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眾生中 不斷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十多天前,我半夜摸黑起來,鼻子被狠狠的撞在九十度稜角的電視機框上,聽到鼻骨被撞的很響,接著鮮血流到地板上。我雙手捂住鼻子,急忙到衛生間去清洗。鮮血染紅了雙手,情急之下,我急切的連聲喊「師父!師父!」鮮血即刻止住了。

(一)去掉執著的人心 跟上正法進程

這事讓我悟到自己近一段時間沒有重視將自己的一思一念歸正到法上,同化大法,相反執著的人心被放大,使邪魔鑽了空子。我必須認真向內找。

從全球大法弟子統一時間煉功,發正念以來,我一直堅持的比較好。但最近以來思想上有些鬆懈。於是就頻頻出現打瞌睡的狀況,有時都幾乎要睡著了,發正念手的姿勢變形,甚至煉功動作會做錯或做不到位的情況。這在以前是從未有過的。以前每天睡眠三個小時早上按時參加全球大法弟子集體煉功發正念,不但不困,反倒精力充沛。可是人的一念冒出來,想:「一天三個小時睡眠是不是太少了?」早上煉完功發完正念後,就想躺回床上睡一會。剛開始想,就睡半小時,後來就增加到一個小時,甚至一個半小時。結果是睡的越多頭越迷糊,越沒有精神。我基本每天都在整點發正念,那天不知怎麼了,晚上發完六點正念就覺得累,睡了,醒來是七點整,發過正念又睡了,再醒來八點十分,之後迷迷糊糊就發生了開頭說的那一幕。

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儘管修行的路上有狂風暴雨,妖魔橫行,但是在師尊的呵護下,我們總會有驚無險。當然前提是我們是真正的修煉人,是溶於宇宙大法中的生命,我們的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

佛經中提到優曇婆羅花三千年開一次,預示著法輪聖王下世度人。如今優曇婆羅花盛開在世界各地;慈悲偉大的師尊《向世間轉輪》、《再轉輪》,並一再告誡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救人!可見,形勢緊迫。聽到神韻晚會上學員唱的「大法」作詞的《找真相》,我會情不自禁潸然淚下,也一遍遍吟唱:「天地兩茫茫,世人向何方,迷中不知路,指南有真相。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網開有一面,快快找真相。」這首歌激勵我在修煉中,在講真相中勇猛精進。

億萬大法弟子謹遵師命,前仆後繼捨生忘死講真相。在這人命關天的急難時刻,我怎麼還能去圖安逸呢?我悟到,那個思想不是我,是邪惡的舊勢力強加給我的,是人的後天觀念形成的。我的主元神,我的神的一面一定是無私無我,十分美好的。不然怎麼會冒天膽下到這迷的世間,怎麼會在史前與師尊簽下助師正法的誓約。我要走師尊安排的路,救度可憐的迷中世人,告訴他們不管人相不相信,大難即將來臨,要保住身家性命快退邪黨團隊。常念「法輪大法好」,生命可以進入無限美好的未來。我決心修去了我那貪圖安逸的心。

(二)放下依賴心 建立家庭資料點

二零零三年,長期給我送資料和師父新經文的同修三個月沒來找我,我沉不住氣了,徑直去到她家,只見屋裏翻的亂七八糟,她老伴很無奈的說:「幾個月前,邪惡把她帶走,並判了刑,兩個孩子也被邪惡以完成指標的藉口帶走了。」回到家,我心情很沉重,我只顧自己在家修,不精進又沒有及時學法提高,同修幾次給我資料,我只是被動的接過十幾張貼了出去。自以為我能講明白,光明正大當面講,何必背地裏或晚上發資料呢?現在悟到這也是自己埋藏很深的愛面子的心,其實也有一顆隱藏很深的怕心。

長期依賴同修給我送新經文和資料,有時還挑剔資料排版、印刷的質量差,從沒有為早期走出來講真相證實法的同修著想,更談不上具體的如何幫助他們減輕負擔,為他們發正念加持。如今看不到師父的新經文,我和從我這裏接受資料的同修,都感到很迷茫。

