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根本執著,主動圓容正法需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九七年有幸得大法的,也算是老弟子了。下面我就把自己在正法修煉中的心得與大家交流。

(一)先他後我

日記:二零零七年九月一日,今天我讀《明慧週刊》,突然明白一個法理,站在法的基點上的法理,讀到弟子切磋文章有一段話映入我的眼簾。「……警車四面八方把那個居民樓圍起來的同時,同修就是為了轉移資料,保護同修沒有想到自己怎樣,沒有怕心。最後都轉移了,……」看到這裏我明白了,這不就是站在法上了嗎?以前我也想如何能真正站在法的基點上去修,但不知怎麼修,總是擺不正。師父講「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的法理。我不知怎麼運用。這一剎那我才認識到常人的私是個險惡的執著,是它阻礙了我站在法的基點上去修。這一次我抓到了它,就徹底的解體掉。我明白了法理,強大了自己的正念,做起真相更自然輕鬆,得心應手了。

(二) 如何嚴格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1、言談上。首先考慮對他人有沒有傷害,才開口,否則無意中就會傷害到別人。我在這十年修煉當中,時刻想著自己是個修煉人,在各種場合,在與親朋好友和鄰里交往中,都要求自己以修煉人的標準去做,「懷大志而拘小節」(《精進要旨》〈聖者〉),走正師父給安排的正法路,有時也做不好,但我會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

2、行為上。現在的常人都隨波逐流,在大染缸裏被污染著,而作為大法弟子就要脫穎而出,處處為他人著想,走正修煉人的路,才能給未來的人做表帥,顯示出大法修煉者的風貌。

3、形像上。要求自己穿戴整齊,舉止大方,行為莊重,面帶慈祥。是師父改變了我,使我回歸先天道德規範,並影響著周圍的人,但我離師父的法差的很遠很遠,我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一思一念都要站在法上,否則舊勢力和黑手爛鬼就會趁機而入加大你的執著想毀掉你,所以我們一定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徹底解體邪惡陰謀。

(三) 如何按著師父的要求在抓緊時間救度眾生中「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美國首都講法》,把心放在證實法上,去掉證實自己、為私、為我的執著。

講真相救度眾生中嚴格要求自己,在各個場合把講真相救人放到第一位,同時做好三件事。也有做不好的時候,導致情緒低落,消沉,自責,恨自己怎麼就不如講真相三退多的同修呢?過後我靜心向內找,漏在哪裏?也找到了不少執著心:站錯了基點去講真相就會導致人們錯過了機緣,不接受真相;我還有攀比心,沒有按照法去比學比修,時不時的還有怕心,怕丈夫(被邪黨毒害很深,不接受真相)不讓我講真相(我學法煉功他不管),在靜心學法中才醒悟,「你有怕 它就抓」(《洪吟二》)。明白了法理,我就發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一切怕的物質、靈體,立即解體」,真的「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是「怕」的生命體和物質阻礙了我證實法。

我在初期講真相時,誰若說大法不好,修煉人如何,我就急眼,甚至要和他們幹起來。最後真相沒講成,人都不歡而散。有時和同修顯示自己,看我學法比你們學的多,發正念不斷,講真相超百人等等。自己還暗慶歡喜。有一天我看《明慧週刊》同修體會講到,自己在證實自己,沒有證實法。這時我才認識到自己的不足,非常慚愧和自責。做錯了也得爬起來呀,我向內找,找到一連串的觀念和不好的執著心。這些心不都是在證實自己嗎?把我放到了第一位,卻把大法放到了次要位置上,能做好三件事嗎?師父不辭辛苦的點悟我,我才找到了多年在黨文化中形成的後天觀念,分不清自我,比如強迫人接受真相,爭強好勝,不甘拜下風,誰都不如我等,不好的觀念,好危險呀。師尊時時刻刻的都在呵護著我,使我真正的找到了「為私為我」這個最根本的執著。

(四)主動的圓容正法需要

首先談一談怎樣才能擺脫惡黨慣用的詞語,比如「冒著生命的危險」一詞的運用。我是這樣認為的,惡黨在炫耀英雄人物時好用「冒著生命的危險」去救人。正法到了最後,大法弟子更加成熟了,我們要徹底脫離邪黨文化一切的束縛。用大法給予我們的智慧,歸正大法弟子的思維和語言,我認為大法弟子是來助師正法的,不是來「冒著生命的危險」的,大法弟子所做的真相資料和發真相資料是堂堂正正的,是走證實法的路,沒有生命危險,而這些危險是舊勢力黑手邪黨強加給大法弟子的,不能承認它,才能徹底的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們就走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正法之路,就要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不允許任何生命阻礙我們證實法、救度眾生。是中共惡黨執意維持迫害,肆意綁架揭露中共流氓行為的善良民眾,我們是在揭露迫害,喚醒被謊言矇騙的民眾。

只要我們人人都把自己當作大法中的一粒子,就能聚之成形,成為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師父早已給予了我們佛法神通。我們思想應該是完全站在法上,那麼我們發出的正念就是強大的,分分秒秒不給邪惡喘息之機。就能救度更多的對我們寄予無限厚望的眾生,同時儘早結束這場迫害。

另外,我也要為一個生命的得救而高興,這個生命就是我的丈夫。他三退了,還寫了鄭重聲明。在我寫體會草稿時,他還沒有接受真相,他這個人受邪黨毒害很深。這次他的改變,站在人的角度上看,就是突如其來,可站在神的角度上看,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只要我們真正為別人好,不帶有任何人的觀念,正念足,就能救了他。

以上是我的一點體會,有不對的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