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惡黨對我及家人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我是內蒙古的法輪功學員。原來,我在工作單位是一名職員,丈夫是高級工程師,是單位副職,生活條件比較好,我們後來下崗。

我得法修煉以前是爭強好勝的人,脾氣不好,體弱多病,經常感冒發燒,還有心臟病、關節炎、胃病、血壓忽高忽低、神經衰弱等病。真是沒有幾天好日子過,每年中國新年前後病情就加重,那時我經常想:人就這樣活著嗎?太遭罪了,有時就冒出「活夠了」的想法。脾氣越來越不好,跟家人說話不是指責就是訓斥,甚麼事情不聽我的就沒完沒了的發火,有時孩子和丈夫就躲著我,那時的我活的真累、真苦。

1998年正月,一位外地親戚給我打電話,讓我去學法輪功並說:是神奇的氣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能改變人的性格,也就是能使人脾氣變好,我想世界上還有這麼好的功法?半信半疑。誰知我剛一到那裏,就深信不疑,每天學法、煉功,按著大法法理去要求自己。幾個月以後,我就無病一身輕,真正體會到了法輪功的神奇,我的人生觀發生了根本的變化,體會到了「真善忍」的高尚與無比美好,真是一部高德大法,世界上真有這麼好的功法。我得到了,我太幸運了!我常常在心裏默念,這麼好的功法,我一定修煉到底,不管以後發生甚麼我都不變心,每天樂在其中。

到了1999年6月一股陰風刮來,有人說上邊來文件了,不讓煉了,我心想不可能吧?煉法輪功多好啊,通過修煉提高道德,思想境界高尚。不與別人爭鬥,處處為別人著想……有多少疾病纏身的人都好了,還有得了不治之症都煉好了,有多少家庭處於崩潰,夫妻不和、婆媳不和、父子母子之間不和、親戚之間不和、在單位裏同事之間爭鬥,人與人之間面和心不和,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改變了這一切。修煉的人無私無我,遇事找自己哪不好,如果人人都修煉這個世界該有多美好呀!

可是到了「7﹒20」惡黨就開始了瘋狂鎮壓,抓人拘留、勞教、判刑,我們當地很多人被抓。後來我到外地做生意,不斷的聽說家鄉有被抓被勞教的。沒被抓的沒有人身自由,每日到公安局、派出所報導。把身份證收到公安局或派出所,做生意的法輪功學員,每次出去上貨都要到公安局、派出所聲明、請示,經他們同意。他們還給指定路線,否則不給身份證。他們沒有一點自由,很多家生意受到影響。

警察多次找我弟弟妹妹及其他的親人,問我的電話和地址說要到外地把我帶回去,可是都沒得逞。到了2000年9月我就放下生意,回家鄉,先到興安盟烏蘭浩特市我叔妹家,和當地法輪功學員一起交流,我們修大法的沒有錯,我們是做好人,這是一條真理之路。打壓是錯的,我們是大法親身受益者,應該和世人講真相,不能讓世人受騙,我們是受迫害的,我們要為法輪功說公道話。

有一學員的丈夫不明真相,把我們舉報到公安局,警察在我妹妹家蹲坑三天,10月8日下午就把我妹妹抓進了拘留所,在3天之內抓了9人,就差我一人沒抓到,他們開始瘋狂起來,就把我的事當作大案來處理。他們夥同我們當地市公安、林業公安、地方派出所幾方聯合起來,他們為了抓到我,還大會小會的研究方案,費盡心思、歇斯底里的叫囂,上邊有令不惜一切代價必須抓到人,說我是危險人物,邪惡程度瘋狂至極、大有天塌之勢。

從此我走上了艱難的流離失所的生活,真是苦不堪言。然而他們並沒有死心,在10月19日晚把我丈夫抓了起來,送進烏蘭浩特市看守所,多次審問他我的下落,他們還一次次的騙他說,找到我了馬上就帶回去了、並又威脅他說你的案子定了,抓不到她給你三年勞教。當時我丈夫幾乎崩潰,滿嘴大泡,飯也吃不下去,他想到了還有未成年的孩子,又不知我的去處是否安全,也非常擔心我,怕我也身陷牢籠。他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警察找到我家親戚說交5000元錢就放人,親戚為了他快點出來,高利息貸款交給了公安局,就這樣他們詐騙、勒索了5000元錢,人是出來了還是取保候審,每週報到一次,彙報我的下落,身份證扣押在公安局裏,幾次去要都不給,至今也未給。當時把他逼的沒辦法,無路可走,家又不在此地,吃住非常困難。後來幾經周折,逃離虎口,我們背井離鄉漂流在外,環境險惡,相當艱難,到哪裏都沒有安全感。

我的父親一家人從此也被牽連到這場迫害之中,經常受到騷擾、恐嚇,當地公安、派出所,三天一趟、五天一趟去逼問。2000年臘月二十八和正月的一天,兩次夜間開著警車四、五個人夜闖民宅抓人,我父親已是70多歲的人了,本來就有心臟病,加之這一系列的打擊哪承受的了,經常犯病。我弟弟身體也不好,讓他們逼的也得了心臟病,他們每天提心吊膽的過日子。