二零零四年,我決定自己做資料。一台九八系統的台式電腦,一台低檔打印機、壓膜機和裁紙刀。家庭資料點建成了。我每天坐在電腦前搜索國外網站。一次從加拿大的某論壇網上我看到師父的經文:「濁世清蓮億萬梅 寒風姿更翠 連天雪雨神佛淚 盼梅歸 勿迷世中執著事 堅定正念 從古到今 只為這一回」(《洪吟二》),我痛哭失聲,我知道師尊沒有放棄我們。

之後我在網上發現了自由門代理服務器。試著解壓安裝密道,終於成功了。沒能下載成功ZA防火牆和殺毒軟件,用電話卡上網,在安全上有漏的情況下,每次上網前都發出強大的正念並請師尊加持,才得以及時把師父的新經文和各種真相資料下載並打印送出去。四年來,我的家庭資料點平穩運行,在做資料發資料的每時每刻師尊都在看護著弟子,點化著弟子,加持著弟子。

不斷的學法、發正念,學法、發正念,特別是每次外出發資料前在師父的法像前求師父加持,漸漸修去恐懼心。以前以為自己從小就膽子小。現在悟到是邪惡的黨文化造成的,是業力阻礙著自己。我發著正念,背誦著「神佛世上走 邪惡心生愁 亂世大法解 截窒世下流」(《洪吟二》)。將真相資料送到千家萬戶並及時給身邊的同修送去師尊的新經文,送去各種小冊子,傳單。

(三)加強正念 做到堂堂正正講真相

一次,在一個大年三十的夜晚,我踏著積雪出去發資料,正專注的發著,一位中年婦女攔住了我的去路,問道:「你發甚麼?」我說:「賀年卡。」她說:「背面寫的是甚麼?」我說:「法輪功真相。」她緊張的說:「現在抓的很厲害。」我說:「為救人顧不了那麼多。」我對她講了天災人禍,善惡有報的事。她說:「你注意點安全。」我說:「謝謝你。回去好好看看資料,記住常念『法輪大法好』,天災人禍碰不著。」我走出很遠,她還在目送著我,並大聲說,「我回去好好看看!」

一次,我全神貫注的貼「法輪大法公告」,一對年輕夫婦走過來,女士問:「你貼的甚麼?」我說,「法輪大法公告。」她說,「這功真有那麼好嗎?」我說:「是啊!這麼多人,在邪惡瘋狂迫害打壓下還堅持煉。前仆後繼出來告訴世人真相。不就是說明法輪大法好嗎!有多少危重病、癌症晚期病人都煉好了。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老天在收拾惡人哪!」她焦急的說:「那可怎麼辦呢?」我說:「你先記住:法輪大法好!如能在大淘汰中倖免,以後有機會你就修煉法輪大法。」當時忘記告訴她快快「三退」保命的事,過後很懊悔,就特意去那片住宅發資料,希望他們會看到。

有次我貼完不乾膠,發現有中年男子在跟蹤。我想我做好事,不怕任何人,就調轉頭朝男士走去。兩男士一愣,快速跑進居民樓裏。

在發資料的過程中,我感到正念強時的威力。有幾次晚上貼不乾膠,白天看都是安有防盜門的地方,晚上我去就像沒有門一樣進出自由,當時還奇怪,有時迎面碰到好幾個人,我一想「他們看不見我」,我好像真的隱身了一樣,他們迎面朝我走來,卻熟視無睹。

(四)講真相中去人心

在救人的過程中,師尊還讓我看到了自己一顆很不好的心──分別心。在講真相中,自己很側重親朋好友,生怕自己的親朋好友在劫難中被淘汰。有時對陌生人講真相,我還挑挑揀揀,看到面善的、有病的、窮苦可憐的人,我就主動上前搭話講;看到面惡的人,總要在對方開口講話後我才講。「以貌取人」,用自己的眼光去看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看的準嗎?這不也是邪黨文化在頭腦裏的流毒嗎?師尊在《轉法輪》中指出:「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甚麼是好甚麼是壞?就是用他來衡量的。」「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

