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陸公安安排台灣病人換腎說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七月二十日晚上,參加追悼同修的燭光晚會後,我搭計程車回家,在車上自然就和司機說起法輪功在大陸被迫害的真相,並提到了活摘器官的事。司機恍然大悟的告訴我說,他昨天載了一名乘客,這乘客的朋友去大陸換腎,說是由公安安排的,而且很便宜,才花了十七萬(應該是台幣)。我一聽大吃一驚,關於活摘器官一事,之前根據秘密證人透露,我知道到的是軍方主導,關押單位和醫院勾結(之後也看到一些報導,除了邪黨高層之外,其實勾結的還有檢察院、法院),沒想到邪黨竟明目張膽的從公安開始一貫作業的殺人,但仔細想來,其實我早就該想到這一點,公安抓了人,人死了或不見了,公安怎可能置身事外?我趕緊追問其它有關細節,司機就不知道了。

這也讓我想起一件事,很多同修在曝光迫害案例時,常提到不知被非法抓走的同修關在哪裏。據我了解(我是電話小組),一般關押地點其實就是被抓時所在地(市、區、縣)的看守所(刑事拘留),如當地沒有看守所,就會往上面送,例如某區沒看守所,就會送往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在拘留所(治安拘留)的很少。一般我們按照這個方向去找,大都可以找到同修,除非有些直接送往洗腦班或特殊的送往某地去迫害。所以大家一定要儘量告知被抓同修的家人去要人,如公安不告知去向,就去公安局要人,並說活摘器官的事,讓公安局的每個人都知道此事,再不行,就去檢察院、法院控告,也讓他們每個人知道活摘器官的罪惡。

有次,我打電話去某檢察院控申科,控告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致死一事,當時接電話的是個女的,她聽了義憤填膺,叫我寫控訴書。她說她可以等我傳真給她(當時已經快下班了),所以迫害單位中也有正直敢說話的人;我也曾經打去某公安局查詢同修被關押的看守所,後來因為看守所說沒有關押同修,所以我又回頭打電話問公安局,是否有其他看守所的電話,那個熱心正直的警員不但幫我打電話一個個的問,還說如果找到了,會請他們照顧同修。事實上,按照邪黨欺世的法律形式而言,公安如果不告知被抓者家屬關押地點是為違法的(至少我打電話問他們要人時,他們都對我說他家人一定知道,否則這是違法的。)

另有一件事,兩個月前,我曾夢到活摘器官的手術房,當時覺的很恐怖,也就沒再多想,現在看來這是有原因的。不僅如此,仔細想來我直接或間接知道的就有七個人需要換腎,有三個已經在大陸換腎了,(有一個是2002年左右換的,後來聽說她得癌症了,另兩人是一對夫妻,丈夫的是台商,妻子是大陸人,兩人都換腎了,這些人的器官都是一個月之內搞定的),其他的人,有的我直接或間接說了真相,還有的失去了聯絡。以上種種都說明活摘器官這件事似乎並沒有因曝光而收斂,還仍在熱絡的進行。

今年二月,我曾看到台灣一篇報導,說是台灣尿毒症發生率自二千年以來,已連續七年居全球之冠,這說明台灣有可能是大陸在海外器官移植的最大市場,然而台灣民眾對大陸活摘器官的事絕大多數的人並不知道,一則是台灣媒體為了自身的利益也出賣了良心,不予報導,再則是我們台灣弟子講真相真的講到位、做到位了嗎?我們和媒體的經營者、有關負責人以及醫院從上層到至少有關科別醫生講真相,講到像大陸同修那樣,每天他們都接到一簍一簍的信嗎?這不是哪個小組的工作,是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前幾個月,我還看到一篇報導,大陸(好像是東北)有個四歲的小女孩急於換肝,因為家人比較相信台灣的醫術,所以趕到廈門新開幕不久的台灣長庚醫院去做換肝手術,並傳為兩岸合作的美談。從表面的報導看這裏面都存在著許多問題。

談到講真相的事,之前我有個想法,就是認為海外知道大法的人並不是那麼多,所以不知道的人也就談不上對大法存有負面的思想,也因此還談不上被淘汰的問題,因此對海外世人講真相的事在心中也就不那麼急切,雖然師父在法中曾提過世人遲早是要知道的,在關鍵時刻人人都要表態。現在我想這個關鍵時刻已經逼在眼前了。

不僅是目前台灣病人仍熱絡的到大陸換器官,最近由於紐約法拉盛的事件、台灣景點講真相被干擾的問題,以及中共邪黨極盡邪惡之能事的在世界各地散毒、搞破壞的種種表象,甚至連台灣開放大陸觀光後,有關的利益團體都被收買,或為自身利益而選擇了靠邪惡的一邊站的情況來看,其實我們世界各地的海外大法弟子早該有和邪惡搶時間、「搶」人的認知了。

我發覺到目前世人選擇的未來,很可能是決定於「先知道真相」還是「先知道謊言」。大家都知道要改變一個人先入為主的觀念不容易,尤其邪黨的造謠、破壞之能事無能出其右。

記的在2004年我去紐約曼哈頓講真相時,我發現附近有許多賣小吃的攤販都被邪黨先灌了毒、洗了腦,以致我後來怎麼說他們就是不認同我說的,雖然他們就在酷刑展旁邊。此外我身邊還有個例子,我父母有一個朋友經常回大陸常住。有次我母親和她在電話中聊天,聊到我的身體狀況時,我母親告訴她我現在煉法輪功,身體可好了。對方一聽竟然說「你怎麼讓她學那東西?!」言下之意可想而知,我母親(常人)就和她講大法真相,怎麼說她就是不入心。後來,她有機會到我家來玩,我就和她說真相,直覺上,她還是有些敷衍,由於當時沒想到對她發正念,因此也沒徹底清除她思想中的負面因素。這也說明改變一個人先入為主的觀念不容易。

其實,對大法一無所知的世人幾乎都是喜歡知道真相的,甚至是心存感激的,我呼籲海外同修出門時務必隨身帶著真相資料,隨時製造機會說真相,現在仍是說真相的好時機(只是去告訴人一些消息,而不是去改變人的觀念),而且也不需佔用我們正在做的講真相的工作時間,只是把真相(資料)留給身邊一走一過的人。

與邪惡搶時間、「搶」人這也是當前很重要的問題,因為這些人都會影響他身邊的一些人,而這些人又會去影響一些人…。我們不要認為全世界七十幾億人口,這個所謂的關鍵時刻不會那麼快到來,不要忘了「天安門自焚」案一夕之間就傳遍了全球。

讓我們所有大法弟子趕快拼出生命的力量,抓緊時間做到位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