八年來他們經常到我父親家騷擾,給他們全家人思想造成了極大的負擔,我弟弟由於長期的緊張、擔心,在2001年底,心臟病特別嚴重住院治療才有所緩解回家過的年。其他親屬也受到過騷擾、恐嚇。這是甚麼社會?在中共的社會裏生活,人們沒有安全感,反而使百姓恐懼、擔憂。中共的警察成了匪警、地痞、無賴,禍國殃民。

他們沒抓到我,不甘心,為了抓到我請功領賞,煞費苦心,走遍了我的親戚家,在當地就不用說了,大動干戈,翻了天。老百姓不知我犯了甚麼罪,他們下那麼大力氣抓我,我們地區幾次出現兇殺案件,一次殺死3個人,也沒那樣大動干戈,而對我是鋪天蓋地的抓。老百姓都說共產(邪)黨沒正事,對修「真善忍」的人有能耐、本事大,真無知、可笑。

他們跨省去找我的地方有:吉林、遼寧、山東、天津,他們對我一個信仰「真善忍」的人下了那麼大力氣,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資金。他們是拿著人民的血汗錢害人民,而當地社會治安混亂:偷盜、攔路搶劫案件經常發生,賣淫嫖娼遍地都是無人過問,反而警察帶頭去幹壞事。這樣的黨領導一個國家能不垮嗎?天理不容啊!

我丈夫雖逃出虎口,但對他還不放過,到處找我們,當時的社會是那樣的黑暗,對法輪功一片謊言鋪天蓋地,我們無論到哪裏親戚都怕受牽連,不敢留我們,我們沒有落腳之地,後來在一親戚家落腳,他們特別害怕,我們硬著頭皮住下來。我們每天忐忑不安的度日,面臨著經濟問題,開始親戚給買一些糧食,可不能總是這樣,我們又找不到活幹,後來我只能找一點手工活勉強糊口。不明真相的人舉報我們說是煉法輪功的,派出所幾次到我們住處去,讓我們拿身份證辦暫住證……

在以後的日子裏就經常有人蹲坑監視我們,有一次派出所一個警察夜間11點左右跳到我們住的院裏,闖進屋中,看是否有法輪功學員,要有就動手抓人,一看沒有就走了。蹲坑有半年多,我們無法安心睡覺,他們一來鄰居家的狗就不停的叫,左鄰右舍無法睡覺,氣的大罵警察,還有的要出去打他們。

原本我家在外地有生意做,是惡黨把我丈夫抓起來關押,還到處追我。十幾萬元的資產和貨物被合夥人藉機偷走了,從此我們一無所有,這都是邪黨的迫害所造成的。後來我們在法輪功學員的幫助下無條件的給我們提供住處,在各方面幫助我們,我們才安穩一些,但是仍然生活的很艱難。

2003年3月3日我們當地的警察,就在三千里之外來到我孩子上班的單位找他,幸好他不在單位,他們就找我孩子的同事,問他的下落,他們說早就走了,他們不信,在那裏又尋找了幾天,一看沒有就走了。2001年我孩子從學校畢業後,我們當地一直不給他辦身份證,無法找到合適的工作,親戚幾次托人辦理都不給辦,說上級有令我家的戶口凍結。有一次一個親戚去給辦理不但沒給辦,還把親戚扣押了幾個小時讓他交出我們的下落。至今孩子也無身份證,進不了工廠上班,只能幹一些又髒又累的活,而且有時工資得不到保障。

這都是共產邪黨的迫害所造成的,我們有甚麼罪?我的孩子有甚麼罪?我們是合法公民,是好人,是受迫害的,大法受迫害是千古奇冤,我們要有做人的權利,我們要自由,我們要信仰。是惡黨在犯罪、在迫害人民。法輪大法沒有錯。我的親人都跟著受迫害,我的父親快八十歲了,我們父女長達八年沒見面了,我們和親人同在一塊土地卻不能相見,邪黨還不讓我們過安穩的日子。

向我這樣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知有多少,有家不能回,親人不能相見,不能正常的生活。承受著精神上的、經濟上的、身體上的迫害。比我們受的迫害更殘酷的數以千萬,無計其數,他們把法輪功學員抓進看守所、勞教、監獄、精神病院、洗腦班進行轉化,不轉化就使用各種殘酷手段折磨,有致殘的、致死的、精神失常的。他們用上百種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折磨致死的有名有姓的就三千多人,被摘取器官的還有多少不知道?

在這裏警告那些至今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們,你們也是受害者,也是被邪黨利用的,告訴你們: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80多個國家的民眾在煉法輪功。中共政治流氓集團即將覆滅,3600多萬人辦了「三退」,天滅中共已成定局。明智的人已不再為作惡幾十年的中共惡黨賣命,誰還願意在這歷史的生死關頭跟惡黨殉葬呢?!請三思而後行,懸崖勒馬,停止迫害並善待法輪功學員,為自己生命的永遠選擇一條光明之路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