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在師尊來郴州傳法十四週年之際,回顧這些年的修煉點滴,特書面呈上,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切磋。

一、為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修煉

我是九四年有幸得大法的,當時患有頑固性頭痛病,每當頭痛時,在地上打滾,真是生不如死。老伴的身體更糟,患有腎下垂、腰痛、痔瘡、肝病、高血壓等多種疾病,三天兩頭感冒發燒。兩個小孩尚小,全家生活瑣事全部落在我的身上,當時工資低,上班路遠任務又重。好幾次回到家中,他們三人都高燒躺在床上,我不知所措,精神簡直要崩潰了。為了使身體好起來,我和老伴開始尋找祛病健身的氣功,也沒有找到好氣功,心裏感到非常失落。

九四年七月喜聞師父來我市傳法,終於,我們找到了夢寐以求的好功法,從此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二、在魔難中證實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遭到了破壞。因為我們都親身受益了,為了給大法講一句公道話,我和老伴分別去過北京和平上訪,加上我們單位是個學法點,我們都被邪惡非法迫害了。我曾兩次被關進拘留所,二零零零年被關進看守所,後被送株洲白馬壟勞教一年半。老伴也被關進郴州第一看守所,遭到了殘酷迫害,在寒冬臘月被惡人用冷水澆。因老伴身體差,出來後精神壓力大,身邊又無人照顧,加之公安三天兩頭到家騷擾,學法放鬆了,心性也隨之往下掉。

有一次,一商家事先沒和我們商量,就在我家窗戶下安廣告牌,兒子、老伴都反對,與商家交涉幾次後,他們仍繼續施工。後來老伴拿著錘子去敲,並讓我幫忙,當時我敲了幾下就感到自己小腹部位異物往下墜,像婦女流產一樣。我馬上意識到自己錯了,這是常人的利益心、爭鬥心,於是我趕緊向師父道歉,並對老伴說:「算了,隨他們去掛吧,我們不要執著這些小事。」「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轉法輪》)事後商家買來了東西,對我們的支持表示謝意,但我們都善意的謝絕了,並告訴他們,我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不管做甚麼事都要按「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

在平時生活中,我們也是按《轉法輪》中說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在我們小區中,鄰居有甚麼事和矛盾都喜歡找我們商量、解決,都說我們真是好人。

二零零四年,我和老伴去走親戚,隨身帶了很多真相資料。第二天,老伴出現了腦血栓的症狀:手、胳膊都不會動了。我知道是舊勢力在迫害,企圖干擾我們講真相救人。親戚急的硬送老伴去了醫院,經檢查,血壓很高,收縮壓超過200mmHg,必需住院治療。我堅決反對老伴住院,親戚沒辦法,但他還是主張在家裏打點滴。兩天後,老伴狀態越來越差,最後昏迷。當時我正念很強,沒再允許親戚給老伴做任何治療,每天邊發正念邊求師父幫忙,就是背法給老伴聽或讓老伴聽mp3、喊老伴記住師父,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三天後老伴開始好轉,能說話了,並能自己下地上廁所,十一天後還能上戶外自如的活動。這期間一天晚上,我似睡非睡時,聽到魔對我說:我就是要搞死他(我老伴)。我說:不可能,他是修煉人,是修大法的。魔接著說:搞不倒他,就搞倒你兒子。我說:我兒子也是修煉人。

當時親朋好友、左鄰右舍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可邪惡爛鬼與舊勢力真是無孔不入,幾個月後老伴出現病情加重的狀態,心裏開始動搖。總是把自己當作病人,覺得手腳不方便,不好意思出門。所以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做不了,同時還牽著我不能出去。那時正好師尊發表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要求「從現在開始,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放下長期執著的人心,全面開始抓緊救度世人。」怎麼辦呢,我很著急。邪魔還經常利用家人製造各種矛盾,鬧得很不安寧。特別到了晚上,老伴總是煩躁、疼痛,睡不了覺,搞得全家都無法休息。但無論怎樣,我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照顧好全家的生活,還要擠出時間講真相,做大法弟子該做的。老伴壓力過大,加上有些執著放不下,一年之後還是被舊勢力奪走了生命。

失去親人的痛苦,來自雙方親人的壓力,真是讓我感到天昏地暗,甚至有想隨他而去的想法。但一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還有那麼多事等著自己去做,多少眾生等著自己去救度,我就把心放下,做自己該做的,逐步的在師尊的法理中歸正了自己。

就在一切又恢復平靜時,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我的兩個親屬遭了非法綁架,家裏被監控。這時我外出正要回家時,外面擺攤的好心人告訴我,不要回去,好多警察要抓你。就這樣,我輾轉到外地和其他流離失所的同修住了一段時間,他們都叫我別出去,也就在這時,身體出現病狀,咳嗽、發燒、全身疼痛,還看見魔要害我,幾次和我打架。我悟到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得堂堂正正證實法。我每天利用各種機會給世人講真相、勸三退,不為眼前發生的迫害所動。

三、跟上正法進程,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

救度世人,是大法賦予每個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幾年來,我採用各種方式講真相、救世人,《九評》發表後,開始了講真相、勸「三退」。首先在熟人中勸「三退」,一些人不理解,有的認為我「搞政治」,我都不放在心上,每天只按自己既定的目標去做。不論颳風下雨,還是朋友聚會,甚至各種喪喜事,我都不忘講真相、勸「三退」救人。經常和其他同修到外地講真相,有時一去就是幾天,在街上發資料、貼不乾膠,每天都這樣做。晚上回到住處,腳上滿是血泡,做完一地又換一地,血泡磨了一層又一層。心裏牢記師父的教導:「目前大家就是怎麼樣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美國首都講法》)。師尊的《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對我震撼很大,我感到時間更緊迫了,更要抓緊救人、與舊勢力「搶人」。我每天把時間安排的緊緊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做家務,儘量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從初期每天只勸退幾個、十幾個到現在每天勸退幾十個。每天接觸的大量世人,形形色色,甚麼樣的人都有,有罵人的,要舉報的等等,但絕大多數是明真相三退的。

