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回家的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一次單位機關邪黨支部書記找我談話,他說:按理退黨自由,我知道不讓你退也不行。但現在「保先」期間不准退黨,黨員名單已報上去了,按人頭要檢查的。你可以不參加會,學習筆記我們做技術處理。我說:怎麼處理我不管,你看完《九評》就知道怎麼做了,作為它的一員是一種恥辱。

紀檢書記找我談話:你各方面都很優秀,不爭名利。共產黨與法輪功不衝突。我說:怎麼不衝突?共產黨不允許黨員修煉法輪功,而且對法輪功殘酷鎮壓六年多,鎮壓的藉口都是謊言、欺騙、栽贓、陷害。其實迫害法輪功的真正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紀檢書記問:你說人都到這成度了,怎麼能變好呢?我說:我們用真、善、忍法理歸正變異的思想、行為,使自己變的越來越純淨,就像脫胎換骨一樣,你不知道有多美好。……此次談話以後,(邪)黨組織人員再也不找我了,我成了非黨、非群眾一類的人。

──本文作者


師尊您好!
各位同修好!

今天上明慧網又看到徵集學員交流文章,心裏好高興。不能再錯過良機了。修煉心得不管寫的好壞,只想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近年來通過上網看學員交流文章、《明慧週刊》感覺提高很快,很多學員談到的執著自己也存在,借鑑其他學員過關的經驗,加快了提高心性過關的步伐,受益良多啊!每個大法弟子都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走向圓滿之路。通過交流、借鑑,縮短摸索過程,少走彎路,擴展思維,共同提高。

一、幸得法,迷途知返回家園

我是一九六二年出生的,得法修煉前走過的生命路程沒有留下太多的記憶。從小學、中學到參加工作,覺的人活在世上,天天上學、上班、吃飯、睡覺周而復始的重複著,想不明白這是為甚麼?我為甚麼來到世上?有時沒有人惹我也會莫名其妙的大哭一場、宣洩一番,心裏才感到舒服一些。雖然自認為心地善良,也很願意幫助別人,但在幫助別人後,總想聽到對方的讚揚,顯示心、求名的心很強。做錯事不願意讓人說,心裏知道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就是不願當面認錯,且得理不饒人,給人的感覺我這個人很正直、但很犟。

我真正得法是九六年七月,那時與丈夫離婚(三個月後又復婚)住在父母家。之前母親給過我一本《轉法輪》,當時沒有看進去。這回母親又說這本《轉法輪》挺好,讓我看看。最初很多內容看不明白,最感興趣的是師尊講的史前文明、人是怎麼來的、為甚麼要做好人、好人的標準是甚麼等。感覺這本書太好了,像破迷一樣。以前一直認為自己沒有隨著大洪流下滑太多,是常人中的好人。不爭名、不奪利,凡事順其自然。現在用宇宙的真理一對照,還差之千里呀!各種執著的心太多了,思想中有很多骯髒的東西是以前意識不到的。幸哉!在我良知尚未完全泯滅之時,幸遇師尊洪傳大法,讓我跟師尊走上了回家的路。儘管這條路上布滿艱辛與苦痛,卻阻擋不住我返本歸真的心。

看大法書,真是看一遍一個樣,看一遍一個樣。我就是這樣慢慢提高上來的。從來沒有對師尊講的法懷疑過,只怪自己悟性太差,對法理解的慢。通過不斷的學法,打開了我的心智,知道了我此生就是為得法而來的,不再把生活中的苦難看的那麼不可逾越。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力該還就還吧。一切都由師父安排,只不過在過關的時候要清醒,要用大法去衡量發生在身邊的一切。

以前我有頸椎病、皮膚病、胃病、鼻炎、乳腺增生、卵巢囊腫、風濕,內外痔瘡、子宮糜爛等病,學法不久,師尊就給我淨化身體。我的胃病有十年的歷史了,消業時胃裏就像用燒紅的烙鐵烤一樣感覺在往下剝離東西,形容不出來的難受,然後上吐下瀉,結果疼了十年的胃病從此消失的無影無蹤。每一次消業都有一個外在原因,就看你悟不悟。對我來講病業關似乎好過一點,心性關過起來就不那麼容易了。

