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馮麗萍多年持續被非法關押迫害 現流離失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深圳大法弟子馮麗萍不斷遭到非法關押、勞教、判刑,由於惡黨的迫害,因恐懼,原來幸福的一家人被迫害得不敢來往。從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八年,馮麗萍曾被非法關押到龍崗區看守所、廣西博白看守所、廣東三水女子勞教所、寶安看守所、西麗洗腦班等,直到二零零八年一月,馮麗萍離開黑窩的迫害,但仍遭騷擾,不得不流離失所。

馮麗萍,家住深圳市,婦幼醫士專業畢業,九八年得法。那時剛結婚,她丈夫已是大法弟子,為了妻子也能得法受益,做丈夫的可謂是用心良苦。由於從小讀書,思想中被灌輸的盡是邪黨的文化,不信神,不信佛,甚麼也不信。然而在陪丈夫讀書學法的時候,書中「真、善、忍」三個字卻深深地打印在了馮麗萍的心裏,喚醒了她沉睡的記憶,好像生生世世就是為了大法而來的。於是也走上了修煉的路。

馮麗萍一家都是修煉的人。公公是一家醫院的院長,工作一輩子攢下一身的病,身體裏沒有一個好的器官,長期臥床,家裏隨時都有急救人員待命,補藥、毒藥也用了不少,可並不見效。婆婆是醫院的主治醫生,不但要幹好自己的工作,還要代理公公的部份工作,同時還得照顧他,可想壓力有多大。但自從她公公開始學法煉功以後,整個就像換了個人似的,不但身體好了,沒病了,還長胖了,甚麼活都可以幹了。婆婆有一次反對公公學法,結果從四層樓摔下來,住了醫院,後來明白了,知道錯了。婆婆也不吃藥、不輸液了,很快就回家了。她跟馮麗萍講,學醫的都知道,這麼大年紀了,從這麼高的樓上掉下來,是甚麼後果!癱瘓都有可能的。她婆婆也開始學法煉功了。在生活上,一家人非常融洽,凡事都為對方著想。馮麗萍是這個家中最文弱的,衣食住行都不需要操半點心,工作也很順心。一家人每天的生活就是早上到公園裏參加集體煉功,然後喝早茶,開始一天的工作,晚上大家就聽學師父的講法,交流如何提高心性。雙休日還常常開車外出旅遊……然而這種童話般的生活卻因一場無理的迫害與鎮壓被迫終止了。一個原本祥和、寧靜、幸福的、其樂融融的家庭被強行拆散了。

九九年「七﹒二零」前一個星期,馮麗萍全家就被公安跟蹤並拍照、問話、錄案。之後,全家幾乎天天被深圳龍崗區寶崗派出所的警車堵在門口,對他們進行抄家和無休止的騷擾。公檢法三個部門的人聯合強行將馮麗萍家開的藥店牌照拿走,藥店被迫關閉。為了說句公道話,她與丈夫一起去了北京。到北京後卻被龍崗公安局的人強行押了回來,寶崗派出所所長在對他們進行恐嚇與羞辱之後,把他們非法關進了龍崗區看守所。這種非法的關押沒有履行任何手續,也不做任何檢查。在看守所裏,不管天氣多冷,衝的也是冷水澡,每天被強制幹很多活,不幹完就不讓睡覺。當時馮麗萍已懷有身孕,在那種惡劣的環境裏,在污言穢語的高壓下,她又嘔又吐不斷咳嗽,身體極其虛弱,邪黨的人員仍然不放人,致使她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後,胎兒終未保住,流產了。全家人被推入無盡的悲傷中。

回到自己的家後,她努力地支撐起這個家,為了家人不過度悲傷,為了能看到婆婆往日的笑顏,她和丈夫商量再懷一個孩子。不久,他們果然如願,家裏終於又有了一些生機。然而寶崗派出所的警車卻一直沒離開過她的家,經常騷擾他們,常常將她丈夫強行帶走。就在她快要生產的時候,警察們又一次將她丈夫非法關進看守所。臨出門時,她丈夫還請求它們,讓他照顧一下自己的妻子和即將降臨人世的孩子,等孩子出生了,再跟他們去。然而這些沒人性的人還是帶走了她丈夫,雖然她丈夫並沒有犯甚麼法,只是堅持自己的信仰。家裏剩下兩個年邁的老人和一個大著肚子待產的孕婦。

