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為對方想一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讀了《由七年的資料點生活談我的修煉心路歷程》(以下簡稱《歷程》),心情有些沉重,既為同修的艱辛付出而感佩,也為同修間還存在的間隔而惋惜。我是在家弟子,也成立了家庭資料點,經過這麼多年風風雨雨中的摸爬滾打,很能理解做資料修煉生活的艱辛。在《歷程》一文中多處提到因同修之間的不理解造成許多不必要的誤解,在這裏我想談一下同修之間互相配合的問題。

在九九年「七﹒二零」後,邪惡瘋狂迫害,很多學員看不到師父經文和資料,有許多大法弟子主動承擔起了資料來源、傳遞等的工作,大資料點應運而生。往往一個資料點就要負責一區,甚至全市,乃至周邊縣市的資料,工作極其繁忙,而負責的同修大都是年輕,流離在外的。當時我也負責一部份傳遞工作,我平時上班,同修就送到我單位附近,每次去取都是一大包,幾千份是常事。由我再傳給片區同修,一直傳下去。當時由於走出來發資料的同修很少,而資料又太多,同修們都只能儘量快的去發,否則積壓下來就更難「處理」,而這樣導致同修們學法時間少,只做事不學法的現象普遍存在。在那樣邪惡的環境下,資料點成了邪惡重點破壞的對像。而做事不學法或學不進法的情況也使我們陷入惡性循環,根本沒能理解法的深刻內涵,導致後來資料點被破壞連帶很多同修被抓,造成極大損失。如果那時同修都能站在真正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的角度提出建議,根據個人實際能力合理分配,也許不會造成資料過多應付不來而不能靜心學法的現象。我市就有同修因資料太多發不完,怕心太重丟掉資料而造成嚴重病業死亡的事情;有的同修為了儘快發完資料從早到晚發而被跟蹤、被綁架的慘痛教訓。

零五年以後,我家也成立了家庭資料點,從籌備到正常運轉,經歷了很多神奇故事,其實只要我們發出純正的一念,師父真的就會幫助我們,「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在資料交接方面,我們都是單線聯繫,事先約定,有甚麼需要同修主動提出,壓力太大也會講出來,彼此互相協調好。但是也有不盡「人意」的時候,比如有些同修只要新經文,不接傳單、小冊子,我們就想:「你怎麼做三件事呢,還修不修呢?」當面不敢提出來怕傷了「和氣」;在交接過程中同修遲到或臨時不來,就想:「怎麼總不當回事,甚麼事情比這個還重要?」有時越想越不舒服,「我這麼辛苦做好給你送去,等你半天還不來」,有時還想「是不是給盯上了」,不自覺的想一些不好的東西。其實這些都是人心,因為自己的心放不下,就利用它來魔你。師父說:「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認識〉)想到這,所有不平都煙消雲散了。

《歷程》一文中提到大資料點同修做好送去給在家同修,風雨無阻而且一等2、3個小時是常事,在這裏不是批評同修,我覺的大家約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常人還講守約呢,何況這麼嚴肅的事情,試想等人的是自己,你會不會焦急?還有一個安全問題,電話聯絡、手機使用等都要注意。邪惡虎視眈眈,我們不可忽視,不僅自己要注意安全,也要為同修安全著想。

再有就是同修之間有誤解,能攤開來講最好,誤解加深就容易形成間隔,這也是舊勢力千方百計想達到的,我們一定要清醒。當出現誤解時,雖然說修煉人不在乎別人怎樣看,但是在正法時期,我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會造成不同的結果,我們應清晰的認識到,是舊勢力想利用這事間隔我們,所以我們只有走正,不能放任自己頭腦中一點不好的念頭。經常設身處地的為對方想一想,遇到問題向內找,不在同修間形成間隔,形成圓容不破的整體,不給舊勢力迫害的藉口,在助師正法的路上走的更正更穩。多為對方想一想,也是為整體負責,也是在修自己。

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