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人神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四日】最近一段時間,大家對「人神一念」談得很多,我也深有體會。師父洪傳大法十幾年了,邪惡的迫害也已經延續了九年,大法弟子風風雨雨經歷了那麼多,經驗、教訓都足夠了,我們真的應該神起來。不管大事小事,用神念對待結果真的不一樣。僅舉兩個例子說明。

大概是從2004年起,每到秋季八九月份,我的耳朵就往外流黃水,常人叫「中耳炎」。我加強發正念、加強學法,向內找,慢慢拖拖拉拉一個月也就好了。第二年同樣的情況又出現了。這個狀況連續三年。我自己心裏認為:我這人就有這個毛病。這是我家的遺傳病。我媽媽、姐姐就經常長「耳朵底子」,我小的時候上學體檢時,醫生從我耳朵裏分塊掏出很多堅硬、變味的耳屎。我還覺得我很不錯,不用吃藥打針,相信師父、相信法,每次都能好。

2007年秋季來臨的時候,有一天,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在「等待」耳朵往外流黃水,這才意識到:「我這個大法弟子太給師父丟人了,我怎麼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師父的弟子呢。媽媽姐姐有這個病根,我就得有嗎?媽媽姐姐是常人,我是修煉人。真修法輪大法的都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啊!怎麼會有常人的遺傳病呢?」那一刻,突然,覺得有堵牆「嘩」散了。從那以後,我的耳朵好好的。

還有一事。修煉前,我體質比較弱,「痛經」很厲害,每個月得有半個月時間不舒服,經前一週,就開始腰酸、背痛、小腹脹,經期持續六七天,搞的我頭暈眼花、有氣無力。為了減輕痛苦,每次我都喝大量的紅糖薑水。修煉後,情況有很大改觀,但還是不輕鬆。每次一難受,法也不願學,功也不願煉,光願賴在床上睡覺。

也是去年的秋季,因為悟到了耳朵的事,隨後,我想到了這個毛病:「二十多年了就這樣」──這個念頭對嗎?真正修煉的人是不會再有常人的病的。我為甚麼還留著它?哪個神還這樣動不動就腰酸背痛哼哼唧唧?悟到了,就得做到。那一個月再來月經的時候,我不再喝糖薑水。我心裏想著「我是神」,不承認那些症狀,堅持學法煉功。儘管腰好像還要「酸」,背也好像很「沉」,但是,我堅持學法,堅持打坐。儘管,那幾天,煉功不是特別能入靜,但是,總算挺過來了。再到下一個月,境況有了很大改觀。基本上輕輕鬆鬆度過,而且,只四、五天就結束了。

我是修了十多年的老弟子了,就這點事,悟到的這麼晚,其實很慚愧。但是,寫出來,給同修借鑑一下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