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無形 溶於法中

——與資料點的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在看了近期明慧發表的《由七年的資料點生活談我的修煉心路歷程》(以下簡稱《資料點》)後,被那種大法弟子所具有的強大的使命感與責任感和捨己忘我的佛性所震撼。在烏雲壓頂的前期,一批又一批的大法弟子走了出來,用各種方式去給世人講清真相、去喚醒一批又一批迷茫中的同修。正是這種強大的使命感與責任感讓他們捨卻自我,前仆後繼,跌倒了爬起來,又跌倒,又爬起來,即使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因為這是一個生命無怨無悔的選擇,正如同修所說:「既然選擇了這一切就一定堅定走到底。」我悟到,既然選擇了運用技術,製作資料救度眾生的道路,那我們也一定要憑正念、憑正信把這條路走正,走好,我們所走的路,有可能會成為未來的借鑑與參照,所以我們一定要站在正法的基點上看待我們所碰到的問題和魔難。

我這裏是一個家庭資料點,初期建立的時候,沒有其他技術同修的幫助、完全是在師尊的安排下,在種種機緣的巧合中,由我一個人從無到有建立起來的。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步步都是如此的神奇,步步更是師尊無微不至的呵護。我想根據自己曾經走過的修煉歷程與大資料點的同修們切磋,針對《資料點》文中提出的問題提出一些想法和建議,希望我們能走的更加穩健、更加成熟。

一、家庭資料點應「斷奶」,真正成長起來,走出自己的路

在讀《資料點》一文後,我深切的感受到小資料點對大資料點,對技術同修的過度依賴、資料和技術上的等、靠是很突出的問題,就這個問題我想談一點自己的認識。

帶過小孩的都知道,母乳餵養的小孩,過了半歲或者一歲之後,要給孩子斷奶。小嬰兒得不到自己想吃的母乳,有撕心裂肺哭喊的,有用可憐、乞求的眼神看著父母的,看父母再不動心,就拒絕吃其它食物和水,有的嬰兒比較有脾氣,能堅持一兩天不吃不喝,現在有很多常人父母就是因為忍受不了孩子的這種種表現,狠不下心來而斷奶失敗。其實都知道斷奶是孩子成長中所必須的一步,滿了一歲的小孩絕不可能只靠吃母乳而滿足身體成長的需要,必須要學會自己吃食物,才能真正成長起來。

再來看家庭資料點。在家庭資料點成立之初,就像剛出生的嬰兒似的,要在大資料點的技術同修的幫助與呵護下才能成長。但是這種幫助是有時間性的,一方面真相資料的製作是我們每一個同修的責任,技術同修對此要有清醒的認識,不能被人情、人心所帶動,覺的自己不去照顧這些家庭資料點,對同修是不是不負責?同修們會不會不理解?會不會說難聽話?……其實這些都是顧慮心。另一方面大資料點的技術同修也是修煉中的弟子,都有這樣或者那樣的沒有修去的人心,需要靜心學法和煉功,這是一個修煉弟子的本份,必須要不打折扣的做到,而這一切都需要時間和精力。所以家庭資料點的同修應該體諒到這些,不能無休止的依靠幫助自己籌建家庭資料點的技術同修,一定要真正成長起來,走出自己的路。

結合我自己的修煉歷程,我理解家庭資料點的狀態與運行情況是與這個同修自身的修煉息息相關的,絕不是單純的技術問題。修煉中的人都有人心在,如果此時家庭資料點的同修有不理解的言行,那就表明同修有這方面的問題需要去認識,去修。也許要通過這件事情,讓他認識到這個心而修去這方面執著。這個時候,技術同修要從法理上認識這個問題,該「斷奶」的時候,一定要堅持住,一定要忍住,不能因為家庭資料點的同修有不理解的言行而動心(不能因為人家說你壞,就真認為自己壞)那才是真正的對同修負責,對法負責。