去年在坐火車時,我有意買了硬座,因為硬座車廂人多,講真相效果比較好。坐到位子上之後,我觀察了四週的人,對面坐的一個頭髮理的很短,上車就趴到座位下睡去了;另一位在看不好的書;身邊的大學生模樣的也都在看些色情的雜誌。我的觀念又告訴我,今天這幾位不是來聽真相的。我默默的遇整點就發正念,火車離終點站還差三站時,大家都來精神了,開始聊天,我加入進去。

我說,「你們看的書不好。」他們就把書扔了。從互聯網自由門軟件很自然的談起了「三退」和法輪功真相。他們聽的很認真。其中兩位我認為不好的人還急切的問,上哪裏能請到《轉法輪》呢?我說用你們的筆記本電腦用自由門代理服務器下載啊。他們說自由門軟件用過。下車時,他們幫我把旅行箱拿下車,並說「早點知道就好了。」我說:回家也要告訴親戚,讓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這一次外出,對我觸動很大,如果用以往的以貌取人,這些本能得救的生命不就錯過了機會嗎!

在證實法救眾生的過程中,在不斷學法中,修去了自己的情和分別心,修出了大法弟子必須具備的那種慈悲心。過去我看到警察和公檢法的人或車就是發正念。根本不去想他們也是該救度的眾生。現在我有機會也會給他們講真相。

一次和熟人吃飯,其中有一警察匆匆吃完飯就要去執行「蹲坑」任務,我告誡他說:「千萬不要迫害法輪功,會遭報應的。」他說:「我知道,他們都是煉功、做好人。」

與一位三十年前的同學談話時,得知其愛人在政法委工作,我給他講了一上午真相,叮囑他告訴他愛人千萬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他說:不會的,我愛人很善良的。

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我深深感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有時坐在出租車上發正念,行進中車上放著廣播,司機會主動說:現在甚麼都是假的,新聞都是說瞎話,誰信呢?接過話茬,我就講邪惡迫害法輪功編造的「自焚」偽案,大法在世界八十個國家洪傳的真實情況。

二零零五年在乘坐火車時,座位旁邊七~八個人圍在一起侃大山,半夜十二點我閉目發正念,這時一人高聲說:「知不知道,天安門自焚是江大蛤蟆花錢僱人演的,陷害法輪功。」有一位公務員說:「不可能!中央哪能幹那事。」我馬上睜開雙眼說:「怎麼不可能,文革中,國家主席不是一夜之間打成叛徒、內奸、工賊了嗎?各種運動中的怨假錯案平反怎麼來的?」這個公務員馬上說:「可也是。利用工人時,說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現在不用了,都給弄下崗吃不上飯了。」他指著座位下躺著的婦女,「這不現成的例子,媳婦也下崗好幾年了,一分錢不給開。」大夥你一句我一句,議論邪黨矇騙老百姓,沒幹幾件人事。我說:「要不怎麼上海外的中文網站《大紀元網》上去退黨的都有幾千萬了呢。誰會去給惡黨做陪葬啊。」

講真相時,我的顯示心、歡喜心也會時常不經意的暴露出來。一次在火車上對陌生人講真相,從大法洪傳、祛病奇效到自焚偽案講到《九評》「三退」。那人聽的很認真,表示坐這趟車有收穫。回家告訴家人「三退」和記住大法好。我看他願意聽,越講越來勁──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後遭四次瘟疫毀滅、諾亞方舟、古今中外預言……後來那人說:「我聽你講的真好。就是有的地方聽不懂,有點迷糊。」孩子在一旁對我耳語:「媽媽你講高了。」由於顯示心我還是只顧自己夸夸其談,不管別人的感受。

過後那人說他只念到小學三年級。其實人明白的一面只要知道大法弟子勸他「三退」是在救他,在網上聲明一下「三退」,記住「法輪大法好!」不參與迫害法輪功,不聽信邪黨的謊言欺騙就可以了。

師父告誡我們「越最後越精進」,我要按照師尊的要求,使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一言一行都符合大法弟子的稱號,一舉一動都體現無私無我的覺者風範,只有這樣,才能緊跟師尊,助師正法,完成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