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所謂被「轉化」的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六日】我叫高淑舫,天津市武清區和北屯鎮人。今年34歲。一九九九年一月因病魔纏身求醫問藥均不見效,經朋友介紹走入法輪功修煉。短短幾日,身體就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大法祛病健身的效果令我驚奇,真、善、忍的法理讓我折服。我也一直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在做人,不僅寬容善待家人,消除了家庭的矛盾,工作中不爭不鬥,和同事關係融洽。我真正體會到一個生命得到了萬年不遇的大法是多麼的幸運!我知道這就是我一生要找的。

九九年七二零後,中共邪惡全面的開始了對信仰真、善、忍善良民眾的殘酷打壓和迫害。我是在十月二十三日被從家裏綁架到鄉派出所的,同時被綁架的還有幾十個大法弟子。當時天已經黑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私立公堂」就設在派出所和鄉政府的各個房間。電擊聲、棍棒聲、拳打腳踢聲、慘叫聲、惡警們失去人性的吼叫怒罵聲,從各個房間傳出去很遠很遠。

我還記得,惡警打在我臉上的嘴巴有幾十個,打在身上的膠皮棍裏面有鋼彈一樣的東西,打在身上往肉裏煞。那年我25歲,惡警直打得我小便失禁,打累了都不肯罷手,還邪惡的大叫:「只要打不死,留口氣就行。」

更邪惡的是,惡警不光將男學員脫光了衣服打,連女學員也被剝了衣服打得遍體鱗傷。我還記得,他們狠命毒打一男學員,殘忍的讓他的妻子在一邊看著,以圖達到摧殘修煉人的意志的目地。

一名姓李的男學員胳膊被打斷,一名姓王的男學員的耳朵被打聾,到現在一隻耳朵聽不到聲音。一名女學員被打的面目皆非,家人已經認不出自己的親人了,竟背著送回鄉里。有一個女學員被打得尿血,生命垂危,被非法送勞教時,嚇得勞教所都不敢收。還有一個大法學員的丈夫與邪惡理論,也被打了一通。

當時僅我們一個鄉,就有幾十名大法學員被非法拘禁,至少六人被非法勞教,約二百左右修煉人被強迫違心的寫下所謂的「保證書」。很多的修煉人長期被「蹲坑監視」「騷擾」。

經歷了當地派出所的毒打、看守所的關押後被非法關押在天津板橋勞教所開始了所謂的「勞教」生涯,就是真正的受迫害的經歷,如果說在當地受到的是身體上的傷害,那麼,在勞教所受到的更多的卻是心靈的重創。心在滴血的那種難以想像的痛苦直到今日仍使我永遠不想再回首。帶著身心的重創進了勞教所。為甚麼說是身心呢?因為我在當地被毒打時因承受的極限,不光是向邪惡妥協了,還「供」出了一同傳閱師父經文的同修,看到同修被打的死去活來,我覺得自己真是罪不可赦。心裏的痛苦和壓力遠遠大於肉身的傷口。

我迷惑、痛苦、面對勞教所的一番番恐嚇、罰站、和洗腦,我糊塗了。我沒出校門幾年,頭腦中黨文化灌輸的邪黨的「偉光正」和我遍身的傷痕怎麼對的上號?天天哼唱的「象媽媽」的共產黨怎麼比魔鬼還凶殘?再看看勞教所那些猙獰的面孔,就是中共豢養的打手。我怎麼也想不出做好人有甚麼錯!

