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不能片面的理解「金剛不動」》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看了今天明慧網刊登的文章《不能片面的理解「金剛不動」》。感覺還是有點想用人的招數為自己躲避。甚麼綁架名單啊,甚麼某地的預警啊,這都是人中的表現啊,怎麼能用人中的表現來衡量修煉呢?

「金剛不動」就是修煉到那一層次的修煉狀態和表現,不動就是不動的境界。出現了問題不從根本上找原因,一味的從常人的表現上開脫,這不是真修啊。

前一階段某地被騷擾的某大法弟子,警察已經報了勞教,讓她到派出所去,想勞教她,她已經出去躲避了一天,後來因某種原因回家,遇到了其他大法弟子,經過集體交流、集體學法,堅定了正念,法理上清楚了,回到家門口就看警車在那停著,當時剛交流完和學完法,她正念非常強大,沒有絲毫的怕心,問警察們來家幹甚麼來了,警察說讓你今天去派出所,你怎麼沒有去呢?

她就講你們怎麼迫害我的,還有完沒完,並且正視著他們,警察們都避開她的眼神,到處躲避,說這事我們說了不算,走了。

經過交流也發現了自己很多的不足和空子,她幾乎天天參加集體學法和發正念,心態比較穩定,也能從法上來認識自己遇到的問題了。現在也沒有人再找她,而且市公安局的很多警察看到明慧網的報導後,碰見她的姪子開玩笑的說,這下你嬸可成了名人了。

她姪子曾經是刑警,而且現在市公安局的很多人都是他的戰友同事或部下,但他去找人家根本不起作用,沒有人給他好臉色看,他自己也氣壞了。

經過交流,大家都認識到,修煉就是修煉,想從人的這裏給自己開一條路,是不可能的,絕對不會有僥倖的事情。

並且所謂的掛號和重點監控,很多原因是我們自己造成的,以前我們這裏有一個比較出名的同修,曾經反覆被抓被迫害,但很多年都沒有聽到過她的消息了,這次也被抓了,但當天就回來了,了解她的人說,她一下子紮了下來,默默的紮紮實實的修煉,很少顯示自己,很少在人前表現和流露自己。

資料點遍地開花以後也是需要隱蔽和需要安全的,這是最起碼的安全措施,我知道以前有兩套房子的同修或有條件的同修,在安全上不是很好的,都是創造條件,例如去另一套房子製作真相資料、去親戚家空閒的房子去做、去有親屬關係的工廠或公司做、或在自己家創造一個隱蔽的空間來做。

安全上沒有保證的,我們一般都放在沒有暴露過或邪惡根本不注意的同修家做。這樣的這些年幾乎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

但發現現在有的已經搬到自己家來做了,嫌來回跑麻煩,而且覺得邪惡不行了,這麼多年都沒有迫害了,我們勸他們一定要正念足,修好自己。

我們交流後大家都覺得決不能被邪惡帶動、不能被邪惡趕著走,家裏的資料要隱蔽,資料點要注意安全,要修口,越難越要信師信法,放不下生死,就會退卻,在法上一定要正念足,決不能認可邪惡的安排和破壞,是要理智智慧,但決不能摻入人心來。

那些在明慧網散布邪惡要如何如何的消息其實不就是幫了邪惡的大忙了嗎?真能放下生死,信師信法,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嗎?現在離家躲避,更大的危險來臨時,是否要出國躲避呢?明天邪惡就要在某地傳奧火了,我們都在發正念集中解體邪惡,還沒有人想邪惡要來了,很多地方奧火來的時候抓了很多同修,某地會甚麼樣,沒有人想這些問題,而是想如何銷毀來臨的邪惡,大家能用正念來看此事情了。

當然如果自己心裏非常不穩,邪惡又非常糾纏的,當然可以暫時離家躲避一段時間,是正常的,決不能讓邪惡得逞。

7月3日那天傳的消息非常廣,半夜了很多人還在全市跑,很多人就信以為真了,你信了,就可能變成真實的,很多同修就是全面否定它,徹底否定它,就出不了問題。以前有的同修講,派出所有多少名額,要抓多少人,那是經常有這樣的消息的,但它做不成,是因為大家的心很穩,你帶動不了我們。

我們碰到這樣的事情資料點是要搬家的,例如知道或在資料點的同修出事了,我們立即搬家,決不心存僥倖,因為被抓的同修誰也不能保證他決不妥協,但也發正念幫助他徹底否定邪惡的迫害,資料點牽扯的面太大,不是個人問題,而是整體的問題,所以一定要慎重。

而邪惡的抓人名額也好、名單也好,這真體現了大法弟子第一念是如何動的,這一念之差就會帶來不同的後果,像此篇文章說的這類不理智的人少之又少,不是主流,拿出來交流很容易有偏頗。

我們當地的情況是大多數人堅定穩定正念足,少部份人害怕波動,一批人想用人的招數來化解迫害,轉移完家裏的東西邪惡就沒有把柄了,就不怕了,當天那些到處通知的人幾乎都是這樣的心理,而不是與大家交流如何在法上看問題。