一次在街上發資料,有個年齡稍大的,接資料時問:「是法輪功的嗎?你真是膽大包天,還在這明目張膽的搞。」接過資料就摔在地上。我一邊笑著對他說:「你看看吧,對你有好處的。」一邊從地上把資料撿起,他又從我手上打掉,嘴裏還罵著:「抓起你,幾十歲了到外面幹甚麼?在家過安穩日子不行?」這時,我眼裏含著淚水,感到一陣心酸,為這個生命而惋惜。

有一個戴眼鏡的年輕人,看著斯斯文文的,我笑著對他說,送本書給你看……,話還沒說完,他瞅一眼,嘴裏罵了句髒話轉身就走。這時我想,不能讓他就這樣走,我得救他,一個善念打過去,追上他,這時,他不那麼兇了,我知道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解體了,我問:你知道「三退」嗎?他說:不知道。我就告訴他,為甚麼要三退,談到九評,還講了預言和貴州藏字石等。聽後他說入過團、隊組織,那你也給我退了吧,走時還要了資料,說謝謝阿姨。

還有的人邊接資料邊摸你的手,說著低俗的語言。我依舊不動心,一如既往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現在我看著不同的人,就跟他講不同的話,順著他的執著去說。和年長的講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等等;和年輕的一般講六四,香港五十萬人大遊行,預言,貴州藏字石等。給真相資料也是這樣,年輕的、有知識、幹部模樣的就送他九評和配相關的光盤。年齡大的、農民等一般就送小冊子和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等光盤。有的不想要,我就告訴他:看看吧,對你有好處,這些都是用錢買不到的,國內看不到的,你了解真相後好做出正確的選擇,希望你有個美好的未來,同時也希望告訴你的家人,祝你們全家幸福平安。有個人接了「九評」和光盤看了看說,我找了好久,就是找這個東西。還有人要我留電話號碼,也有人把自己的電話號碼留給我,說以後有資料還送給他。

碰上居委會和社區的我也不迴避,都是主動給他們打招呼。有次在我家門口碰上他們從樓上下來,我問他們來幹甚麼,他們說找人,我說要找我的話有甚麼就直說,我們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們也知道。你們不要聽江××的,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北湖區幼兒園的園長張勝輝,因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摔死了,才四十多歲,好慘呀。他們匆匆走了。後來才知道他們是來查新唐人電視接收器的。還有一次在街上碰到居委會主任,還有社區的以及幹警,我也是主動和他們打招呼,告訴他們不要幹壞事。主任一時語塞,問我現在幹甚麼?我說幹法輪功的事。這時居委會主任趕快推我走,說:「你走吧,以後再跟你說,有些事我們也沒辦法」。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邪惡的因素越來越少,明白真相的世人越來越多,有時給「的士」司機資料時,車上的乘客也要,接了資料還說謝謝。

在一小區發資料,一個大個子保安向我要資料,還叮囑我要注意安全,並對我豎起大拇指。一個司機接了資料後高聲喊:「法輪功萬歲!」又一次,在大街上,我把資料遞給了一個幹部模樣的人,他問是甚麼,我告訴他《九評共產黨》。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另一個人快速衝上來與他打招呼,並拿走了他手上的資料,對他說:你先走吧,我以後再跟你說。那人把他支走後,轉身追上我,問我,你知道他是誰嗎?我說不知道。他說是政法委的,是武裝部長,他會把你送去六一零的,會把你關起來。他還叮囑我以後要注意安全。這時我熱淚盈眶,謝謝師尊的慈悲呵護,同時為這明真相覺醒的生命感到欣慰。還有一次在馬路邊給兩個賣西瓜的講真相,一輛警車開來停在我邊上,下來一男一女,我也沒看,還在大聲講著真相,其他人真為我捏把汗。那兩個警察好像根本沒有聽到,買了西瓜就上車走了。

除了面對面講真相送資料,還一直堅持用真相幣,而且我每次有意把有字的一面朝上,讓有緣人看到,有時還要他念出來給我聽,也有人不敢要,當告訴他接此真相幣有福報時,一般都很樂意的接受了。我每天這樣做,也克服了許多困難,自己沒文化,寫三退的姓名時,不會寫的字就畫圖表示,如「鄧」字,我就畫個小凳子,「陳」字,我就畫個橙子。現在我感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都是很自然的事了,其實都是師父在做啊,關鍵是自己做時心一定要正。

一次在夢中,我背了一台好大好大的電視機上樓,也不覺得沉,因那樓上坐了好多好多的人,黑壓壓一大片,我把電視背上去後,對他們說:「法輪大法好!」就放師父的講法錄像給他們看。好多的眾生,層層疊疊,我看見了他們明白真相後的喜悅。

還有一次講完真相回家,看見前面一團好大的、五顏六色的光,一直跟著我直到我的住處,當時,那兒有幾個學生,我叫他們看:天上多麼漂亮。他們看見了都感到驚訝。我知道慈悲偉大的師父一直在呵護我、鼓勵我、鞭策我。其實自己做的很不夠,離法的要求甚遠,還有很多執著心,有待今後修去。

通過實踐,我悟到只要我們心繫眾生,心中裝著大法,遇事向內找,心懷慈悲、正念正行,舊勢力就不敢動我們。同修們,精進吧,讓我們都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度更多有緣人,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