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甥得救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 我的外甥得救了

  • 大法救了弟妹的命

  • 我的外甥得救了

    我的外甥王再生(化名),今年九歲,小學四年級的學生,於一九九九年四月八日出生,出生時體重九斤八兩。九年來,身體一直很好,胖乎乎的,基本上沒有生過甚麼病。

    誰知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早上,外甥突發急病,吐血、尿血等,全身發黃,經醫院診斷患的是世上一種罕見的怪病,突發─肝豆狀核變性,五十萬人中才有一例。市醫院醫生說下「病危」通知,說是肝損傷、少量肝腹水。之後,家人帶外甥赴北京佑安醫院複診,得出同樣的結論。醫生說:「患這種病的人,快了一星期走人,慢了一個月。」我們在網上查到安徽省合肥市有一家醫院專治此病,我們又到了合肥市,經過兩個月的治療,仍不見好轉。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一位申大姐得知後,趕到我家來看望,看到我家的情況特別困難,就告訴我說:「你讓外甥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會救你外甥的。」她又送了真相護身符。於是我讓外甥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從合肥醫院回家,將近上千公里的路程,小外甥整整輸了九十天的液體,飽受了病痛的折磨,他恐怕回不到家,「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整整念了一路。

    回來後奇蹟出現了,小外甥身體一天天好起來,目前的檢查結果孩子基本一切正常,又重返了校園。

    我在九六年就和全家修煉法輪功,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開始時,由於自己學法不紮實,正念不足,「怕」心嚴重,所以走了一段彎路,在此求師父原諒弟子的不足。現在我們全家又重新走進了修煉的行列,全部「三退」。全家人一致表示,我們一定跟師父走到底,圓滿隨師把家還。


    大法救了弟妹的命

    去年臘月,弟妹突然出血不止,定州幾家醫院都去了,都不收。無奈之下到保定去了幾家醫院,也不收留。後來醫院的主治醫生說:「你們到保定腫瘤醫院去檢查一下吧。」到了腫瘤醫院一檢查,確定為惡性子宮腫瘤,全家一聽都嚇呆了。全家人為弟妹偷偷落淚:弟弟長年在外打工,這個家全靠弟妹一人支撐著,得了這種不治之症,一家人可怎麼過?

    不忍心讓病人等死,沒辦法,明知道治不好也得花錢治。到了今年二月初,兩個月就把弟弟在外打工掙的幾萬元錢花光了。正愁的沒辦法時,弟弟忽然想起了法輪功能祛病,他想:我姐是煉法輪功的,她的一身病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弟弟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告訴了我,我聽說後,馬上帶上大法資料、師父的教功帶、講法錄音帶,去救弟妹。到家一看,弟妹虛弱的很,臉蠟黃癱在床上,說話有氣無力,弟弟見到我就說:「姐,你教她煉法輪功吧,你的病不就是煉法輪功好的嗎!」我說:「只要你們按師父的要求去做,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保證一煉就有效。」

    當天五套功法全教會了他們,弟妹不識字,就讓她天天聽師父講法。三月初六那天,我又去看望弟妹,她通過學法煉功,人變了,已經能起床下地了,臉色紅潤了,還領著孩子到街上去玩,像換了個人。

    由於弟弟一家知大法好,真心實意去修煉,常念「法輪大法好」,一家人都三退了,弟妹的病也好了。

    我每次去弟妹家都帶一些大法真相資料,每次弟弟一家人都幫我救度眾生。弟弟幫我把大法資料發完,他說:「天這樣黑,這道你不如我熟,你帶來給我你就別管了,我一個人發就行了。」我留下小一部份在附近發,弟弟的小孫子說:「我領著你去發,這兒誰家有大狗我都知道,哪兒有狗就繞開,再給我留幾份兒明天去學校讓同學看。」

    今年八月,弟弟的小兒子結婚,我去了弟弟家。弟妹騎三輪車拉著兩個孩子把我接回家。是大法救了她,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全家都沉浸在修大法的幸福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