二、經考驗,堅信大法心不動

九九年「七﹒二零」前師尊公開發表的書通過書店都購全了。反覆看,後來抄書。當大腦裏裝進的大法越來越多的時候,頭腦中常人的東西就越來越少,思想越來越清淨,思維越來越簡單。為讓更多親朋好友得法,自費購置很多講法書、碟、磁帶送給他們,為讓人得法,我花多少錢都高興。

師尊在講法中已把將來要發生的事都講出來了,只是當時想像不出「走出人」是甚麼樣的狀態。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人們都知道又來運動了。老百姓在邪黨高壓統治下,已經麻木了,無論邪黨對與否,一律與邪黨保持一致就是了。所以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批判、迫害抱著一種走過場的心態。

那時我是單位邪黨機關支部組織委員,負責邪黨學習記錄。由於法理不清,在邪惡迫害法輪功初期沒有負起大法弟子的責任去維護大法、講清真相,而是按大家的批判發言進行記錄。發言人數不夠,為應付上頭還照抄報紙上對大法的污衊之詞,心裏卻沒有罪惡感,只認為是「走過場」而已,自己心裏知道大法好就行了。後來不知誰把我煉功的事告到機關工委,機關工委通知單位讓我參加學習班。丈夫和我找到我單位局長,局長立即打電話給機關工委說這個職工已經不煉了,而且人品、工作都非常好,就不用去了。局長則對我說以後別人再問你煉不煉,你就說不煉了。我沒吱聲。

單位紀檢書記、處長找我談話說國家不讓煉就別煉了。我說,法輪大法叫人按真、善、忍做越來越好的人,於國於民百利無一害。我父母身體多病,煉功身體好了,自己不遭罪了,兒女也省心了。做好人不讓,讓我做甚麼樣的人哪?他們說:我們都知道你啥樣,你就在家學,交上一兩本書放我這保存,等風頭過去了再還給你。我就稀裏糊塗的交了兩本書。當時只是感到傷心,沒有認識到自己已造下天大的罪業。後來在同修處又得到了大法書,也能看到師父的新經文了,師尊講的法越來越明瞭,這時更我感覺到沐浴在師尊的佛恩浩蕩中,溶於大法中才是真正的幸福。

二零零五年初,邪黨搞「保先」,為期半年。就在此時,《九評共產黨》問世,同修中大家都在傳看。我看了幾遍,每次看心都在痛,為被迫害冤死的世人流淚。是啊,自己活了四十多年了,根本沒看透中共邪黨的本質,而且邪黨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好幾年了,自己竟然還是邪黨一員,悲哀呀!

邪黨對我來講猶如一個裝扮成美女的魔鬼,現在畫皮被撕掉後終於露出其猙獰面目。思想中幾十年黨文化灌輸構建的系統被擊碎,思想從牢籠中解脫出來。心中一個聲音在吶喊:「我一定退出這個邪惡、殘暴、無人性的黨,我再停留一刻是對自己的侮辱、是對大法的背叛。」此念一出心裏感到極其輕鬆,沒有任何心理負擔,是的,任何人都動搖不了我退出邪黨的決心。

第二天我在單位提出退黨,明確表示今後再不參加任何活動。有一天在同修處看到師尊的新經文《再轉輪》,我就上網用小名退黨了。退黨不長時間出現類似重感冒症狀,頭痛的晚上睡不著覺,吃不好飯,瘦了好幾斤。睡不著就不停的發正念,好像是到了第三天半夜,突然感到從額頭裏出去一團灰不灰、黑不黑的東西,頭立刻不痛了。我知道邪靈被除掉了(我單位屬於行政執法部門,是帶「大蓋帽」的)。

一次單位機關邪黨支部書記找我談話,他說:按理退黨自由,我知道不讓你退也不行。但現在「保先」期間不准退黨,黨員名單已報上去了,按人頭要檢查的。你可以不參加會,學習筆記我們做技術處理。我說:怎麼處理我不管,你看完《九評》就知道怎麼做了,作為它的一員是一種恥辱。