因為精神壓力很大,身體不是很健壯的馮麗萍,生孩子後的第三天,才能抬起頭,勉強下地,為了照顧孩子,每天只有不到三個小時的睡眠時間。孩子出生三個月後,她丈夫才被放回來,然而在家不到一個月就又被非法關押了。公公婆婆去看她丈夫時,因身上帶有大法的經文,結果公公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婆婆被非法關押一天。從此派出所、610組織的不法人員整天騷擾她家,恐嚇並威脅他們,如果不配合它們,不放棄修煉就勞教他們。全家每天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孩子也沒有一絲安全感。為了照顧好孩子,她只好離開自己的家,到娘家躲避一下。當時的她已瘦的只有皮包骨,面色蒼白,本想在娘家好好照顧剛出生沒多久的兒子,誰知深圳的610不法人員夥同博白的610不法人員一起到她娘家,要抓她。她聽了媽媽的話去了同學家暫住。孩子被婆婆接回了深圳。在博白娘家養身體期間,因去車站接兩位大法弟子,馮麗萍被跟蹤,又被非法關到廣西博白看守所。

在博白看守所發生了一件令人難忘的事。一天早晨,一個管教要放手打一位年老的大法弟子,被一個判了死刑的犯人拉住,不讓打,說他們都是好人。當時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個犯人結果被管教打罵了一頓。可過了三天,接到上面下來的通知,這個死刑犯重判改為死緩。可見「善有善報」啊!2001年兩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兩年,馮麗萍被拉到了廣西玉林洗腦班。剛到洗腦班時,藉口買東西,擺脫了陪同的人員。之後,兩廣警方就下了通緝令。馮麗萍一直不能回家,不能見孩子,不能盡孝道,夫離子散,這一切都是邪黨的黨魁一手造成的。

2002年5月,馮麗萍被綁架,這次是被非法勞教三年,關在廣東三水女子勞教所。在那裏不准站、不准睡、不准坐、也不准上廁所,到處是法輪功學員的哭喊聲夾雜著電棍聲,管教和協同迫害學員的犯人的辱罵聲,連同不斷播放的所謂揭批法輪功的錄像聲,不絕於耳。在這種精神和肉體的雙重高壓下,她有些迷惑了,於是被所謂的「轉化」了。後來被調去做衛生員管理病號。有一個叫范志君的法輪功學員,就被管教及協同迫害學員的犯人侮辱,往她頭上淋尿,將她拉到太陽下暴曬,昏了後又往身上潑水。一個個大法弟子都受到非人的折磨,每當看到這些,馮麗萍都會淚流滿面,心裏都會問:他們是人民的警察嗎?把整人當成了他們的職業。在看到一幕幕沒有人性的折磨學員後,在強加的迫害「轉化」後,她明白這一切都是想要通過種種非人的手段摧毀修煉者的意志,達到毀掉修煉的目地。於是她發表了「嚴正聲明」,以前的所作所為全部作廢,從新回到修煉中來。馬上她就被嚴管了起來。這時她丈夫由於不明真相而邪悟,要與她離婚,此事還被勞教所利用來羞辱她。可是她妹妹寄給她的錢和衣服還有信卻不給她。

2005年,馮麗萍回到了家,但因為邪黨給每個家庭的壓力都很大,家裏人都不敢跟她講話,生活一度沒有著落,她媽媽也因為這些強加的壓力,身體每況愈下。雖然她自己的身體被迫害的很差,但是還是堅持找了一份工作,為了減少婆家的壓力,她只好在外面租房子住。這時她丈夫又提出要離婚,為了挽救這個家,她就將自己的經歷告訴了法官,明白真相的法官也站在了她的一邊,當然這次這個婚也沒離成。

由於寶崗派出所的不斷騷擾和恐嚇,她無法再正常的生活了,只好離開這個家又開始了流離失所的日子。然而當她的朋友幫她回家取衣服時,卻被派出所的人扣留,還威脅房東不准租房給她,她當時放在房裏的所有的物品都不見蹤影了。她因為是一個修煉人,已經超越了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苦難,在極其困苦的情況下,心裏想的還是要嚴格要求自己,要對別人好,要喚醒丈夫,喚醒世人。後來她丈夫從新走回了大法中。但是因為害怕,她婆婆還是不敢讓她和孩子見面。

