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小學教師趙飛被綁架詳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天津法輪功學員趙飛,女,46歲,武清區石各莊小學教師。4月7日,趙飛因石各莊鄉副鎮長杜學民(原武清區610主任)惡意告發而被綁架、非法抄家,後惡警又下逮捕票。在看守所,趙飛絕食抗議迫害,持續19天,生命出現危險,才被取保候審。趙飛回家後身體尚未恢復,7月9日又被預審科惡警強行抓走。趙飛再次被綁架時,心臟病症突發,是在昏迷狀態下被惡警強行抬上警車的。

這是趙飛第三次被綁架,八年前她曾被酷刑折磨、示眾凌辱。

2000年3月,趙飛、劉麗華去北京上訪,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剛到北京就被石各莊鎮政府和派出所惡警抓回,被非法監禁在石各莊派出所和鎮政府四個多月,鎮政府副書記李瑞澤、政法委書記李建剛指使派出所教導員張祥、民警張殿倫、張珂、協勤等酷刑折磨趙飛、劉麗華,她們的臉被打得變形,手腳被電棍電得焦糊,夜裏被銬在院裏挨凍,白天銬在大街路邊的電線桿上示眾。一天惡警教導員張祥還無恥的說:「我讓你們兩個人的爺們兒都當王八,你們信嗎?」惡警折磨了四個多月才讓她們回校,停發工資半年。這種酷刑摧殘、侮辱女教師的惡劣行為,世界罕見。

這些年來,趙飛和劉麗華承受著莫大的屈辱,她倆都被從中學調到小學,但仍然兢兢業業工作,而且成績都很突出,趙飛今年又拿到全鄉教師最高獎金,她教出了一屆又一屆品學兼優的學生,她用真誠善良的心逐漸贏得了學生和家長的愛戴、老師們的同情和理解。隨著時間的推移,曾經打過、罵過他們的人良心都有些不安,因為無論從法律上還是從道義上都說不過去,所以這些年,派出所和鎮政府都沒再找她們的麻煩。

而石各莊新調來的副鎮長杜學民,原來在武清政法委專職迫害法輪功,他剛調到石各莊,為了牟取政治資本,顯示他「新官上任三把火」,喪心病狂地朝這兩個最忍辱負重、最善良的人下毒手。

零八年清明節學校放假三天,杜學民指使總校長劉勝扶派一輛車堵在樓門口對趙飛實施24小時非法監控,三天三夜禁止她外出,被分派監控的學校老師兩班倒,每人每天100塊錢,還管飯。趙飛告訴監視的人這是侵犯人身自由,是違法行為。老師們無可奈何,說是學校領導分派的,不敢違抗。趙飛被無故剝奪自由,也給家屬造成極大的思想壓力,趙飛深感這是對她的人格侮辱,她情緒激動,與在場的石各莊小學校長蔡玉茹爭執,蔡玉茹打電話向總校長劉勝扶彙報,劉勝扶讓趙飛接電話,趙飛據理力爭,劉勝扶無言以對便惱羞成怒,把趙飛告到石各莊鎮政府,杜學民馬上編造「利用教學教學生習煉法輪功」的罪名,向武清公安局告發趙飛。

公安局到石各莊小學「取證」,三年級小學生看到那麼多警察嚇呆了,讓說甚麼說甚麼,幾個年輕的老師在不了解情況下簽了名,過後才知道這是給趙飛「取證」,後悔不已。而年齡大的老師,經受過文化大革命的教訓,都趕快迴避。小學校長蔡玉茹在各種取證單上違心地簽字後,當讓她在最後一張紙上簽字時,蔡玉茹再也受不了良心的譴責,堅決拒絕簽字,過後被調離崗位。最後實在沒人簽字,由石各莊文教辦給蓋了章,所謂「罪名」就這樣成立了,武清公安局惡警進門抓人、抄家,抄走趙飛全部大法書籍、資料、電腦等。趙飛就這樣呆在家裏就被非法逮捕了。總校長劉勝扶後悔莫及,一再說:「沒想到會這樣,不該往上報。」

杜學民在告發趙飛後,還到處散布說:「趙飛向學生宣傳法輪功800人次,學校升國旗不讓學生唱國歌,教學生煉法輪功。」

這裏必須指出的是,惡徒杜學民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趙飛以撈取政治資本,不惜編造不實事實,但即使這些都是事實,也決不是甚麼「罪證」,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不容任何人誣蔑,真善忍是人人皆應遵循的宇宙法理,就應該洪揚。

因趙飛在看守所一直絕食抗議,在被非法審問時一句話不說,親友們極為擔心,已無法沉默。4月30日晚,趙飛的姐夫張瑞山噴寫揭露趙飛遭迫害的標語,也被惡警綁架。

正告參與迫害者,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大法修煉者罪大如山,不要不聽真相,到頭來害了自己,惡報臨頭,後悔晚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