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正念的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九日】我是山東的一名老年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二歲了。我沒上過學,沒有文化,我口述,找同修幫忙整理。

一九九七年,我積勞成疾,患了多種疾病。嚴重的有心臟病、肝硬化腹水、膽囊炎。想起那個時候的我,真的是渾身打顫,頭皮發麻。不僅僅是全家人掙的錢全花在我的身上,更遭罪的是我的身體和我的精神。省內的幾個大醫院都去過,心血管醫院、肝病醫院都去過。很有名望的醫師也曾建議我先花十幾萬元做心臟手術,而且不敢保證,很有可能死在手術台上。那時候,我覺的一點點希望都沒有了,只有無奈的回家等死了。可家裏人仍不死心,就去求來「附體」(修煉後才知道)之類的東西,卻搞的我死去活來,真是走投無路。

九七年底,老伴在外邊幹活,聽說煉法輪功能治好病,就幫我找到煉功點,我就開始修煉了。我那時唯一的願望是治病,根本不懂修煉的內涵。

因為我不識字,只能坐在那兒聽別人讀書,就是這樣,在我聽法的第四天,我就開始消業了,又拉又吐的,即使這樣,我也不覺難受,然後就渾身輕鬆,特別舒服。就這樣不斷的消業,不知不覺的病好了,沒有了以往的疼痛和痛苦了,全家人都覺的很神奇,所以親戚朋友有好多也因此走上了修煉大法的路。從那時起直到今天,我一粒藥也沒再吃過。

得法沒幾天,我們附近的幾個同修就到我家裏學法煉功了。得法三個多月,我就開了天目。那時我經常看到若干又高又大的神也在聽法。大約半年的時間,我就能通讀《轉法輪》了。現在我學法也好,看交流資料也好,儘管看的慢,但已經能全部看懂了,這是我做夢也沒想到的。真是奇蹟啊!

二零零二年,村裏有一同修被邪惡之徒迫害。聽說邪惡之徒要抄家,我起了怕心,就想把大法書、大法資料藏起來。我拿著已經裝好的包放到窗戶上邊,想讓窗簾擋住,由於心態不穩,結果一隻腳踩空,摔下來了,當時一隻腳在床上,一隻腳在床下,導致腳趾朝後,整個腳轉了一百八十度。實際當時是從膝蓋往下全部擰了勁。那天正好我過生日,孩子們都在家,一看這麼嚴重,非要我上醫院。我一邊忍著劇痛站起來,一邊說:「沒事,沒事,我是修大法的,這都是好事,我一會兒就能上廁所。」我坐在床上心想:唷,你還給我朝後了,給我轉回來。我忍著疼痛一邊想著嘟囔著,一邊雙手用力扭小腿,就這樣我一下就把腳扭過來了,一切正常了。家裏的人呆呆的看著,又一次讓家人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好壞出自人的一念」(《轉法輪》),只要聽師父的話,就沒有闖不過去的關。

二零零二年秋天,我騎自行車去離家七八里地的集市趕集,被摩托車正面撞上了,腿被撞的全成了黑色,膝蓋被撞碎了。當時我心裏想:沒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保護。我打發走騎摩托的人後,我就去集市了。回家後,下午我又把場院裏的一垛豆子打出來,拿回家。晚上打坐堅持了九十分鐘,疼得我渾身是汗,我的腿又腫又疼,過了四、五個月,有一天我打坐靜下來時,我看見師父給我下針,師父第一次拿的是一個紫色的盒子,整個膝蓋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針;第二次師父拿的是銀白色的盒子。下針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的腿就恢復了正常。在整個過程中,我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做家務從來沒有耽擱。我心中一直有著堅定的一念:堅信師父,師父無所不能。

我經常看到另外空間的東西。有時走在大街上,看到的全是花,五顏六色的,漂亮極了。零一年七月,我好長時間接觸不上同修,看到那麼多的人被邪惡的謊言所矇騙,心裏很焦急。我就用筷子纏上棉花,蘸上墨汁,照著《轉法輪》上的字,費了好大勁才寫成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晚上我把自己寫的真相貼在電線桿上。第二天我去看時,就看到每個貼真相的電線桿上有一個金黃色的太陽,閃閃放光,特別漂亮。我心裏想:師父在鼓勵我呢。我經常這樣自己寫,自己貼。我有一次發正念,恰逢老伴幹活收工回家,他就罵我。我知道他是被邪惡操縱了,我不動心,照常坐著發正念。這時我看見自己嗖嗖的往上上了三層。上第一層時,我就看見一個又高又大的看不著模樣的穿一身黑衣服的人站在台階上擋著我,只看見兩條腿,我發正念清理它,它不走,我求師父加持我,我一個巴掌把它摔下去了,我就上去了。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二零零八年三月,我村村頭公交車終點站有兩輛警車、四五個警察在蹲坑,說是為了奧運的穩定,我發正念的時候,天目看見每個警察的身後都有黑狗,我就把那些黑狗打死了。第二天,蹲坑的警察、警車就不見了。

我是個家庭婦女,要帶孩子,做飯,出不了遠門,我就帶著孫子在自己村裏、周圍村,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三退救人。我說出這些,就是想提醒同修:我們大法弟子就應該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強大正念。抓緊不多的時間救度眾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吧。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