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牙疼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從前天開始牙就有些疼,但沒在意。從昨天晚上開始,我的口腔內左半邊牙齒突然疼的難以忍受,那真是心煩意亂,坐立不安,到十二點發正念也沒發成。開始也沒有向內找原因,而是用人的方法止疼,嘴裏含上花椒,想用它來麻木神經,減緩疼痛,但是根本不管用,反而更疼了。這時才開始向內找原因,想自己這些天來做錯了甚麼事。

前天開始隱隱感到牙疼,那是8月9日,錯就錯在8月9日。那天早飯後,我站在師父的法像前,和師父說:「師父啊,北京的奧運開了,中共又是開足馬力宣傳它的『成功』顯示它的『強大』,這下人們又被灌迷糊了,我們救人難了。師父不是說過,邪黨能不能挺到那時候還很難說嗎?可它挺到這時候了,而且……」言語之間隱含著對師父的質疑。其實這就是對師父的大不敬,可當時並沒有感到是不敬之言。第二天我把想法對女兒說了一遍,女兒當時給我指出:不能那麼說,不能懷疑師父講的法,咱們又不知道另外空間是怎麼回事,也許正邪大戰正激烈呢,師父正法多難呀。我想女兒說的也對。可是過後,兩種念頭在心中爭鬥:一是,那種質疑的思想壓不下,消不去;二是,這想法不是我,我不要,要對師父忠誠。就這樣內心鬥來鬥去,鬥的昨晚突然牙疼的那麼厲害。

昨晚不知疼到甚麼時候睡著了,今天早上醒來不疼了,我想這是師父給我銷毀了邪惡。上午我靜靜的學了法。女兒這幾天看《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就打開看了一上午。師父的這一講法又給了我新的啟迪,我邊學邊悟,領悟到了很多事,有的事情想在這裏談談自己的認識。

中共邪惡能挺到現在,完全是由於另外空間殘存的邪惡因素支撐的,而我們在這段時間裏沒有集中力量很好的發正念銷毀北京地區的邪惡。在週刊上、在網上看到的大都是奧運前大陸各地大法弟子遭迫害,邪惡大量抓捕大法弟子的消息,給人一種九九年「七﹒二零」時的紅色恐怖氣氛。其實這都是邪惡有意利用惡人作惡,分散我們對北京邪惡的注意力,使邪惡得以集結北京。暫時的表象迷惑了眾生,使世人誤認為中共「強大」,抵消著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世人的成果,它死綁著世人給邪黨陪葬,因為邪惡的最終目地就是毀滅世人。在這同時也迷惑了修煉不紮實的大法弟子,使我們或多或少產生了對大法和師父不信不敬的念頭,邪惡意欲從這裏下手毀掉大法弟子。因為邪惡知道,如果大法弟子對師父有一思一念的不敬,它們就有理由抓住這個大漏毀掉大法弟子。說到底,它們是垂死掙扎,死也拉些墊背的。

修煉人一定要敬師敬法。我想我的牙疼,就是邪惡抓住了我對師父不敬的糊塗一念而開始的迫害。

從這件事,我也進一步理解了師父教我們遇到問題向內找找的法理。如果我們遇到了問題,向內找就會使自己在大法修煉中精進;如果遇到問題,不向內找,而是看表面的外在因素,那我們就會走向邪路,就偏離了大法,就會被邪惡抓住漏而迫害。所以一定要按師父說的去做,多學法,遇到問題向內找找,堂堂正正,錯了馬上改正過來。

大法弟子一定要多學法,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正念正行,清醒的對待這最後出現的一切現象,走正自己修煉的路。

這是我學法中的一點粗淺感悟,不對之處,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