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廣大同修和協調人的建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讀了《由七年的資料點生活談我的修煉心路歷程》我深受感觸,資料點的同修和協調人確實默默無聞的付出了很多。這幾年我也和一些協調人有過接觸,有時也幫助協調人去做一些事情,感到協調人確實非常辛苦,尤其是去外地協調,因為時間短,事情多,所以經常會忙到精疲力竭,身心疲憊的成度。雖然有時看起來似乎也沒費甚麼太多力氣,但因為心裏裝的事多,也經常會感到精力不夠,重要的是就像這位同修所講的,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很難有時間學法,開始會覺的不學法難受,但經常這樣,可能就會出現學法倒難受起來的情況,當這樣時已經在邪惡的迫害中了,長此以往很可能就會出現大的迫害,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失。為了既對同修負責又對協調人負責,我提出一些建議,如有不對或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首先,我建議廣大同修:請給協調人創造學法的時間!因為當協調人聽說某個同修想要「開花」(建家庭資料點)時,會非常高興,同修提出的要求一般不會拒絕,所以會不好意思說「我先學完法再說吧!」但是我們要為他們負責,我們要主動給他們創造學法時間。關於學法的具體時間,我也想提一些建議,「一日之計在於晨」。根據我的經驗,早晨六點發完正念就學法,八點以前肯定會學完一講,這時再吃飯然後開始一天的大法工作,會感到心裏很充實,工作也比較順利。

當然為了節省時間吃飯可以簡單些,縮短時間。如果這個時間沒學法,當開始工作後就很難有時間也很難有心情再靜心學法了。所以,我建議,當協調人來到我們家裏時,請提前想好當前最需要他幫忙做哪些事情,一件件排列起來,根據時間有一定的思想準備,這一次可能會完成哪些事情,哪些事情可以等下回再說,也請提前商量好第二天的安排,並明確建議:「明天六點發完正念後,我們集體學法吧!」

關於煉功的時間,我也想說一點自己的看法,在實際情況中,出門辦事,晚上不可能睡的很早,可以安排在晚上9:50到11:50。如果有很著急的事情,可辦事,以後有機會再補上,但是法一定要學,千萬不要有以後補上的心,如果明天正法結束,今天卻沒有學法,當結束的那一刻,試想我們會多麼的懊悔。當然,對於我們一般不出門的情況下,我建議還是早上3:50到5:50煉功好。

另外,我也要建議協調人,不要礙於面子,要提前和同修商量好,也要明確提出:「明天六點發完正念後,我們集體學法吧」的建議。

有一次我和同修一起去外地辦事,我提出早晨學法,但當地同修和我的學法習慣正好不同,他們習慣午睡後學法,因為要辦的事很多,我們就先辦事,但中午我很睏,學法效果很不好,學的也不多,後來幾天,我們學的更少了,我感到沒學法的空虛越來越大,一天在夢中夢到有邪惡想要害我,我大喊:「師父!師父!師父!」邪惡才退去一些。醒來後,我就發正念否定邪惡的迫害,並有一種不學法比死還難受的感覺,就給同去的同修說:「無論如何,我今天上午要學法。」同修說:「你都不知道配合!那你給同修說!」這時,我就覺的甚麼面子不面子的,我是顧不上了,我就是要學法,哪怕得罪同修。這樣,我終於在上午精神狀態較好的情況下,學了兩個多小時的法。有了法的滋潤,心逐漸的平靜平穩下來,更感到學法的重要。

幾天後,我們在坐車回家快到家時,突然有惡警盤查過往車輛,惡警直接走到我們裝機器的袋子前,氣勢洶洶的問:「這是誰的東西?」當時,我的第一念就是『師父救我』,因為我不知道袋子裏具體都裝了哪些東西,所以,不知如何回答,那位同修一時也不知如何回答。惡警連問了三遍,我們回答是我們的,惡警說:「甚麼東西?」「電器。」「打開看看!」「看吧。」這時惡警打開袋子,我的心都快到嗓子眼了,心想:裏面沒有裝真相資料吧,如果有怎麼辦?惡警簡單的看看上面,又把袋子系住,下車了。當車啟動後,我們心裏都鬆了一口氣。後來,同修說想起這件事感到後怕,這是邪惡的陰謀,它們想在我們意想不到的地方下手迫害我們,阻礙我們做好三件事,幸虧師父保護。當時,我們心態並不是很好,有怕心,正念不足,但慈悲的師父看到我們想要做好三件事的心,又一次保護了我們。由此我更深深的感到:一定要學好法,只有學好法,才能純淨自己,才能正念強,更平穩的做好三件事。

師父在《致澳洲法會》中說:「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須學好法、認真對待學法。那些在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中做的好的、變化大的地區,一定是大家法學的好。那些個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視學法的。因為法是基礎,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從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會之機告訴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無論新老學員,一定不要因為忙而忽視了學法。學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頭去學,要真正自己在學。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希望大家走好最後的路。未來的展現不遠了。」

願我們共同學好法,共同在法中提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