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送發真相資料時的心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五日】陸續看了一些同修關於送發真相資料的交流文章,看後感覺部份同修在送發真相資料時過於緊張、思想壓力也過大,像是去完成一件冒險的事。

有的同修在送發真相資料之前發正念,這種方式很好,但是有的同修因為沒發正念就不敢送真相資料,而且發正念的目地是為了避免出現危險情況,感覺心態還是不夠正。也有同修在送真相的過程中碰到路人或上下樓的居民時立即發正念或躲避等,送一次真相回來,精神上承受的壓力與身體上消耗的體力都很大。

在大法弟子隨師正法、反迫害、救眾生的這幾年曆程中,送發真相資料已是非常重要的救度眾生的方式,送發真相資料是神聖的,是大法弟子在給眾生直接送去被救度的機會,在給這些世人生命的未來,這其中體現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一件非常美好的、非常偉大的事。

大法弟子在送發真相資料時應該擺正心態,我們是來救人的,是在做大好事,那怎麼能夠害怕那些被救度的生命呢?一個救人者,帶著怕心去拯救被救度的人,內心還是把被救者放在了敵對面了,當感覺是在孤身一人進入虎視眈眈的敵人的營地中,那造成的心理壓力可想而知。其實沒有那麼可怕,這些世人當初也都是冒著天膽下來的,敢於下世,也是因為他們相信大法、相信大法弟子一定能救了他們,生命都有他明白的一面,也都有他們的正念在,他們明白的一面都在等著被救度,救人者的觀念擺正了,真是為他們好,就是要救他們,他們為甚麼要去害那些救他們的人呢?被救度者對真心救度他們的生命應該是感激與珍惜的,這是正理。

心裏邊咚咚跳著,腳步試探的前行,一聽到腳步聲、開門聲、說話聲,過往行人、車輛等,就耳朵、頭皮炸起來,想著奪路而逃,難道只有萬人空巷時才能送真相嗎?正法大道修煉者的威儀就不說了,關鍵是我們不是心懷慈悲來救度眾生的嗎?卻把自己弄的心驚肉跳,那些等著看真相的世人因為我們不正的心態,也會表現出魔性來,他就會被那些干擾破壞正法的邪惡因素控制著,做出對大法弟子不敬的事來。

講真相、救眾生,舊勢力的那些剩餘因素是不敢對大法弟子怎麼樣的,它們也不配怎麼樣。因為我們在做最正的事,我們是在給予一個生命能夠走入未來的機會,真的很正、很偉大,應該堂堂正正、理直氣壯的去救人。

有的同修送真相時求師父加持自己的正念,在送真相過程中強大自己的正念,不驚不怕,大大方方、穩穩當當。而也有同修求師父給清理環境,遇到人或事,就想:「師父讓那個人……」等,感覺是在讓師父去做甚麼。師父是能夠幫我們做一切,但是我們才是大法徒,不是我們在修嗎?不是我們在走向無私無我的覺者嗎?

大法弟子是今天救度眾生的主角,我們的心態是第一位的,帶著哪一種心態去做救度眾生的事情,哪一種境界的相應表現就會體現出來,都是心性使然。

一直都不認為會因為送真相資料而被如何如何,幾年前的一次送發真相,在資料送出三分之二時,從上而下走在三層的樓梯口,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伯突然上樓堵住我下樓的路,指著門上的真相資料聲色俱厲的說:「都是你發的吧?你袋子裏提的甚麼?我看看。」然後是伸手就要翻我裝資料的手提袋。當時沒絲毫心理準備,也從未預想過這一幕,突然間有點心驚,然後就把心平了平,穩了下來在思想中發正念,同時堂堂正正,不懼不急的說:「您沒有權力翻我的袋子,那些資料都是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您應該看一看,我們是在告訴人們真相,法輪功是正的是好的。」我沒有驚慌,我要展現大法修煉者的威儀,我也不應該驚慌,因為我在送真相。

老伯聲音故意提的很高,抓住我的胳膊繼續大聲喊了一堆被邪黨欺騙的話,我想此單元樓內的各家各戶關著門也會聽見,他想用高聲來增加我的心理壓力。我始終坦然直視他的雙眼,真誠的也是大聲的告訴他我對法輪功的認識,並且希望他能明真相,得福報。他在我講的過程中把抓住我胳膊的手鬆開了,但是,我反過來抓住了他的胳膊,我說:「大伯,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您幫助他,就會有福報。」老伯原來是想拽著我往樓下走的,我現在反過來拽著他,他開始掙脫著往樓上走,聲音也低了下來,也不厲害了,說:「年輕輕的,別被……」然後一邊說一邊上樓了,我對他喊了聲:「希望您和您的家人都幸福安康。」

後來因被迫害,兩年多後從新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我明顯感到自己心有餘而力不從,面對面送真相光盤時,對方不接,上樓時,也感到自己小腿在抖。隨著學法的加強、與送發真相資料的越來越多,瀟洒如意送發真相資料的狀態又很快回來了,送真相時的正念也是在實踐中一點一點修出來的,又在一次一次的正行中反過來加持和強大著這種正念。

前次走入一條陌生的街道,對面圍牆內的高檔住宅在春雨中期待著我的到來,我不知它的樓門開在何方、如何進入,正此時,圍牆一側的小門開啟,我問門內走出的一位老者「我要去那幢樓,從哪兒過去?」他說:「就是這個門進去,進去後你走那條上坡的路。」他走出十數米後又兩次立在當地回身提醒:「走那條上坡的路啊,往上走的那條路。」我當時心裏一陣感動,立在當地,面對他揮手並鄭重的說感謝。側門進入樓區後發現有三條路,只有一條緩慢上坡的路能通往住宅樓的單元門口,三幢樓緊臨,我想,就發最近的這一幢吧,一邊走近單元門一邊想能有個人出來開開單元門就好了,走近一看,玻璃門內一小孩在玩耍,我敲門招呼他;「幫阿姨開一下門。」當時感覺整個過程好順,都是師父安排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現在送真相,多數時候,碰到上樓的,我就下我的樓;碰到下樓的,我就上我的樓,哪兒能每次都不碰上人呢,碰上了,也別自己緊張自己,也別一來就躲起來,就想著是舊勢力的干擾,其實是自己的心在干擾自己。

身邊一同修一段時間常常經過一片樓,樓門單元也都是帶門禁的,他每次經過時,都覺得多好的一片樓啊,應該送真相。有一次,背著一包真相去那片樓了,甚麼有門禁啊如何進去啊,之前這些甚麼也沒想,就想著去給這片樓送真相,結果快到單元門時,看到單元門內站著一人衝他喊:「進不進來啊,快點、快點。」這位同修感歎師父在處處看護著弟子,進門後發現在固定的某樓層,各單元間竟然是通著的,結果一幢樓全送到了。

還有一同修,幾年前樓內送真相時,聽到一住家門內有送客出門的聲音,你猜這位同修怎麼著?他就站那戶人家門口等著,等裏面的人一開門,他就把真相直接送到人家面前,同時自我介紹送的是「法輪功的真相資料」。對方也欣然接受了。

當心中感到眾生生命的可貴時,當我們知道今天的世人都是在等待歷史的這一刻時,心中就會生起大善,那個「怕」也就甚麼都不是了。希望我們都能夠理智、坦蕩的給世人送去真相,送去他們得救的希望。

理解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