2006年9月,馮麗萍又被綁架到寶安看守所,惡警對她進行體罰,要她下跪,她不肯,惡警就大打出手,還拉出去暴曬,羅列一大堆莫須有的罪狀,強迫她簽字。馮麗萍的心臟從小就不好,加上這些年的折磨,發作過好幾次,但是看守所從來不放過她,包括龍華看守所、龍城看守所。雖然這樣,她在裏面還是照常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

2006年12月被非法勞教一年,又送到三水勞教所。比起上一次,這裏經過了重新裝修,表面鮮亮「文明」了,背地裏卻還是乾著見不得人的勾當。惡人們先將她關到一個帶有閉路電視的監控房裏,有兩個吸毒人員看著,並對她的一舉一動都24小時記錄,見她不配合,就又增加到四至五人看管,期間進行羞辱、體罰、不讓睡覺、恐嚇等,當質問他們是誰讓這樣幹的?是誰給的權利時,他們卻怕了。因為她說她要將這裏的一切告訴家裏人,告訴全世界,侵犯到人身的還要上告。於是他們態度緩和了些。但是他們的偽善並沒維持多久,他們騙她家裏人不理她了,也沒送衣服來。以前一個本子記錄的,後換成兩個記錄簿(一個當面記錄一個藏起來),迫害的手段變得隱蔽了。惡人又找來幾個高大的吸毒人員強迫站操,她的心臟承受不了,疼痛的很難受,手腳腫了,發烏發黑了,不但不管還說是裝病。因為不配合他們的行為,馮麗萍就被打,讓她寫,不寫就按到桌子上,手背到後背,不聽話就招來一頓打。當馮麗萍質問他們時,他們居然互相推諉,吸毒人說是管教要打的,管教說是吸毒人要幹的如此反覆折磨了馮麗萍九個月,最後又以莫須有的罪名加期一個月二十七天,也就是一年後才放人。

本該回家的馮麗萍卻在出獄後的當天,被深圳610的不法人員偷偷押到深圳西麗湖洗腦班。當時因心臟病發作頻繁,幾乎挺不過去了。那些邪惡的人不明白,她為甚麼這麼堅定?當她回答:法輪功講的是宇宙的大法,是天理。我是為天理而生,只有天理才決定我的存亡。從現在表面看似甚麼都沒有,但是他教給了我們宇宙的法理,這就是我的財富,永生都享用不完。惡人們再也沒話可說了。

在三水勞教所裏有一位東莞大法弟子,被關在三大隊的四樓,有一個才幾歲的兒子,被非法關押後沒有經濟來源,全靠當外婆的給人洗碗養活孩子。因為不配合邪惡的要求,一直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被管教指使犯人不給她穿衣服,並將她沒穿衣服照了相,揚言要發給明慧網。她還被犯人用抹布堵住嘴,不許發出聲,又將她的雙手捆綁在上下鋪的床架子上,不能動彈,旁邊看管的吸毒人員就掐她的身子,皮膚被掐的青一塊紫一塊。後來被關了禁閉。另一位老年大法弟子叫王小圓,曾關在三樓,她來的時候還好好的,現在已被迫害的不能走路了,只能臥著,就是這樣勞教所還是不放人。可見它們殘暴的本性。

馮麗萍被劫持到西麗洗腦班的時候,家裏人並不知道。後來見不到人就四處查找才找到。洗腦班卻不讓她家的人講真話,騙馮麗萍說是他們通知她家人的,這就是所謂的「春風化雨」的「幫教」。在洗腦班,他們從「愛心協會」找來邪悟的人整天灌輸邪惡理論,並連帶的辱罵,想繼續做她的「轉化」迫害。適逢要過年,他們就全放假了。當時那裏只剩下馮麗萍一個人,因為病的很重,怕承擔責任,就讓她妹妹接走。

零八年一月底,馮麗萍終於離開邪惡黑窩。可是,深圳610的邪惡之徒並不善罷甘休,經常電話騷擾她妹妹,她想去學校看兒子,卻因為學校不知道真實情況而不許見,因害怕邪惡之徒的騷擾,婆婆不敢讓她進家門。現在馮麗萍只能流離失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