紀檢書記找我談話:你各方面都很優秀,不爭名利。共產(邪)黨與法輪功不衝突。我說:怎麼不衝突?共產(邪)黨不允許(邪黨)黨員修煉法輪功,而且對法輪功殘酷鎮壓六年多,鎮壓的藉口都是謊言、欺騙、栽贓、陷害。其實迫害法輪功的真正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全國有一億多人在修煉。我家就有五個人煉功,迫害來了,只剩下我一個了。法輪功好與不好,應該用道德標準去衡量。法輪功教人做真、善、忍的好人,讓人的道德回升,思想境界越來越高,身心也健康了。我就想不明白,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要迫害?我也是看完《九評》才明白共產(邪)黨真相的。它就是邪,所以容不得別人的好。如果它不說的冠冕堂皇誰還信它的?可是它說的和做的恰恰相反。它所做的一切「惡」事到最後都被推到個人身上上去了,而(邪)黨永遠偉、光、正。我們老百姓好比是聾子、瞎子,它讓你聽的、讓你看的你才能聽到、看到,八九年學潮,那時說沒死一人我相信了。可當看到「六四」真相光碟中天安門的血腥、殘暴錄像,學生被坦克壓成肉餅的畫面,任何託詞都是蒼白的。

「保先」說白了就是自欺欺人。共產(邪)黨五十多年獨裁統治,放縱人性惡的一面,壓制人性正的一面。那一套黨文化扼殺了人的本性,使人的道德淪喪,使人沒有了正常的思維。共產(邪)黨的目地是把人變成工具,任意驅使、摧殘。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用在共產(邪)黨身上最合適。因為它本身是邪惡的,當然不喜歡正的。

紀檢書記問:你說人都到這成度了,怎麼能變好呢?我說:我們用真、善、忍法理歸正變異的思想、行為,使自己變的越來越純淨,就像脫胎換骨一樣,你不知道有多美好。人哪,只有相信善、惡有報,重德行善,從內心約束自己,才能真正改變自己,改變社會。

而共產(邪)黨的無神論卻讓人不相信善、惡有報,說沒有神佛,人就可以無度放縱人的私慾。尤其對修煉真、善、忍群眾的鎮壓,更使中國人的道德水準一日千里的下滑。除了「錢」甚麼道德良知、重德行善、做好人統統拋在腦後。為了名、利不擇手段的幹著損害別人利益的事。這樣的人在神的眼裏看已經不是人了,那就要被淘汰。天災就是神淘汰人的方式,人再不悟,就會有更大的災難來臨。每一期歷史文明的消失,都是人的物質生活相當發達,人的道德相當低下,從而走向毀滅,這是歷史的必然。

此次談話以後,(邪)黨組織人員再也不找我了,我成了非黨、非群眾一類的人。

三、履誓約,攜眾生同返天庭

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職責。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傳播《九評》讓世人認清邪黨本質,從心裏脫離邪黨控制從而得救。

我多希望世上的人都能夠得救。國人既幸運又悲哀。幸運的是此生能幸遇師尊親傳大法,這是萬古不遇的機緣啊;悲哀的是中共邪黨以暴力為後盾,把世人變成了它的馴服工具,人們失了自己的本性,在邪黨的操縱下造下了天大罪業。

世上的人都是天國兒女,都是師尊的親人。我是師尊的弟子,師父授予我們救度眾生的使命,這是我的責任。這種責任感出自於大法造就的生命的本源,來自於佛法洪大的慈悲和歷史的機緣。讓世人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惡黨、團、隊是得救唯一希望。

開始講真相從身邊的同事、親人、同學講起,逐漸擴展到來到身邊的有緣人。為讓有緣人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我的辦公室裏擺放了師尊的照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及一些精美的圖片。很多人來到我的辦公室都說:「哎呀!你的辦公室裏的感覺真好,很溫馨、舒服,花也長的好。」我說:「是呀,佛光普照嘛!」也有人說:你放這些東西對你、對領導都不好。我說:如果沒有邪黨鎮壓,你還認為不好嗎?回答:那當然不會。我說:人應該有正義感。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怎麼能由人左右呢?善待大法才會有福報啊!

