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外求心 主動滅邪惡

——由奧運看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以前,因為在國內承受迫害,我一直對正法結束的時間有執著。一次一個同修做了個夢,說在夢中看見我兩個胳膊緊緊抱在一起,蹲在地上大聲喊著:「我一定要撐到最後!」一副很辛苦的樣子。當時同修問我:「你是不是對結束的時間有執著?」仔細挖自己的心,就是因為自己和家人都在承受迫害,所以不想受苦了,就盼著結束,把自己的感受放在了第一位,而沒有把眾生的得救放在第一位。說穿了就是私心,只想著自己的解脫,而忘了自己來到人間的使命為的是解救眾生。

後來,這個心漸漸去掉了很多,知道應該珍惜每一分鐘這值千金值萬金的寶貴時刻去做好三件事。但在奧運開始前,我十分著急。自認為確實不是對時間的執著了,而是為了警示眾生。因為我覺的中國人很多都被邪黨洗腦成了無神論者,顯現點神跡有利於他們覺醒。自認為自己念比較正,應該起作用。

結果並沒有發生我預想的景象,確實有些失望。當然這個結果不會取決我一個人的狀態,而是大法弟子整體的狀態。但向內找後,我發現自己並非是自己以為的念很正,而是還在用人心看問題,比如很看重預言,這其實是向外求、依賴心和懶惰心的體現。

自己平時講真相就比較依賴預言,經常對常人連嚇唬帶威脅的。我老想,如果這時候出現甚麼大事,這下以後真相就好講了:「看看,我說的是真的吧?趕緊退了吧!」其實是一種懶惰的心,投機取巧的心,想借助天象的變化讓人三退、得救,而不是通過自己耐心細緻的講真相救人,想逃避苦口婆心講真相的難度。

其實,要想真正把人救了得改變人心,我們要把真相講好、講透(好和透不見得話很多)才行,其中可以輔助的講講預言中也說到甚麼。如果光靠講預言就能把人救了,那師父還讓大法弟子講真相幹甚麼呢?那個人也是預言救的,不是大法弟子救的了。難怪很多人聽我講邪黨奧運期間要出甚麼事不但不信,還要跟我打賭。是我自己的心不正造成的啊,還向外求,說是因為他們都被邪黨洗腦成了無神論所以不信我講的話。

另外,指望天象變化,其實就是沒有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主動承擔責任,強烈的向外求。如果真的向外求的念促成了下大雨或發生甚麼大事,那麼那件事是大法弟子做的嗎?不是,而是負責下雨的那個龍王做的,正法救度眾生中起這麼大作用的事情,哪個龍王敢承擔這麼大的責任,哪個龍王又能夠承擔這麼大的責任呢?而只有大法弟子才配在正法中起這麼大的作用。

寫到這,我想起了關於發正念,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談到的:「發正念的時候不要求甚麼都不想了那種靜的狀態。發正念是有想的,而且念很強的。」那麼我們想甚麼就非常的關鍵,可是我們卻用人心加進去一些自以為有作用的念頭,而不是遵照師父最開始教給我們的去做,就無法使發正念發揮最大的作用。建議大法弟子都從新溫習一下發正念要領,不折不扣的遵照師父的要求發正念。

通過這次教訓,最讓我警醒的就是:不能再有任何依賴心理和外求心,大法弟子必須主動清除邪惡、講清真相才能走正路。正法過程的方方面面,我們都不要再指望人類社會的任何事情,天象如何變化。天象變化也是大法弟子按師父說的做而帶來的,不是甚麼外來的因素。我記的有一個同修說過:常人中出現的一切都是天象變化所促成的,那麼天象變化又是怎麼促成的呢,是在師父的正法洪勢之下,在同修們堅定的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產生的。

最後以師父《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與同修共勉:「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也不應該把希望寄託於所謂的自然變化、外在的變化、常人社會的變化,或者是誰給我們的恩賜。你們就是神,你們就是未來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們指望誰呢?眾生都在指望著你們!」

是啊,我們是神,我們才是當今宇宙的主角,讓我們承擔起我們的責任吧,再不要把這個責任推給奧運、預言或者其他以後出現的甚麼常人社會中的所謂大事了。而且同理,目前我們所遇到的新唐人事件、法拉盛事件都要靠我們大法弟子自己的正念正行去解決。

個人體悟,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