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為師 不要再等靠

——和涿州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零七年十月份以前,不僅涿州的同修,其它地區來到涿州的同修都認為涿州地區證實法的形勢非常好。

當然,涿州地區的很多同修最大限度的放下自我,走出來證實法,很多證實法的事做的很好。這是涿州地區證實法的形勢好的一個主要原因。但不可否認,涿州發生了震驚中外的「惡警強姦案」,引發了針對此案的全球性的反迫害。一個警察說,他那兒一個電話機,一天就接到了幾十個國外打來的真相電話。涿州地區邪惡被清除的數量、成度就可想而知了。強大的全球反迫害形勢,帶動了涿州地區證實法的形勢。涿州地區同修證實法中存在的一些問題也同時被掩蓋下來了。

去年十月十二日晚間,邪惡突然襲擊。涿州地區的幾個主要協調人幾乎無一倖免的被非法綁架,接著又連續出現另一些同修被非法綁架。涿州地區證實法的形勢遭到嚴重破壞。

其實,邪惡迫害的陰謀,早就在實施中了。它們對涿州的一些同修,特別是對幾個協調人採取監聽、監視、蹲坑、跟蹤等,而一些身在其中的同修卻幾乎一無所知。大法弟子應有的清醒理智被舊勢力安排的因素抑制住了。

迫害發生後,涿州地區同修一方面採取了一些反迫害的營救措施,一邊等著那些被非法綁架的同修從魔窟中闖出來。很長時間過去了,聽到的卻是他們一個個被非法判刑的消息。目前,涿州地區證實法的形勢和許多同修的修煉狀態都不盡人意,需要一個大的突破。找出修煉中的不足,找出涿州地區證實法路上沒有歸正的問題,這是我們必須要做的。

一、關於學法

師父在《致澳洲法會》一文中告誡我們「必須學好法、認真對待學法」「因為法是基礎,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從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會之機告訴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無論新老學員,一定不要因為忙而忽視了學法。」師父在很多講法中都強調要我們多學法,學好法。涿州同修修煉中的不足首先體現在學法上。

舉例說明:一位同修被綁架後,在一次法會上,很多同修議論起此事,感到困惑不解。認為她修的這麼好,怎麼會出這種事呢?該同修是一大片的主要協調人,當地同修普遍認為她修的好,就在大家怎麼也找不到答案的時候,一個同修說她學法比較差。後來,我和一個與李接觸比較多的同修提起此事,他說:「是這樣的,她有時一連幾天不學法,有時我也這樣。」又一次,我和下邊的一位同修接觸,他說:夜裏出去貼真相,把手戳壞了。我問他學法的情況,他說很長時間不學法了。近一段時間,我接觸一部份涿州地區的同修,有的是修的相當不錯的,目前學法也處於比較差的狀態。

我想,一個地區證實法的形勢要健康、穩步的向前發展,這個地區首先應該是一個同修之間比著學法,比著靜心學法、背法的環境。涿州地區的同修,今後要在學法、背法上多切磋,互相促進。這樣就能帶動我們做好證實法的事

二、關於做事與修煉

師父在《轉法輪》第二頁中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從修煉第一天開始,到最後一天結束,都是在修心、遇到矛盾向內找,找到自己那顆心,去掉它。再遇到矛盾,再找,再去。這是我們在修煉的路上最要用心做的一件事。可是在涿州地區相當多的同修中,卻很少體現大法修煉者的這個顯著特點。

涿州地區經常組織一些法會,有時也有其他地區同修參加,大家講的基本上就是我們那裏怎麼做的,舉一些修的好的同修的例子,也是講他怎麼做的。有點像常人的工作彙報會,至於怎麼去找心、去心、思想是怎麼昇華上來的,卻很少聽到。

當然,不是說做事的過程不能講,而是說重點要講修心的過程。在接觸下面的一些同修時,也很少碰到大家在修心的問題上互相切磋。

三、絕食與正念闖出魔窟

以前涿州地區被非法綁架的同修,差不多都是靠絕食闖出來的。這幾乎成了一條成功、成型的經驗。而且在《轉法輪》中還能找到根據,說是:「在特定的環境下採用的一個特殊的修煉方法。」

一.我覺的師父在這個地方講的這句法,不能作為絕食一定正確的根據。因為師父在這裏講的「環境」「特殊」是指「沒有水、沒有食物」,而被非法綁架的同修一般不是這樣的環境。

二.在「七二零」迫害以後,確實有一些同修靠絕食闖出了魔窟,但那是那個時期、具體到那個同修的狀態。而且,使他能闖出魔窟的也不是絕食這種形式,是他心性的位置,是他符合了他所在層次的法。

三.被邪惡綁架了,就按師父的要求:「向內找」,找出被邪惡鑽空子迫害的執著心,找出沒有否定舊勢力安排的地方,歸正自己。多背法,高密度發正念,和接觸的犯人、警察或其他人講真相,做三退,救他們。你最大的限度的放下生死,往高層次突破的時候,「師父一定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四.近一二年來,參與破壞的生命越來越邪惡,人性全無,對大法弟子不講任何道義。絕食這種反迫害的形式,一般情況下是不可取了。去年十月份以及後來被非法綁架的同修,他們很多都採取了絕食反迫害,有的出現了浮腫,有的出現了病危狀態,他們在極其艱苦的情況下,不向邪惡屈服,使邪惡一籌莫展,妄圖通過他們進而採取更大面積迫害的陰謀破產了。但他們還是沒有闖出魔窟。

五.師父講了大法弟子就做好三件事的法,要求我們救度眾生,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是走正了自己證實法的路。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一文中指出,講真相「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邪惡的洗腦班也好,看守所也好,其他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也好,都是「有人的地方」。我們就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不應該再去悟其他的甚麼修煉方法。

四、關於等、靠和走出一條自己證實法的路

十月十二日迫害發生以後,涿州地區的許多同修都有一顆等著被非法關押的同修闖出來、領著大家做證實法事的心。其實這種「等」、「靠」的心以前就比較嚴重的在這些同修中存在了。這正成了舊勢力障礙被非法關押同修闖出的因素。師父要大法弟子走出一條自己證實法的路,所以這種心必須要去掉。

以上這些膚淺的認識,不是說哪個協調人有問題,哪些同修有問題,而是站在整體上向內找,同時也在找自己,悟得不一定正,說得不一定得當,意在拋磚引玉,使我們更多的同修走出來,互相切除,互相交流,找出我們的不足,走正今後證實法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