、頭暈、高血壓、冠心病、咽炎。渾身浮腫,腳後跟疼的不能走路。重感冒沒好過三天。一年四季都怕風,頭著了風就得重感冒,往往很長時間都好不了。嘴裏吸進了涼氣胃難受的不能吃飯。於是整天頭上蒙著布,嘴上捂著布,光剩下兩個眼睛,身上穿的厚厚的,別人說我五十多歲就像七八十歲的老太婆。夜裏也不能睡覺,犯病時渾身疼的不能動,好不容易睡著了天也快亮了,所以每天都要睡到上午十一點多,而且醒來先吃藥。飯吃的不多,藥吃的不少,別人從此也給我起了個外號「藥簍子」。中藥西藥偏方都用過了還是不行,就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叫孩子們用自行車帶著到處求醫治病。常言道:久病床前無孝子,何況二十三年啊,時間長了孩子們不高興,我也著急,脾氣變的更壞,再加上我四十二歲就死了丈夫,這真是雪上加霜。我崩潰了,絕望了。

正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有幸喜得法輪大法。當我看完《轉法輪》這本書的時候我感到震撼,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的感覺。當時我還不知道這是佛法修煉。但是我先記住了書裏的一句話:「淨化身體」。當時就覺得師父給我一下子從頭頂淨化到了腳底,頓時全身舒服輕鬆,從此我走上了一條大法修煉之路,決心堅修大法到底。

煉功不到半年,折磨我二十三年的頑疾都好了,在我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這是中西醫都沒有辦法的,尤其腎炎、冠心病和高血壓,通過煉功病好了,也不拖累孩子們了,還能給他們幫點忙幹點力所能及的活。這樣,孩子們也高興了都支持我煉法輪功。鄉親也說:你年輕的時候半輩子都不能下地幹活,現在六十多歲了倒能下地幹活了,奇怪,你簡直就像變了一個人,你是沾了法輪功的光,這個法輪功就是好。

然而這麼好的功法,竟有人說不好,真是糊塗,是被謊言欺騙了。我是親身受益者,我願以我的親身經歷向人們訴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如果不煉這個功我是活不到今天的,是師父和大法救了我的命。這是一部高德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能使人的道德回升,身體健康,對每一個人都有百利而無一害。由於掌權者江澤民看到千千萬萬像我這樣善良的老百姓,從一個有病的身體通過修煉法輪功好了健康了。他怕的是這些老百姓都按照「真善忍」做了,就顯出他的謊言和貪婪。於是就利用了手中的權鎮壓善良的老百姓,不讓人們修煉法輪功。九年來迫害死了三千多名法輪功學員。

在當時我也遭到了邪黨的迫害,但是不管他們把我綁架到公安局、看守所、派出所,我就把我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的變化和大法的美好講給他們,走到哪裏我就講到哪裏。我願更多的人和我一樣受益,叫更多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