這勞教所有每天都幹不完的奴役活,整車整車的豆子整天往裏拉,扛進來,扛出去,挑個沒完,經常是幾天幾夜睡不上二、三個小時的覺,還要強制接受所謂的「轉化」。中國的勞教所其實就是身體與精神的摧殘所,這邊「轉化」了,任務活減半,那邊不「轉化」,活不幹完了不算完,不累暈了不算完。

除去幹活就是沒完沒了的「揭批」與「洗腦」。邪惡「轉化」人的手段足現邪惡本質。誰不配合它,它不光迫害你,它還讓你看著你的同修是因為你在被迫害,在受連累。它可以隨機的調幾個人不停的跑步,能累的吐血,從而讓你心不安。邪惡在利用修煉人的善來達到逐一「轉化」的邪惡目地。

在這期間,所有不接受「轉化」的都受到迫害,有被在風雪中罰站的,有的被關在冰冷的小號裏,還有的晚上睡覺都被銬在床上的。有的同修煉功,就被剝光衣服在大雪紛飛的夜晚銬在外邊。有同修絕食抗議,就強行灌食致使口鼻出血。但即使這樣,很多同修都在堅持著修煉人的正信,不屈從「轉化」。

邪惡在想方設法把修煉人拉下來,有一個「隊長」就曾不經意的說:「為了轉化你們,我們每星期都要出去學習,有專門的專家給我們講課,如何才能更好的轉化你們。」後來,邪惡改變了「轉化」手段,凶殘的惡狠換成了黃鼠狼的臉孔,硬的不行,來軟的。當然活還是要幹,只是態度緩和了,說甚麼:「你們不是真、善、忍嗎?你們為了自己修煉,在這裏關著,對得起家中老小嗎?對他們,你們真善忍了嗎?」現在回想這幾句強盜邏輯的話真可笑:強盜要殺人,還問你死了對得起你的家人嗎?可是在當時,在非常思念親人的情況下,觸動了很多人的心,人心上來,修煉人的正念就打了折扣,對邪惡變幻的嘴臉也就分不清了。邪惡還鼓動我們的親人來動搖我們,比如讓修煉人的小孩去探監,對媽媽說:「你好好修就行了,不用管我了,你圓滿了就行。」

對邪惡的懼怕,對自由的渴望,對親人和幼兒的思念,動搖了對師對法的堅定信念,使我從被動到主動地走上了被「轉化」的彎路,先照抄了一份他們早就準備多時了的「保證書」。然後,今天寫完明天寫,寫來寫去,最後那就是讓寫甚麼寫甚麼,正信全無,邪惡需要甚麼寫甚麼,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在這條路上,我越陷越深,越走越遠。從違心順從邪惡,被動配合,到主動邪悟,做了很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同修的事。還有一件事是我永遠的恥辱!當時也不知是誰發起的(後來據說我們中有特務)給聯合國寫簽名信,大概意思是,我們錯了,中共的鎮壓是對的,中共是在挽救我們……。我也在上面簽了名。給大法造成了難以挽回的損失,背棄了自己的信仰,愧對師恩!

蒙師尊不棄,後來我又走回大法,但自己總覺得無顏面對師父和大法。擺脫不掉的陰影使我精進不起來,後來通過不斷的學法,覺得跌倒了,不能在原地趴著,要趕快跟上來。還有我要認清楚,這都是邪惡的共黨強加給我們的,是對我們修煉人的迫害,不管是對身體上的,還是對精神上的,其一切手段都是世界上最邪惡、最流氓、最卑鄙無恥下流的,最沒有人性的,其根本上就是一場邪惡對正義與良善的打壓。

我要把我所知道、與經歷的這一切講出來,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告訴中國人,告訴全世界,告訴聯合國!中共所搞的這一切,都是騙人的伎倆!

甚麼樣的人被「轉化」?又有誰願意被「轉化」呢?更何況是這種在魔窟中的毒打、威逼與利誘,邪惡的強迫讓人放棄人的正信,放棄人的信仰,放棄人的尊嚴,就像沒有了靈魂的行屍走肉一樣麻木不仁。這就是邪黨的最邪惡之處,它就是要把中國人變成軀殼,然後再裝進它所兜售的共產邪靈的那些毒素,以便支撐它的苟延殘喘,達到迫害眾生,毀滅眾生的目地。

我今天曝光邪惡的目地就是要告訴它,你們對修煉人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徒勞的!所謂的「轉化」也是不存在的!當初我們做了甚麼,說了甚麼,那都是你們強逼的。我們正在師父的慈悲與大法威德的感召下,走回來做一個真真正正的大法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