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堅決不寫「保證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4日】我通過看了明慧網等大法網站所刊登的大法弟子的修煉心得體會文章後,感到它確實能起到互相促進的作用,有時我看著看著就淚流滿面。這些修煉體會能使自己更堅定對大法的信念,使我在修煉的道路上走得更堅實。但我一直沒有勇氣寫,怕寫不好,其實這也是一種執著的心,所以我這次鼓起勇氣試著寫,和同修溝通,互相鼓勵,共同精進,不妥之處,望同修指正。

這第一篇我就寫我的一次過關的體會。我所在的單位是學校,邪惡勢力把學校視為洗腦的重點。99年7月20以來,單位領導一直逼迫大法弟子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在大法弟子的一致抵制下未能得逞。時間一長似乎也有規律可循,一般在年節或所謂的敏感的日子裏,領導必定要找我們談話。

開始幾次我就講我自己修煉以來的身體變化,有些變化他們也是耳聞目睹,比如,我們煉功的人身體明顯比他們健康,我有一次出泡疹,不久就痊癒了,他們也是看在眼裏,察覺到的。他們卻睜眼說瞎話,說哪有那麼神的,都是你自己的精神作用。我說我們煉功的人,要說真話,這都是我自己親身經歷,親眼所見。可他們還是無理地說上邊不讓煉,你就別煉了吧。他們還竟然胡說甚麼,以後只要你不煉功,有病吃藥的藥費我全部給你報銷等等。每次過關都有一定的難度,但總是順利地過去了。誰都聽得出來,這些人所說的都是哄小孩的話。

隨著迫害的逐步升級,年底有一次不法之徒們跟我談話,胡說甚麼你年底前必須寫保證,否則就給你送洗腦班,用此方法來威脅我。當時我的思想壓力很大,心裏雖然很堅定,但是還有那麼一點怕的心理存在。有的同修建議我躲避一下,因為全家都靠我一人的工資維持生活;我想我不在迫不得已情況下,我還不能離職出走。我就學師父的新經文。老師在「建議」中寫道:「那些所謂的做轉化工作的也是被矇蔽了的人,為甚麼不反過來向他們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呢?」

我對單位領導講:難道我做錯了甚麼事還是我的工作沒做好?領導說這些都不是,就是因為你煉法輪功,我又說法輪功哪點不好?我們煉功的人又錯在哪?做好人有甚麼不對?你能指出來嗎?當然他們甚麼也說不出來,只是說:「你的工作表現很不錯,大家對你的評價也很好,所以我們才耐心地一次又一次做你的工作,不然的話早送你進班了,再說這是上級的要求。」我說自從97年得法以來我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在工作方面我早來晚走任勞任怨,每天來得最早,處處事事走在前邊,評優秀和先進我都讓給了別人,我為甚麼能這樣做?都是法輪大法教我們這樣做的,大法告訴我們要處處想到別人,要替別人著想。

但不管怎樣和他們說,他們還是不放過我,當時我的思想壓力很大。通過學習師父的經文,我清醒起來。我不能順從邪惡,我決定和功友一起發正念,去掉我單位領導背後的邪惡因素,決不向邪惡低頭。

有好幾天,我都睡不著覺,躺在床上想到同修為證實大法,在班房裏受無名之罪,吃無名之苦,還有的同修背井離職,流離失所,有家難回。想到這裏,一股熱流傳遍全身。

師父的話使我清醒起來,我是誰?我是大法弟子,那些所謂的領導是甚麼人?是常人,我怎麼能被常人的心所動呢?我那一點怕心也就徹底放下了。有一段時間,他們也不找我了。到本年的年底只有三天了,他們又找我談話,說你怎麼也得給我們表個態呀,否則我們也無法向上級交代……

我就大膽的向他們講真相:那36名西方人為甚麼從那麼遙遠的異國來到中國,用他們那不怎麼流利的漢語為自己的信仰呼籲。唯獨我們國家的獨裁者這樣的不計後果的抓人、抄家、把人往死裏打,這時我說著說著就流淚了,這眼淚不是委屈,不是難受,是向世人宣告:法輪大法是正法。迫害大法就是犯罪,要被宇宙所淘汰。我們作為正法的修煉者,不能看到無辜的生命就這樣被謊言帶入罪惡中銷毀掉。我們當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對世人的將來負責,包括你們在內,讓世人心中有大法,才能得救,大法弟子們為甚麼冒著生命的危險講清真相,就是為了對世人的將來負責,正當我低頭擦眼淚時,不知甚麼時候他們走了。

第二天我想,我能跟身邊的同事講清真相,給他們看大法資料,為甚麼不能給這些領導看呢?於是我拿了一份有針對性的大法資料給領導看。開始領導拒絕看,我就發正念去掉他背後的邪惡,同時跟他說,我在這工作20多年,沒有要求過你甚麼,我今天就請求你一次,你看看這份材料,這裏面有我想說的話,最後他終於同意了,我再一次悟到大法的威力,從那以後,他們沒再找過我。

通過這次的過關,我體會到:只要深入學大法,按大法要求去做,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同時和同修溝通、切磋也是很重要的,同修幫我發正念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