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體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單位裏,我們幾位同修成了關注的焦點。領導找到我們:「你們要寫出對法輪功的轉化認識。」因為我們心中有法,目前發生的和將要發生的師父在法中已講到了,我們知道怎麼做。同修A寫出「法輪大法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認識交上去,看完後領導說:「法輪功已被定性是×教。」A說:「法輪功不是×教,法輪大法是正法。」A沉穩平和的回話使他們一震。全單位最老實的人,敢說這樣的話。大法弟子在法中修煉出的堅定正念使他們感覺到此時說甚麼對A都沒有用。於是領導提高聲音:「你是鐵板一塊呀!……今天就抓你做個典型!」A再去上班人事處通知說:「你被下放到職工食堂去勞動,這是黨委研究定的。」A沒有動心,放下面子,不覺委屈,無怨無悔。他們殺一沒有達到儆百,沒起作用。

他們看到我們個個都這麼堅定,就停止了我們的工作,辦洗腦班,集中轉化。我們在一起切磋認為:我們堅決不配合,不去參加,不能讓他們造業。在家呆了兩天,我們悟到:應該跟他們講清真相,揭露媒體造假的宣傳,救度他們。當我們心性到位時,領導改變了先前強硬的態度,把電話打到我們家裏讓我們回去。他們態度緩和下來,我們就繼續跟他們講清真相。我們講我們修煉後身心受益的體會以及文革中的教訓,告訴他們:「凡事要想一想,別給未來留下遺憾。」他們說:「你們就寫個認識吧,我們也好有個交代。」我們說:「認識早就寫完了,還是那句話,就是法輪大法好。」我們口徑一致,態度堅定,使他們找不到任何突破口。他們就想來個分化瓦解,讓我們每天只來一個,再不行就先處分一個,殺一儆百,而且目標已定。對此我們互相交流了想法,一致認為:大法弟子是個整體,處分我們中任何一個人都不行。必須馬上解體這個洗腦班。

第二天,他們拍著桌子說:「再不認識,不轉化,就扣你們工資,不給晉升公務員,扒掉官服,開除工職!」當時我們也正告他們:「我們沒有犯法,沒有做錯任何事。我們堂堂正正,乾乾淨淨的。你們哪個敢站出來說自己是堂堂正正乾乾淨淨的。還給我們辦班?你們這是整人,明天我們不來了。我們要寫材料,找律師上告。」停了一會兒,那個領導尷尬的笑著問:「你們都知道啥?」「我們甚麼都知道。」就這樣洗腦班被強行解體。當時反制邪惡這層法理我們還不太明確,但我們只有一念:救人。切磋中有同修認為:我們是不是不夠善?說實在話,在一個單位裏工作了那麼多年,同事間關係都很融洽,一下子拉下臉來,撕開面子也不太容易。修煉人是要放棄人中的一切的,包括人的情。我們是為他們生命的永遠負責,這才是真正的善。

至此,另外空間操縱常人的邪惡還不死心,那個領導把電話打到同修B家裏,恐嚇家屬並說:「寫個假認識也行,就算過關。」同修B的家屬是常人,害怕失去工作,逼迫B寫認識,並自己替寫一份,讓B簽名,B堅決抵制。家人就大打出手並將B逐出家門。該同修被迫流離失所,身上沒有錢,沒有寒衣,家裏一個正上小學的孩子。在親情和各種困難面前B沒有動搖。他們一氣之下就扣了我們的工資。我們絲毫沒有動心。奇蹟出現了,領導班子突然間解散了。新領導班子上任後,我們繼續講清真相。在證實法,維護法的正念正行中,我們從新上崗工作,並要回了被扣發的全部工資,單位裏應該晉升的我們都正常晉升。

在解體洗腦班的整個過程中,我們牢記師父:「大法弟子是個整體」的教誨。我們雖然能力各有不同,但我們都能緊密配合互相圓容。我沒做好的,他去補充做好。我沒講清的真相,別人及時把他說清。發現同修有不好的心或不好的念頭都能及時指出,在法上切磋歸正共同提高。有不同意見或發生爭執時,都能向內找以法為師顧全整體。當然,也有許多不足,在某些方面,承認了迫害。在反迫害中修,還覺得自己很堅定,有證實自己的心。還有爭鬥心和跟人繞圈子的心等。我們能夠走過來這都是法的威力和師父慈悲的呵護。

通過解體洗腦班這件事,我們的體會是:

1、多學法,學好法是我們堅定正念的根本;
2、基點放在救度眾生上,符合了法,邪惡就會自滅;
3、大法弟子的整體協調配合也是做好三件事的重要保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