很多片區沒有得到消息,幾乎沒有同修被抓,過後大家也就此問題深入交流了一次,根本就不能在思想中承認和認可邪惡的任何迫害和企圖,甚麼還有第二批、第三次名單,一定要徹底否定它。人這方面注意一下就行了,但不能把迫害當真。

集體學法照舊,真相資料如有害怕的同修要的少了可以少些,但照舊做,講三退照舊,但要注意周圍的環境,正念一定要足、多發正念、多學法,在法理上一定要清楚,路一定要走正。

個人認識,邪惡能如此猖狂,真的是大法弟子也有很大的漏洞給邪惡鑽了,個人的漏洞、整體的漏洞都有,就我知道的一些同修,有的長期不怎麼學法、有的長期不向內找自己、有的家庭資料點是被邪惡察覺的。

有的說邪惡排了號了,排的靠前的有危險,以前有同修也說我排那兒了,當時還真有點信,後來忘了。邪惡在另外空間給大法弟子排了號,想抓靠前的大法弟子,關鍵原因是大法弟子為甚麼在另外空間被邪惡作為重點人物來迫害,為甚麼不能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這與自身的修煉有直接的關係。

在縣城很多同修更是在明處了,很多事情大家都知道,例如某縣的主要協調人,村幹部說我們知道你在做資料,注意一下啊,縣裏的邪惡也說,我們知道全縣是誰在張羅,但它沒有下文了。估計海外就更透明瞭,那些特務知道的東西也很多,為甚麼它們就阻止不了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呢?關鍵原因是師父和大法保護著我們哪,平時不能堅信大法,到了關鍵時刻怎能正念充足的否定邪惡的迫害呢?

國外同修看到國內同修遭受的損失很大,從年初到現在已經有8000多起大法弟子被抓被迫害,損失是太大了,想幫助國內的大法弟子減少迫害和損失,從很多方面來找原因,儘快整體提高上來。但修煉就是修煉,不是人的方式能解決的,提醒大家理智智慧是應該的,但關鍵是如何引導大家在法上看問題,樹立正念,正念看迫害,法學好了,正念足了,甚麼問題都好辦,摻雜任何人心都會形成新的執著。明慧網幾次刊登某地的邪惡要如何的傳聞,是否有些編輯同修也應該向內找一找呢?

國內的問題很複雜,但我們從未覺得有多大壓力,雖然有些時候會有很大壓力,但真的感覺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你向內找、提高心性、法學的好、三件事做的好,一切都好,但魔難是不間斷的,無論好壞,都表現出來是你如何修煉、如何堅定、如何向內找、如何信師信法的問題。人的招數真的能緩解一會兒,但本質上不頂用。只要不走極端、不特殊超越人的為人處事狀態、心在法上,稍微注意一下就沒有問題。

今天集體學法時有同修講了一個例子,說某單位的一個老同修,以前是領導,色心還有,其它方面還行,一天出去勸三退,碰到一個固執的老太太,就是不退,他也有點執著了,就想勸退,後來一看不行,該回家了,老太太跟蹤他到了家,只看到進了某單元了,但不知道具體是誰家,就到該同修單位去舉報,說他是法輪功,讓我退出共產黨,還描述該同修長的具體甚麼樣,單位的人說,我們這裏沒有這樣的人,你找錯了。老太太說就在某某單元,單位的人說,我們沒有見過,你自己去找吧。

第二天,單位的負責人立刻安排該同修出差去,該同修莫名其妙,問怎麼回事,人家說老太太找上門來了,出去幾天,別有其它事情,單位想保護他。

我們認為是師父要保護大法弟子,佛恩浩蕩啊。大家也勸他以後要注意些,理智些,碰到難纏的要有智慧。

還有一個同修被抓後,國外的同修將電話打到了抓她的警察那裏,該警察既害怕又惱羞成怒,到該同修家呵斥了一通,臨走又拿了一些東西,該同修非常害怕,不敢吭聲。其實害怕的是邪惡,同修要有了正念,警察敢到她家來嗎?而且以後見了同修還得繞道走。

我們學法小組有的同修就經歷過,你不怕了,有正念了,害怕的是邪惡。片警從來不來,見了片警還緊勸他三退了吧,片警只往後躲,有些片警也退了,但很少。

例如在市拘留所,有同修給某同修的手機直接打電話,打了幾次說:給我們倆口子找律師。已經非常不注意安全了,那個同修的手機被監聽的非常厲害,誰都知道,接電話的同修也很為難,不請吧,同修說了,請吧,安全性非常差。顧及情誼就請了,但讓別的同修直接出的面。

談到這樣的安全問題,有個同修就說,王博家開庭的時候,他和律師在一起,警察肯定知道了,那時候沒事,現在再出面也沒有事。這叫甚麼安全問題呢?從人中來衡量出事不出事的原因,我感覺這不是修煉呀。

一點個人的認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