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要求自己 才能更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五日】二零零七年是我首次直接面對世人、眾生的一年。這一年也是我個人修煉--正法修煉中收穫最豐、感觸頗深的一年。明慧網的同修們,在這裏,我欣喜的告訴你們,由於你們的助師正法,通過你們的網站對中國大陸法輪功遭到的迫害、大法在世界洪揚的實況、末劫中中國傳統文化的再現、及全世界大法弟子可歌可泣修煉真相的真實報導下,二零零七年在中國,在無聲的沉默中,我接觸和了解到,得法的人如雨後春筍,人數多,素質好,社會層次居中上,非常令人可喜。

同時我也憂慮的告訴大家:由於文化結構、知識水準、經濟條件、生活環境等種種原因的限制,更重要的原因是由於一些正法修煉中的大法弟子不能放下自我,怕心嚴重,內心深處執著在這個空間中的利益,但又望著法中圓滿的壯觀放不下,為著做好而做好,擺不正三件事的關係,不能真正的吃苦,在法中追求名利情,不能以同修的精進實修為自己的借鑑,大看自己小瞧別人,願意看著別人向內找,等等,……把個真相講的一知半解,還說世人啥都不明白、太不好救了,該啥樣就啥樣吧。那為甚麼你能得法得救了呢,不是同在一個世道之中嗎?別人道德敗壞,你沒敗壞過?所有的這些狹窄的心理,懶惰的行為,致使生活在底層的中國百姓很多人沒能得到上天的這份萬古不遇的厚愛。但這部份人數卻非常之大,比上面的人數可多多了。可是隨著師尊正法進程迅猛向人類表面上的突破,這部份人好像自己覺醒了,你給他書看,你問到他,他一點兒都不拒絕:我煉功,我學法。還有一些人,你給他講真相,人家笑著說:共產黨的話我歷來都反著聽,它說話的反面肯定是正確的,所以你就給我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兒就行了,我哪兒哪兒有病。這些人對法輪功的看法還保留在「七•二零」以前那種原始的認識上。

我到過一個舊書攤,書攤上擺放著二十本左右舊版本的法輪功書籍,眨眼功夫,一掃而空。別的書一點兒都沒動。最後那幾個比較年輕的人圍在一起興奮的說,法輪功怎麼厲害呀,煉功甚麼樣啊,甚麼甚麼冒著紅光啊。那時我就想起師尊說的:「常人只想做神仙 玄妙後面有心酸 修心斷慾去執著 迷在難中恨青天」(《洪吟》〈誰敢捨去常人心〉)。常人他真的不懂。他們在那裏像孩子一樣神乎其神的吹了半天,然後拿著書興奮的散去。

我自己在風和日麗、烈日炎炎、狂風暴雨或者冰天雪地的時候,穿過大街小巷,所到之處的世人、眾生在痛苦呻吟,他們良知未泯,一種悲天憫人的心我油然而生。我們沒有做好,我們真的沒有做好!有的世人對你的理解,對你的善意,那種平和的心態、穩重的語氣,那個在失與得面前的鎮定自若、憨厚大氣包容別人的一些良好素質,在這一方面甚至比我們有些修煉的人做的都好,很多人都有這個反映,但他畢竟還沒有得到修煉大法的機會。在公園裏,有些退了休的老頭談起法輪功,好像比《明慧週刊》知道的還多,甚麼情啊,錢啊的問題,人家說的也確實是我們修煉人中還存在的問題。還有派出所,辦事處。不要把他們都當成敵人,大法沒有敵人,師尊有的是洪大的慈悲。我們救度的是所有的眾生。腳踏實地的做好吧,不要留下不應該留下的遺憾,好在還有時間。

我覺的在救度眾生的同時一定不能忽略個人在正法中的修煉,如果忽略,在整體上那是難以協調好的。正法的洪勢突破到今天,如果說哪一方面的局面應該打開而沒有打開,那一定是我們自身存在著問題。以上所說包括我在內。

救度眾生刻不容緩,第二批大法弟子正在陸續上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