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地區為何遭受重大損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本溪大法資料點經歷了四次近乎癱瘓性的打擊,第一次是二零零三年本溪二個大資料點被破壞,一次是二零零四年,惡人經過近九個月的跟蹤,摸清了資料點的底細,九月十八日凌晨,一次綁架五十多名同修,十五個資料點全部被破壞。歷經兩年多的恢復過程又於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再一次綁架六十多名同修的十七個資料點全部被破壞,大法資料又斷了供應,要得到本《明慧週刊》都很難,更不用說真相資料了。又經過一年恢復於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又遭惡黨迫害綁架四十多名同修,二十個資料點全部被破壞,這幾回資金損失近百萬。現在大多數同修大法資料《明慧週刊》失去供應。

通過我們地區幾年內大規模發生迫害,總結向內找,現略談點粗淺認識,供大家切磋交流,及時堵塞漏洞,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一切。

一、忽視學法向內找,在同修間存在矛盾與隔閡,被邪惡生命利用、鑽空子。

有的同修長期以來忙於大法的事,忽視了向內修自己,使我們的空間場不純,給邪惡提供了存在的空間,由於有些顯示心、爭鬥心、嫉妒心等不去,產生了一些不該產生的矛盾。而當矛盾發生時,雙方都沒有冷靜向內找,抓住機會提高上來,致使矛盾越積越大,形成漏洞,影響了整體配合,總是拿師父的法來衡量別人,看對方的不足,存在那麼多問題,卻忽視每當一件事發生在我們身邊時,就有我們自己要修去的東西。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與我們自己的心性有關,否則絕不會有。

當我們看對方越不對時,那個心就越沸騰,那個魔就越利用,甚至演化出一些假相來放大我們的執著。這時為甚麼就不痛下決心來找自己、修自己呢?為甚麼就不想看看自己存在的問題呢?要知道新宇宙是有標準的,那是對眾生不變不動的,不是因為我們做了多少大法的事,就可以不用達到心性標準而圓滿了,宇宙的特性在制約著一切。有的同修在做大法工作中配合不好時,不是放下自我顧全整體,以法為師相互善意的溝通、商量,從中修正自己,共同解決問題,而是產生排斥心理,甚至流於常人的手段,有的不修口,背後說長論短,而聽的同修也沒有站在法上理解,甚至被帶動陷入是非,在同修中產生負面影響。

我們大家都在盡心盡力的做著同一個事,為了同一個目標,並且這幾年大家也都吃了不少苦,走到今天也不容易呀!師父並沒有給我們設甚麼難,都是因為我們自己的執著不去,路走得不正,才人為的增加了些魔難。大家為甚麼不能相互善意的對待和寬容?多多溝通、多多相互理解。師父不是講過真正的提高是放棄嗎?同修啊,讓我們快快在法中成熟起來吧!無量的眾生在等待著我們,等待著我們的歸正,他們才得以歸正。

二、在證實法中摻雜了證實自我的心,發揮不了更大的威力

師父在講法中提到大法弟子在救眾生中用的心大小,而不是說做的事大小、多少。在講清真相中,我們不應只注重形式,而是要講實效,修煉中每個人所走的路都不同,但目地是相同的。如果每個人都從自身做起,從自己身邊的環境開始用心去做,盡心盡力而不流於形式或攀比,並且持之以恆,一定會體現出整體的威力,也一定會收到實效。

有的同修思想中有做的越多、越大,威德就越大的念頭,也有的同修盲目崇拜某些做的大、做的多的同修,甚至跟著學,放棄了自己身邊很多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機會,片面追求某種形式,有意無意的在證實自我。還有的同修在常人中具備某些能力或特長,或者具備某些優越條件,就有點兒沾沾自喜,認為自己了不起,跟別人不一樣,其實這種心很容易被邪惡利用導入歧途。一旦離開法的時候,我們寸步難行,甚至連自己的生命都保障不了。所以一切自我膨脹的心都應該放下。

另一方面,我們在救度眾生中應該看講清了多少、救度了多少,而不是以做了多少、發了多少為標準,更不能攀比。個別同修拿到資料後只管發出去,不是用心去考慮時間、地點、方式、眾生接受的效果如何,而是不負責任的想:反正都是師父在做,我只管發就行了,就跟上正法進程了。要知道師父也是看我們的心啊,不是形式上跟上正法,而是對正法的理解、認識及心性上都跟上才是真正的跟上正法進程。

三、不自覺的將常人等級觀念帶入大法修煉中,這也是使得我們整體的場不純的一個原因。

有的同修看誰做的多,怕心少或悟得高就認為修得好,就產生了崇拜心理,甚至照著學,其實修煉的人都是有常人心的,哪一方面好,並不代表所有方面都好。這樣無形中也會給同修增加魔難。

還有的同修人的觀念很重,心理上認為誰修得好就認同誰,而不是用法來衡量是與否,還有的在修煉中看別人。看人家做得好,自己也來勁了;看到邪惡迫害,自己又縮回去了,用人心看待迫害。