我從事財務工作,接觸人比較多。真相資料大多是面對面送給常人,視具體情況發放《九評》、神韻晚會光碟、真相護身符,並勸退黨。在師尊的加持下,很多人得救了,只有極個別的幾個人不願退出邪黨,一是害怕,二是不相信。我想那責任在我自己身上,肯定是自己講真相時的心態不夠純淨。對不退且愛爭論的人,我不怨恨他們,我很理解。世人被邪黨文化灌輸幾十年,已沒有了正常人的思維。如果我不得法,也許我比他們還不清醒哪。

一同事家族被共產邪黨迫害過,對共產邪黨很痛恨。勸其退邪黨時,滿嘴講的卻都是邪黨的歪理,替邪黨說話,清醒的時候又說邪黨如何如何不好。我和同事(同修)多次與他交談,發正念清除其背後殘存的共產邪靈和邪黨的一切邪惡因素。一次,利用與他一起去銀行的機會我對他說:我和伊姐幾次勸你退邪黨,為甚麼哪?不就是為了在大難來臨時讓你的生命有保障嗎?假如,讓你在名利與生命之間進行選擇,你選擇甚麼?(答:當然是生命。)對呀!生命都失去了,你的名利、怕心還存在嗎?天災這麼多,誰知道甚麼時候降臨到自己頭上。你退出邪黨了,你的命就不歸它管了,我師父就保護你了。他說:你給我的護身符一直帶在身上。可我不相信有神佛。我說:中華五千年文明歷史一直是神傳文化,相信神佛存在,相信善惡有報。本次人類有釋迦牟尼傳法度人,釋迦牟尼確有其人。不相信神佛存在是共產邪黨的理論,目地是由它來操控世人思想,使人都變成它的得心應手的工具。邪黨經過五十多年的苦心經營,目地達到了:世人已被改變成工具,沒有了自己的思維。

善惡有報是天理。看看五十多年來它做了多少壞事,人不治天治,老天要滅它是必然的。那麼,跟著遭殃、陪葬的不是咱老百姓嗎?再有,它那麼邪惡,你是它的一員,你不也在助紂為虐嗎?你的生命能留下來,就能看到神佛大顯的那一天。你不相信的一切都展現在你面前的時候,你還不相信嗎?啊!真有天國,真有神佛,你說不定也修煉了哪。但你得能留下來才行啊。就用你的名字退了吧!他痛快的說:行,退了吧!

一天,邪黨書記對我說:局長讓我找你談談。你煉功就自己在家煉,別跟誰都說,還發東西。我說:我師父告訴我們,將來要有大難,讓我們搶著救人。世人只要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惡黨、團、隊,就能夠得救。現在,你已經知道真相了,得救了。假如咱倆換個位置,你會不會告訴我救命的真相呢?(答:會。)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救的就不只是自己的親朋好友,而是更多的人。來到我身邊的人,都是有緣人。正因為邪黨迫害法輪功,才使那麼多中國人跟著遭殃。才有大法弟子在受難中依然講真相、救眾生。我不想讓那麼多可貴的人失去生命。不管他們信不信,我要給他們留下生的希望。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他不再說啥了。

對世人提出的疑問,如:政府不讓煉就別煉了;「四﹒二五」中南海事件;天安門自焚偽案;自殺;反對共產(邪)黨;在錢上寫字等,我都耐心的解答。

法輪功被迫害後,我父母害怕不煉了。面對電視裏天天對法輪功的栽贓、陷害、對大法書的斷章取義,使我父母越來越相信電視裏說的謊言。每次回父母家,看到樓道牆上大法弟子寫的真相,特別開心,有時也往上寫、粘真相資料。等下次再回去,看到牆上真相被毀掉了。後來才知道,每次我走後,父親都要下樓看一圈,看到牆上有新寫、新粘的真相就知道是我做的,就給毀掉了。這期間父親得了類似咽炎的病,常年咳嗽,吃了很多藥也不見好。我知道他毀過真相資料後,明白是遭報應了。就經常給他們讀善、惡有報事例及毀真相遭報事例,讓他們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但父母身體起色不大。

