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大法退團員 考研超發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 信大法退團員 考研超發揮

  • 失控的車瞬間停下來了

  • 兒媳遭重病大法顯神威

  • 默念「法輪大法好」化險為夷

  • 信大法退團員 考研超發揮

    曉蘭(化名)現在是北京一所名牌大學的研究生。去年她還是山東某理工類大學的一名大學生。下面是她考研期間的一段經歷。

    本來曉蘭在大學期間成績一直處於中等偏上水平,但是到大四以後,面對考研壓力,學習成績卻出現了下滑趨勢,期末考試一下有兩門課不及格,這是四年大學都沒有出現過的最差成績。

    面對不到一個月的研究生考試,曉蘭情緒極為低落,找到我哭訴自己的不幸,認為自己考研沒有希望了。我知道法輪大法可以創造無邊的奇蹟,就告訴她,法輪大法創造了許多高考、考研奇蹟,如果你能相信法輪大法好,每天心裏默念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或許考研就能夠出現佳績。曉蘭說:「我相信。」我說:「那你就想著每天念這兩句話,保證會出現意想不到的效果。另外,共產黨迫害法輪功,與真善忍為敵,現在共產黨已經成了世界上最腐敗最邪惡的黨派團體,這樣的團體,將來肯定只有滅亡的份了,所以現在有識之士都悄悄的退出了黨團組織,為了你將來有一個好的未來,你也把團員退了吧,用一個化名,就叫曉蘭吧。」她說行。

    今年四月份,考研成績公布,曉蘭成了全班考研成績最好的學生,一下考出了398分的好成績,超過投檔分數線80多分,並且順利考上了北京這所名牌大學。

    曉蘭最後告訴我:「我真想不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這麼好的奇蹟,真的是太神奇了,我真得好好謝謝法輪大法。」


    失控的車瞬間停下來了

    我是得法三年的大法弟子,總想將自己深深受益的體會告訴自己的親人。家裏人通過我講的真相,也都慢慢的接受了大法,只有我哥除外。他這人性格比較倔強,給他講真相時,他一臉的怪像,更別說退出中共邪黨了,他總是敷衍我,說他自己的事用不著我管,我真為這個生命著急!

    零八年三月初的一天,我哥一大早打電話給我說:「妹,我信了。」原來昨晚上,他和他們的三個領導駕車出去玩,回來的路上,三個領導都喝了酒,就他沒喝。本來他要開車,可領導說讓某某來開。

    在高速公路上行駛一半的時候,突然司機說:「糟了,剎車失靈了!」大家這才像從夢中驚醒過來,司機又急問:「你們快說是選擇撞防護欄,還是一起飛下高速公路。」

    這時哥一句話沒說,心裏想起了我給他講過的真相,他就在心裏默念了兩句「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車頓時就撞在兩棵樹的中間停了下來,一看就前面的兩個人受到點皮外傷,後面我哥和另一個人都無事,他心裏明白了。從那次以後他相信了我告訴他的話,也相信大法了。

    這事發生在貴州平壩縣。


    兒媳遭重病大法顯神威

    我是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大法的神奇一次又一次的展現在我的面前。事情是這樣的,我曾給自己的親家講過真相,使他們明白了大法好。親家母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年過去,她的眼病好了,血壓也不高了。

    最近她女兒、我的兒媳婦得了重病,一直是高燒不退,打針、吃藥、吊鹽水都無效,到省大醫院去治,也不退燒,而且越來越重,高燒達到四十多度。醫生診斷為腎囊腫,說腎已壞死,需馬上將腎切除,但因為病人高燒不退,如果馬上手術的話很危險,很可能發生白血病。

    親家母一聽昏了過去。當明白過來時,親家母對醫生說:「把我的或她爸爸的腎給我女兒換上,她還年輕一定要救她呀。」又自語道:「我女兒還年輕啊,怎麼辦?」她眼前一片漆黑。在這緊急關頭,她突然想起求救大法師父,於是立刻雙手合十:「師父啊,救救我女兒吧,她還年輕啊。」又想:「師父能救我女兒,請給我顯現一道光吧。」這時只見眼前出現一片紅光,她激動的喊著:「啊!我女兒有救了。」當天晚上,病人的高燒退了!二十多天的吃藥、打針、吊鹽水都不管用,而大法的神奇一下子就見效了,還是大法好啊。

    第二天,親家母給女兒戴上真相護身符,將她送入手術室。醫生打開腹腔一看,腎囊腫已破裂,濃和血充滿腹腔,還有一個四斤重的腫塊。奇怪的是,病人長出第三個腎,拿掉一個還有兩個腎,和正常人一樣。在場的人個個目瞪口呆。這麼大的手術只進行了兩個多小時,非常順利。

    在場的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明白了是法輪大法師父救了一個垂危的生命。這些人都三退了。


    默念「法輪大法好」化險為夷

    張永在煤礦打工,在井下採煤。張永及他的全家都相信大法,他知道常念「法輪大法好」保平安。所以,每下井之前,他都在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一次,他在井下推煤的半路上,從六米高的頂棚上掉下一塊煤,正好砸在張永的胳膊上。因為頂棚高,很大一塊煤,慣力那麼大,真是很危險。他當時想:這下完了,胳膊準折了。

    可是到醫生那一看,僅是皮外傷,兩隻胳膊只有兩條口子,流了一點血,甚麼事也沒有,第二天照常上班。張永心想:是大法師父救了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