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正我們的一思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五日】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具有師尊賦予的神通,在人中證實法,救度世人與眾生,所以不要小看自己,更不能忽視自己的一思一念,因為會影響到周圍的常人。我們不應該被常人的思想帶動,而應該是我們去影響他們,把他們往好的方向引導。就像師尊講的特務問題,為甚麼我們不能解體特務背後的壞的因素,卻反而被特務所影響,鬧的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我們純淨的場能解體一切邪惡,才是應有的狀態。

記得在二零零零年,我被邪惡迫害非法關押在勞教所時,感到周圍的同修們往往容易採取人的爭鬥方式去解決問題。雖然那時,師父還沒有講到發正念,但是我們實際上已經體會到正念的作用了,比如,當邪惡指示惡人放誣蔑大法的錄像時,大家都想它們放不出,結果果然放的效果很糟糕,根本看不清也聽不清;又比如,某同修的被單裏縫了師父的經文,剛進勞教所時,每個人的行李都被翻了個底朝天,仔仔細細搜個遍,可偏偏那個同修的包裹連動也沒動,好像人都看不見,原因是大家當時都希望別動那個包裹,結果果然沒動。可惜的是,面對被邪惡操縱的惡警的張牙舞爪,我們往往就起了人心,心情不能做到平靜祥和,看到同修被殘酷迫害,我們又起了憤恨之心,而這時我們已經不在法上了,自然也起不到鎮邪的作用。

那時我就常常想: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為甚麼我們不能用純善來解體邪惡呢?為甚麼要用人的方式來抗爭呢?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在那樣艱難的環境下,不能有很好的學法條件,只能靠背一些熟悉的經文來學法。而法是一切的根本,一個修煉人離開了法,不能每天同化大法,就會被人心干擾,不能事事用法來衡量,也不能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

又比如在二零零六年,我在和同修切磋時,起了人心和顯示心,一方面對同修說:「我現在這種發資料的方式很安全,可以說是萬無一失。」另一方面,在和同修討論到當地的世人難救時,又說「特別是那些四、五十歲的,最喜歡舉報別人。」邪惡是無孔不入的,第二天我去發光盤,來到一個超市,因動作遲疑而被超市裏的店員(四十多歲)注意,當時放好光盤走出去的時候又顯得有些匆忙。等我已經走出去一段路了,那個店員居然追上來,拉住我不放,把我拉回了店中,手裏拿著我剛放的光盤,卻誣陷我偷了他們的東西(由此可見邪惡是心虛的,作惡也不敢講明是為甚麼)。我當時有些害怕,請師尊加持幫助,我想我不能被邪惡迫害,我還要救度眾生,就嚴肅的對那人說「你們不能這樣做,這是違法的」,一邊發正念,解體他們背後的邪惡,這時另一個店員打電話報警卻打不通,就出去報警,我一看機會來了,就往門口走,那個店員想攔住我,這時我對她說了一句:「你站在那兒別動!」就使勁掙脫她,跑了出去。那個店員傻傻的立在那裏,當時因為只有她一個人在店裏,所以她也不敢扔下店裏的東西不管來追我,這樣我才得以安全的離開。事後我很後悔,想到自己做的差勁了,還被邪惡鑽了空子,正是由於我的顯示心和缺乏救度眾生的慈悲,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才意識到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是多麼重要呀。幸好當時還能想到請求師尊的幫助,才避免了迫害的發生,試想如果真的被邪惡鑽空子迫害,會對救度眾生造成多大的損失呀,那兩個被邪惡操縱的超市店員,她們由於迫害大法弟子,又會面臨怎樣的境遇呀!

每當我們在修煉的路上做的好一點,都是因為法學的好;每當人心上來,就是由於沒好好學法。所以我們做的好一點,也沒甚麼驕傲的,都是法的威力,師尊的加持;做的不好,也不要灰心喪氣,而要趕緊學法,提高上來。

一次我在公交車上使用真相錢幣,用的是一張伍元紙幣,當時我是車上最後一個買票的,前面一個人也是用的伍元紙幣買的票,當時買好票後,售票員突然拿著前面那人給的伍元紙幣對我說:「這張錢上有個洞,換一張。」當時我覺得很奇怪,因為我給她的那張伍元是比較新的,完全不是她手上拿的這張,就對售票員說:「這張錢不是我的。」售票員嚷嚷著:「甚麼不是你的,我看的清清楚楚的,你是最後一個買票的。」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事件,我想到再爭也沒甚麼意思,正好錢包裏還有一張五元的因為比較舊,沒有寫真相,就換給了售票員。

事情過後我坐在車上反覆思考,一個修煉人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為甚麼我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呢,平白無故的被人冤枉,給了我一張有洞的錢。通過回憶使用真相錢幣的過程,我突然想到,原來是我有漏!每次我使用真相錢幣,都請師父加持,並發正念清除干擾真相錢幣使用流通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所以每次都很順利的花了出去,但是心裏總有點膽膽突突的,思想裏總是會冒出一些不正的想法,我也盡力排斥,不讓這種想法干擾我使用真相錢幣。這一次,當我看到前面一個人也是用的伍元錢買票時,心裏冒出了一個不正的念頭:「待會就算被售票員在整理錢時發現,也搞不清是誰的伍元了。」心裏竟然產生依賴常人來保護自己的念頭,還不自知。這是有漏啊,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妄想用人的方式來保護自己,被私心和人心帶動還意識不到,如果不是這次收到這有洞的伍元錢,我可能還意識不到思想中這一閃就逝的私念,太可怕了。使用真相錢幣是師尊肯定的講真相的方式,我們應該排除一切干擾,用強大的正念來加持每一張真相錢幣,讓其發揮最大的作用,而我卻在內心深處存有保護自己的私念,沒有把這件事當作是最神聖的事來做,怎能起到應有的救度眾生的作用呢。

由此反省自己最近的修煉狀態,已經有很長時間不能堅持靜心學法,每天學法時間很少,還常走神,煉功也很少,講真相做的也不好,貪求安逸的心總是不肯去,被自己以種種藉口保留著,好危險呀。我對自己說,精進吧,別再浪費這「值千金、值萬金」的寶貴時間了,別再讓師尊為我們操心了。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吧,時間真的不多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