在《資料點》一文中就有一個很好的「斷奶」例子:「由於這位同修客觀的原因不能解決這些打印機的問題,就直接對家庭資料點的同修說:以後誰的打印機壞了誰自己想辦法。這一句話就解決了當地的打印機維修的問題。該同修說自從與同修這樣交待後,很明顯的打印機壞的少了,用的也仔細了,出了問題各自也不等不靠了,自己求親告友的找人解決問題。」其實就是這些家庭資料點在打印機維修這個問題上「斷奶」了,沒有了依靠,只能自己想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我建議,在家庭資料點成立之初,大資料點的同修應該與準備籌建家庭資料點的同修有個時間約定,比如技術上幫助半年或者一年之後,就要獨立運行,遇到問題的時候,要自己想辦法解決。

我想談的另外一點是:籌建家庭資料點的所需的設備和材料的費用和隨後的採購過程,原則上應該由家庭資料點同修自己承擔,實在經濟條件不足,幾個同修湊一下,這是屬於個人行為,也只限於小範圍。因為師尊早就講過「不存錢,不存物」的要求,我們一定要堅持這一原則。我這個家庭資料點所需的設備、耗材全部是從我的家庭收入中支出。其實常人社會真的是圍著法在轉,我們要用的電腦、打印機、刻錄機、VCD、DVD等等設備和相關耗材價格都是一降再降。現在,尤其是在城市,家裏有電腦是時尚,家庭資料點的同修不應該心存「有了這些東西容易被迫害」等這樣的變異念頭。這些設備是我們的法器,是來救人的,同時也符合目前常人的這層理。因此建議我們有經濟能力的同修,不管會不會上網,年齡大不大的,先買一個電腦放在家裏,能問到的先學會上常人網,實在問不到,就暫時在那放著也行。這樣一方面可以為家庭資料點的遍地開花奠定基礎,另一方面可以分散邪惡對家庭資料點乃至大資料點的注意。以後的話可以根據當地的具體情況來做。

從法理上來講,師尊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我們法輪大法的修煉避開了一脈帶百脈這種形式,一上來就要求百脈同時帶開,百脈同時運轉。」我個人理解,明慧網要求大陸資料點要遍地開花,何嘗不是「百脈同時帶開、百脈同時運轉」呢。其實小資料點遍地開花,也符合了「大道無形」的法理,而且從根本上解決了大資料點以前出現的一些問題,難點就是家庭資料點的獨立需要每個同修要去掉對技術的畏難心、初學技術時的好奇心、怕心、對技術同修的依賴心等一系列的人心。其實反過來看,建立家庭資料點不也是我們弟子們修心的一個很好的錘煉過程嗎?如果我們的同修們都來用心關注我們的資料點、參與資料點的運行,那大資料點的同修們就不會出現那麼多的問題,我們也不會蒙受那麼多的損失了。

二、建立和堅持做家庭資料點是修心性的過程、修煉人自己的選擇

再有一個問題是,大資料點的技術同修也應該充份體諒家庭資料點同修起步時的艱難。想到我剛剛起步時,當時我只是有想看「明慧網」的一念,並沒有想要建資料點。但是偉大的師尊還是精心安排了這一切,無意中就有人教會了我用代理,當時也是一知半解,自己在電腦上摸索。記得「明慧網」那美麗的網頁第一次展現在電腦屏幕上時,我沒有感到喜悅,而是被嚇的馬上關了網頁和電腦,拔腿就跑(現在想起來真是……)。在跑的時候,心裏在責備自己:你這是跑甚麼,幹嘛嚇成這個樣子。之後,我掉轉身來,一方面克制著內心的恐懼,一方面給自己打氣(那時候還不知道發正念),又再次回到電腦旁坐下來,打開電腦,又一次登陸上了明慧網。從那以後,我開始走上了建立家庭資料點的修煉之路。

在剛建立家庭資料點時,每每都是在無名的恐懼和壓力下上網、製作真相資料,以至於我一度覺的在製作真相資料時,簡直跟生死考驗似的。剛起步的時候,兩眼一片黑,不知道從何入手,全靠自己摸索,度過了一個個不眠之夜。當時在法理上還不是很明白,很多解決問題的方法,以為是自己本事高、想出來的。因此還一度執著於各種各樣五花八門的技術,在上面還是耽擱了不少時間。直到最近兩年,在學法中、在同修們的交流文章中,慢慢的走出了這個誤區,逐漸學會在法上看待所遇到的技術問題,先從自身修煉中找原因,然後再來看這個技術問題。