其實只要我們走的正,正念正行,邪惡根本就動不了。

四、講真相力度不夠

由於本溪地區有相當多的大法學員還未真正走出來,一部份走出來的同修在講真相中也是做的不盡人意,有的由於怕心而不敢去發資料,我所了解的一個地區多數學員都認為用嘴講比較安全,不願意發真相資料。還有推說小冊子沒人看,發不出去。據我了解,很多老百姓從來就沒見過真相資料,有的是很想看的。當然也有很多不想看、不想聽的,但是我們卻不能因為這些不想看、不想聽的人,就不去管那些想看、想聽的人啊。用嘴講當然不可少,但是範圍、時間、精力對我們來說都是相當有限的。所以發放真相資料也是必不可少的。

五、部份學員對基本安全措施和安全原則重視不夠

資料點的單線聯繫是在邪惡迫害形勢下我們都必須遵循的原則,用常人的話講就是紀律。資料點的情況應該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除聯繫人知道外,其他不相關的學員應自覺按照大法要求修好口,不要問這問那,聯繫人要是抹不開面子,對你說好呢還是不說好呢?這不是說我們信任和不信任誰的問題,說你有意要做甚麼都不可能,因為你也是大法學員,但是很多時候是你有意無意的說話之間不注意就將事情洩露出去了,可能你還不知道或沒有意識到。等到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才來後悔嗎?

同時我們聯繫人也要時刻站在為法負責,為其他學員負責的角度上重視修口的問題。有時其他學員向你提出注意修口的時候也並不一定是怕心,這是大法工作的原則,也是為其他同修負責的問題。

所以我們每個學員,無論你是否是協調人,都必須修好口,不該讓更多人知道的,就不要隨口講,不該自己知道的就不要隨便問,好奇心是不是一顆心呢?修煉不就是要去各種人心嗎?

六、向當地群眾揭露迫害基本沒人做

雖然了解邪惡的情況並不容易,但是想想正法中甚麼事情是容易的呢?做任何事情都存在著一定的危險,但做證實大法的事情有多大,法也會賦予我們多大的智慧。當然我們最終不是為了自己而做甚麼,也不能不理智的去做,我們就是要在正法中救度眾生。有條件能調查邪惡迫害的同修,甚至親身遭到迫害的同修,或者是了解詳細情況的同修,不要再執著了。把知道的惡人及其家庭成員的電話號碼、手機號碼、家庭住址、工作單位或學校、通信地址、個人職務、警號、長相特徵、愛好、惡行、迫害手段等等情況都公開出來,把大法弟子受到非法迫害的時間、地點、迫害他的惡人、受迫害的詳細情景等等都公開出來,把你看到、聽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實情況都寫出來。去掉執著,圓容整體,不要讓這種救度眾生的形式被我們沒有修掉的各種執著心障礙著而漏掉。不要總覺得自己不行,正法的事只要你想做,師父就一定會幫助你,只要我們自身做的正,那麼心意到哪,事就會成到哪,一定是這樣的。這也需要同修好好再看看師父評語文章《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

六、真相資料資金的問題

有個別人以做資料點工作為藉口到處找同修要錢,還有的甚至用做資料的錢為自己私慾揮霍,這些都嚴重違背著大法的原則。有的協調人明知這個情況,卻出於對人情的執著放縱其行為。

其實冷靜的想一想,修煉人都明白,大法本身不存錢不存物,只有修煉,這是金剛不動的。大法弟子做講真相的事或者其他正法修煉中應該做的事,不都是為自己而做的嗎?不都是自己自發自願為救度眾生而做的嗎?在面對迫害的特殊環境中,大法弟子個體省吃儉用拿來做資料的錢關係到大批眾生的未來,那麼作為一個真心修煉的人,自己自願的站出來證實大法講真話,難道還要和其他同修甚至向大法討價還價嗎?更何況,當地的資金來源其實是非常困難的,同修們生活條件好的大多也是靠工資生活,收入很低的更是一年攢不下幾個錢……

七、同修之間不能慈悲、寬容、善待

有了問題,往往不能及時的向內找自己,造成了同修之間的誤會、間隔,相互指責,造成了工作中的不配合,最後導致了邪惡的迫害。

建議同修在加強學法的前提下,增加溝通,整體切磋。逐漸形成整體學法,煉功環境,儘量使每個同修都能看到新經文和《明慧週刊》。加強學法。無論協調人還是普通學員都要重視學法。協調人在協調本地區正法工作中,要把加強學員學法和切實提高整體學法水平擺在首要位置,真正使本地區學員的學法狀況有一個實質突破。要注重建立學法小組,有條件的都要努力建立起學法小組,以此為紐帶促進學法和形成更強的整體。協調人在工作中不能光協調具體項目,要注重多從法上協調,充份調動學員學法和證實法的積極性,開法會也要多從法上交流,帶動學員在法上提高。

人人都是協調人。隨著正法進程的深入,大法弟子都應該成熟起來,在證實法中不能總依賴協調人的具體安排,要以法為師,自覺主動的做好個人證實法和整體需要做好的事,人人都能從整體、從正法的角度思考問題,每個學員都把自己修煉成成熟的法粒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