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點深刻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我們在最近的一次到外地散發真相資料救眾生中遇到了魔難,一名同修和請的司機被非法綁架,車被扣押,損失嚴重。事情發生了,我們很痛悔,自責,這段時間的學法、發正念、向內找中,找到許多修煉中的不足,曝光的同時修去它,使我們的整體得到提高。

一、天天學法,卻沒有在實踐中修自己

我們這次出門前,在一起集體學法、發正念,然後讀明慧交流文章,大家都知道,今晚是去做最神聖的事,是去救度眾生的,發正念時,清除干擾大法弟子證實法救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以及共產邪靈。臨出門前,有二位同修爭執起來,越爭聲音越高,越爭越堅持自己,最後女同修還哭起來了,在場的同修雖然制止住爭執,但時間緊問題沒有解決。從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中我體會,爭論的本身就是干擾。我們沒有及時的向內找,修自己,使矛盾化解,沒有及時發正念清出干擾的邪惡。

與此同時,在去與不去的同修中也有不同的意見。整體證實法救眾生,我們的同修都很主動去做,不錯過一次機會。特別是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你們每一件好事都沒落下,都做了錄像記載。」有的同修就爭著想去,留下來在家發正念配合的同修就少,其實這是對師父講法的片面理解。由於這次去的人數有限,有的同修說:你經常出去,這次讓我去;有同修說:我是早定好去的,你怎麼不早說呢?有的同修抱怨協調人總是把他們忘了,總之去與不去的同修心態都不平和,內心都在爭鬥,互相不服。我雖然沒有爭鬥,但也沒有一個慈悲、祥和的心態,抱怨同修修了這麼多年,時時處處不為對方著想,師父講了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關鍵的時候怎麼都忘了,把師父講的法都拿去針對同修,而不是在此時向內找,是我哪裏沒有做好,才出現這種事。

由於是到外地去,有的同修想的周到,到商店買了一箱水還準備了乾糧,當時我沒有說出來,但心裏埋怨同修:又不是去幾天,當晚就回來,搞的沸沸揚揚,不安靜,就是執著吃喝!當時沒有意識到這樣的念頭不對,是對同修的不慈悲,沒有善意的理解同修,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在干擾,應當馬上清除它。

在去的路途中,我看見有的同修沒有集中念頭發正念,就說:那個地方曾經迫害過我們的兩名同修,我們去作正與邪的大戰,不要看窗外的風景,要念力集中發正念。提醒同修發正念是對的,但思想中承認了如果不好好發正念清除邪惡,邪惡也會迫害我們的,把那裏的邪惡迫害看重了,還有一顆復仇的人心。當時有同修指出來,修煉人說話是有能量的,我們就是去救眾生的,其它的甚麼也不想。我想同修說的才是正念。現在想來,這都是平時沒有注重學好法,沒有在法上修一思一念,嚴格要求自己,才讓邪惡有機可乘。

二、遇事就指責、埋怨同修,整體意識不強

遇事指責、埋怨,是我們長期沒有修去的人心,這種人心與不好習慣最容易造成同修的間隔,從而分散整體。有同修去發資料,規定的時間沒有到齊(到齊了就可換下一個地方),就有同修開始指責他:耽誤大家的時間、沒有整體意識;有的嘴上不說,心裏在埋怨;甚至有的說:就是想樹立威德,那我也要去,轉身就又去發資料了,留下同修繼續等。這個時候,不是發正念加持同修,善意的替同修著想,不是清除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而是發出這麼不好的念頭,帶著這樣的執著和人心,怎麼能把人救了呢?有同修去發資料,規定的時間到了,看看還沒發完,繼續發,發完後時間已超出許多,耽誤了整體同修的時間。這次就是這種情況,同修如果按規定的時間到了,車早就開走了。

每次學法交流的時候,知道指責、埋怨不對,對同修要慈悲要善,應默默的補充、圓容整體,但到下一次又忘了,長期不去的執著和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造成了這次的損失,教訓是深刻的。

三、在關鍵的時刻想到的不是同修,而是自己

由於是夜深人靜,路上的行人少,我們經常在本地散發真相資料已得心應手,不知不覺把發資料當成了常人的熟練工種,放鬆了安全意識,不管有沒有人看見,就貼就發,並在一個地方等一個同修多停留了一會,行人打了電話,警車來了,車裏的同修看見警察就跑開,或者打車回家。回想起來,都覺的羞恥!我也是其中的一個。關鍵時刻的第一念是先想到自己,保護自己,自己不能被迫害,眾生的被救度以及同修的安危都拋到腦後,沒有想到我們是宇宙中偉大的神,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要講真相救眾生,沒有運用好師父賦予我們的神通法力除惡,卻像小偷做了壞事一樣,看見警察就跑。師父講過:「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師父講的法在關鍵時刻記不起來了,人與神一念之差,能不能做到,是長期實修中打下的堅實的基礎啊!

經歷過這次深刻的教訓後,我們又一次的感受到修煉的嚴肅,我們的責任重大,在以後的修煉中一定要修好自己。也請同修從我們的教訓中成熟起來。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