父母對《九評共產黨》不聽、不看,心裏很抵觸,我知道是共產邪靈在起作用。就經常給他們講共產邪黨在歷史上犯下的罪惡,告訴他們由於邪黨隱瞞、篡改歷史老百姓都不知道的真相。母親說:你說的這些都從哪兒聽來的?你怎麼知道是真的?我沒看見的不相信。我說:媽,你看到的只是身邊發生的事。全國、全世界這麼大,你咋能都親眼看到?如果事事都讓你看到了,你不就是「神」了嗎?「文化大革命」我沒經歷過,八九年學潮、迫害法輪功我都經歷了,邪黨迫害的理由都是栽贓、誣陷。

舉個例子:假如一個人為了堅持真理,在世間受了很多苦,甚至為此失去生命,死後去了天國;另一人為了保全性命,在世間委曲求全,不敢說真話、不敢堅持真理,身不由己的做了很多壞事,死了以後,就下地獄去償還在世間欠下的業債去了。這兩種結果讓你親眼看見,你會選那一種?母親說:當然上天國了。我說:對呀,修煉哪有舒舒服服的,就是在魔難中、考驗中走過來的。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真金。

如果邪黨不迫害法輪功,你和我爸繼續煉功,身體哪能像現在這樣?也不存在大法弟子反迫害、講真相、勸退邪黨的事了。經過兩年多的不斷的講真相勸退,最後母親問:那我退了,它要收(邪)黨費咋辦哪?我說:哎呀!媽,對不起,怪我沒跟你說清楚。從心裏退出就行,神佛看的是人心。它收就當讓強盜搶去好了。

我父母退出邪黨後,並上網發表了嚴正聲明:以前在邪黨謊言欺騙下所做的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事全部作廢,相信大法、相信師父,從新學法。此後,父母身體、精神狀態有了明顯的好轉。

父母很擔心我跟陌生人講真相。我告訴他們:有師在、有法在,甚麼都不用怕。抱著一顆救人的心,誰都不敢迫害。我會理智、智慧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母親說:可得注意安全,你能這樣也是師父在保你。我說:「媽,放心吧。」

一次,市邪黨紀檢委一行三人,到我單位查賬。到我辦公室後,其中倆人笑著指著門上、辦公櫃中的大法資料讓他們主任看。這主任看了一圈大聲說:你還煉法輪功?願意煉回家煉,在辦公室擺這些就夠給你開除工職的。然後問我單位紀檢書記:你單位誰管這事?趕緊把他叫過來。然後問我:你是黨員嗎?退黨了嗎?我說:入黨、退黨不是自由嗎?單位紀檢書記趕緊說:她早提出退黨了。此人又問:你丈夫、孩子信不信?我說:他們沒煉功,但都信真、善、忍。真、善、忍是每個人都應該遵循的準則。我以前身體不好,脾氣也不好。現在身體沒病了,道德高尚了,凡事先替別人著想,不會幹違法的事。別人給我錢我不會要,讓我貪、佔更不可能。你說真、善、忍不好嗎?他沒回答。在此期間我一直發正念。接著他笑著說:「某某還讓我學法輪功,某某還讓我學法輪功。」連著說兩遍。我說:法度有緣人,可不是誰都能學的。看到態度緩和了,紀檢書記和科長開始說我工作幹的如何如何好,當出納員每年經手幾個億,讓人放心。身體健康了,頭髮也變黑了等。這人又說:趕緊把門上「法輪大法是正法」拿掉。於是我就用濕毛巾擦。他說:你磨蹭啥?蹭的錚亮直放光?我笑笑沒吱聲。他們走了以後,紀檢書記說:嚇死我了,我尋思你得跟他們頂起來呢!我說:不能,他們也是不明白真相,我也得救他們。

講真相、證實法一路走過來,所經歷的驚而不險的事,我知道都是師尊在保護弟子,只要弟子沒有怕心,正念足,師尊甚麼都做的到。

四、得真經 脫胎換骨獲新生

得法、修煉十幾年,大法開啟了封塵已久的記憶,大法蕩盡了一切妄念,大法指引弟子走向圓滿回歸之路。回頭看看走過的路,如沒有師尊的洪大慈悲;沒有對大法的堅信不疑;心中沒有對返本歸真的期盼,很難走過來。雖然修行路上關似山、難如淵、剜心透骨情難斷,卻難阻歸心箭。經歷的魔難與考驗像烏雲漸散了無痕跡,內心留下的只有同化大法後生命的覺醒、觀念的更新、思想的漸淨。宇宙中無量眾生,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與師尊同在一世,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何等榮耀?!