我說這些修煉經歷,只是想說明在決定建立家庭資料點時,對一個不懂技術的修煉者來說,是一個非常難的選擇。一方面有眾多的未知技術問題心中無底,另一方面又有來自舊勢力的虎視眈眈的迫害,還有邪黨多年的恐怖迫害所造成的怕心等等。在大資料點的技術同修前期開始做資料時所經歷的心的修煉歷程,我們這些不懂技術的同修也幾乎要同樣經歷一遍,好在現在有了《從零開始建資料點-實用技術手冊》,已經到了第四版,從技術上講已經很成熟,學起來比較容易(建議已經建立的家庭資料點和準備籌建的家庭資料點,一定要把這本小冊子好好看看,尤其要看第六章「資料點技術上的安全運作」)。但是心的修煉歷程、執著心的割捨這些與自身修煉密切相關的部份是要和大資料點的技術同修一樣要經歷一遍,所以我理解家庭資料點的狀態與運行情況與這個同修自身的修煉息息相關,絕不是單純的技術問題。在這個過程中,家庭資料點的同修會有過不去關的情況,甚至一度會放棄。但是我想放棄建立家庭資料點不是甚麼大問題,不做資料,還可以採用其他的證實法的方式,只要沒有放棄修煉,就還是同修,師尊總會安排機會讓同修們修去各種執著。

所以說,如果因為技術同修不再幫助而不再繼續堅持運行的家庭資料點,也不必可惜。不能堅持,有可能是這個家庭資料點的同修的心性還沒有達到要求,因為有技術同修的幫助而礙於情面而做、或者因為其它不純的念頭而做都是不符合法理的,這樣做出來的資料所帶的能量場不是那麼純正,效果有可能也不會很好,與其這樣,不如停下來,這樣對大法、對技術同修、對家庭資料點的同修也可能是一件好事,可以避免更大的損失。同修心性不到位,就不能強為,強為的結果常常是得不償失,這方面的教訓實在太多了。

三、從根本上改變觀念

師尊在我們這些弟子進門的時候,沒有限制,誰能修就修,沒有強制。我們眾多的同門弟子中,那是甚麼樣的都有,各種各樣的心性、各種各樣的心態,都會在修煉的過程中體現出來。面對眾多複雜的人心,應該怎麼辦?我現在慢慢的體會到,在這樣複雜的情況中,用洪大的善心與慈悲去面對,就容易把事情解決好。修煉中的人還是有各種人心存在,有人心就一定會有矛盾。我們對常人能用慈悲心對待,但是面對同修的人心時,就不能用慈悲心對待了,這一點在《資料點》一文中有充份的反映。這是為甚麼?需要我們深思。我認為這反映出我們的大陸同修們還有各種各樣黨文化的烙印在作怪。在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大法工作是「義務勞動」嗎?》中有比較充份的論述。這裏引用其中一段:「這種一切依靠『上級』和工作推給『單位』的心態,其實也是一種黨文化的變異表現,因為在大陸邪黨統治下,為了嚴密的控制人民的一切,包括吃穿住行、婚喪嫁娶、教育工作、戶口糧本等等,甚麼都要找單位、找上級,人們的一切生活資源和生存條件都被邪黨控制,使得長期處於這種狀態的中國人養成了這種變異的心態。實際上,這種『大包幹』的現象在西方正常社會是找不到的,人人都是自己想辦法去解決自己的問題,單位、公司只負責提供工作的場所和相應的工資,沒有人從頭至尾替你包辦住房、上學等等個人事情。」

其實,進一步看,這種變異觀念不但在非資料點、家庭資料點同修身上有反映,在大資料點的技術同修身有也有反映,從《資料點》一文的行文口氣與心態中就有反映,語氣不夠善,心態上被牽動的太厲害。這不能怪大資料點的技術同修,在學法和煉功時間不能保證,又是那樣大的壓力下,有這樣擔憂,焦急,恨鐵不成鋼的心態是難以避免的。