學法、修心、去執、了願、圓滿。一路有師尊的呵護,短短十幾年成就圓滿。還有何求?還有何怨?唯有精進實修,完成史前大願,才不愧為師尊的弟子!

以前學法,覺的師尊講的一些現象與己無關,說的都是別人。隨著不斷學法,心性的不斷提高,學會了向內找,才發現師尊都是在說我呢。發現問題不可怕,關鍵是不能把這些後天觀念當成自己而固守它,甚至用法理為其找存在的理由。我們先天的本性是純真的。生命層層宇宙下走,直至最低層次。每一層次都被加上那一層次的觀念。那麼,修煉就是破除後天形成的觀念,返回先天本性上去。何以破除後天觀念?唯有學法。「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修煉的人能做的只是意識到不符合大法的觀念時,產生清除的一念,那實物就不存在了,師父給拿掉了。

如:每隔一段時間,就覺的心很憋悶,不願意理人,也不願意說話。我知道這不是修煉人的狀態,心的容量需要擴大了,一會這種物質就沒了。有時,丈夫說這裏亂,那裏不乾淨等等。說頭兩句還沒往心裏去,說多了就忍不住回擊:這個家是我一個人的嗎?你天天沙發、床兩點一線,你幹甚麼了?有資格說我嗎?丈夫笑:你煉一千年也白煉。我的錯就是你的錯。我一下清醒了。是啊,大法弟子身邊的事哪有偶然的,都是為提高心性而來的。

對丈夫的外遇,明知道是過關,卻被觀念支配著難以自拔,痛不欲生。你越執著,假相越嚴重。幾次過不去,流淚跪拜師尊像前:師尊,弟子不是為情而來的,後天人的觀念弟子都不要。弟子不想讓他被常人社會毀了,想帶他回家。放下這個心後,很平靜的以手機短信的方式與對方溝通,既不傷害對方又解決了問題。丈夫對大法弟子的胸懷很折服,這不是常人能做的到的。丈夫對自己的行為,美其名曰:拯救人。我說:你不是在救人。你不但害別人,也是在害自己。你的心性也在常人中,你幫助別人時心不正,言行必然體現出來。即使你不是真心想那樣,你的言行會讓人產生非份之想。現在的人有誰能經的起色慾的誘惑?你要想救人,你的心性就得高於常人。心正,沒有一絲雜念,你講出的話別人只能對你敬重,而不會有非份之想。只有大法才能真正的救得了人。你要真想救她們,就告訴她們學大法吧。

每天看到師尊慈祥微笑的照片,甚麼煩惱都沒了,都被溶化了。

作為一個在常人中修煉的大法徒,我們知道擺在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條是過常人生老病死的生活,在六道輪迴中直至銷毀的路;另一條是走上返本歸真,生命永存的修煉之路。怎樣在境界上儘快提高、排除干擾呢?師尊交給我們的法寶就是「多學法、多學法」。我們雖然在常人中生活,但要有修煉人的環境。如果整天看到的、聽到的、想到的都是常人的事情,那就是個常人。為使自己的思想減少常人社會污染,常人電視、書籍都不看。平時工作不忙時,上明慧網看學員交流文章,中午與同修發正念、煉功。大陸開始晨煉後,中午就學法。做家務時播放大法音樂、大法歌曲、神韻晚會等,晚上學法或抄大法書。每天都沐浴在大法的佛恩浩蕩中,每天躺在床上都能感受到全身的每個細胞都在歡快的跳動。

環境是我們自己開創的,當我們腦中裝進的都是大法,就在解體後天形成的觀念;就在淨化自己的空間場;就在不斷的昇華。常人的東西還能鑽進去嗎?瞬間就解體了。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