我建議大資料點的同修一定要把學法煉功放到重要的位置上來,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甚至每週安排半天時間完全是學法,不做資料,可能的話把師尊所有的講法全部通讀一遍乃至多遍。是,有的時候各個方面的對資料的要求很急,量也很大。但是絕不能因為強調這個方面而把自己學法煉功的事耽擱了。每天我們都要吃食物,因為那是維持生命的物質需要;作為大法修煉者,我們必須要堅持每天學法煉功,這是維持我們生命的精神需要。完不成資料的需求,可以平心靜氣的告訴協調人,請他們自己想辦法解決,我想這應該也是解決真相資料上的等靠的一個辦法。如果協調人出現說《資料點》一文中所描述的「那麼要你們幹甚麼!」之類的話,心還是不要動,可以善意的跟協調人解釋:我們同樣也是修煉人,要有時間來學法煉功,您的要求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承受能力,還請原諒。」善意的去講,事情總會好解決的多。

四、修煉

另外一方面,由於大資料點的同修長期處於與常人社會相對隔離狀態(沒有家庭、沒有工作等),但是個人修煉中執著心的再去是毫不含糊的,沒有剜心透骨、觸及心靈的矛盾,怎麼才能真正的提高個人的修煉層次呢?那怎麼辦?大資料點的同修們平常做的最多的是做資料和與有限的幾個協調人接觸,那很有可能就會從這些方面來體現對大資料點同修個人修煉提高的因素。問題是這些矛盾的表現形式直接與我們整體講真相的大事有著密切的聯繫,大資料點的同修也是修煉中的人,在學法和煉功時間不能保證的情況下,就容易被自身打著證實法、救眾生旗號的各種執著心所造成的假相所迷惑,容易認為是對方不在法上,而很少甚至不能有時間去想自身的不足。這樣就可能會使得矛盾越來越激化,從而有可能會導致迫害的發生。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到舊勢力的險惡用心:「啊。在大資料點的也要提高呀,給他們安排這些魔難就是要讓他們修自己提高呀,是他們自己不悟。」其實舊勢力是利用大資料點同修的漏、協調人同修的漏以及我們整體大法弟子在這方面的漏,放大我們執著,達到破壞性檢驗大法、檢驗大法弟子的目地。我們真的應該警醒了。

大資料點的同修,承擔了過多的本應由我們小資料點乃至暫時未建資料點同修們應當承擔的責任,在這樣的重負下,給他們的修煉造成了多大的障礙,我們從《資料點》一文中可以看的很清楚,這是我們這些修煉者應該做的嗎?從某個方面講,可能連常人都不如,有情義的常人都知道「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們小資料點的同修們乃至未建資料點同修們,如何能心安理得的接受大資料點同修們無私的資料援助、技術援助,如何能心安理得的有一點問題就要技術同修們跑前跑後的奔波呢?有的同修們會想,我們給了他們錢了,他們就應該給我們做。不是的,同修,給錢不等於就應該理所當然的得到資料,錢只是完成了人世間的物質上的一種交換和補償,但是精神上的付出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說明白點,給的錢可能只夠買設備和耗材,那大資料點的同修們付出的心血、耗費的精力、那一個個的不眠之夜、為保證大資料點的安全而放棄家庭、事業、工作等等而造成的損失那是能用金錢來衡量的嗎?給的那點錢能夠補償嗎?所以我們小資料點的同修以及因為各種原因暫時未建立資料點的同修們,應該好好思考一下這個問題。

以上是我對資料點運行中一些問題的認識,因為我從來沒有在大資料點的環境中呆過,說的不符合實際情況的或者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資料點的同修們原諒。在過去,歷史已經記載了大資料點的同修們無私的、巨大的付出;在現在,你們依然在各方面因素造成的重負下無怨無悔、捨己忘我的承擔著;歷史的將來,希望你們能和我們一樣在大法的指引下,在師尊洪大的慈悲中,一起走出個人修煉的侷限,齊心協力,破除舊勢力的間隔,整體圓容,一起完成史前大願,救度更多的眾生。

轉眼又快到五月十三日──普天同慶的偉大的日子。我不知道用甚麼樣的語言才能表達我此時心情。是的,師尊一再提醒我們不要用人心看待師父和大法,我也知道此時自己的心情有著很多人的感情的成份。只是在此時此刻,請師尊允許我只能用這種摻雜人的無以言表的感恩之情的心,表達一個弟子的祝願:唯願吾師笑!

願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能夠整體更加圓容、更加配合好,讓我們的師尊為弟子們的精進和圓容而欣慰的笑,為不斷有眾生被救度而欣慰的笑、為新宇宙的美好未來而欣慰的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