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觀念 走出消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得法十年了,也算是老弟子了,但是在最近的兩、三年裏,變的非常的消沉。個人觀念太強,但是自己常常意識不到,看甚麼事情都看負面,總是有不同意見,總是不順眼。消沉了,對甚麼事情不再發表意見,但是心裏面照樣嘀咕。師父讓我們學員之間,要互相配合,互相協調,自己雖然是身體上也配合一些事情,但是心裏面卻是不平的。

我參與一個媒體項目已經有五年了,覺的自己「資格很老了」,不用與別人協調,自己就能幹很多事情。今年春天新負責人上任了,心裏也是老大的不平。負責人要加強媒體管理。心裏就想,你不懂業務,具體工作是我們在做。我自己能做的就做,不能做的,你協調也沒有用,還是我行我素。雖然也在做,但是感覺很累,就常常想跑掉。

幾天前,項目負責人又指定了一個部門負責人,作了我的「頂頭上司」,要加強管理。我的心馬上就不平了:這不是明擺著要管理我嗎?自己也知道,這個組裏,就我是最不服管的。既然你們要管理,我不幹了,看你還去管理誰。就在這種心態下,給負責人發了短信說,累了,最近的這幾項工作都不做了。兩天以後與他見面時,他平靜的說:「你是老學員,應該越最後越精進,怎麼就不做了呢?」我的心裏又不平了:他的表情好像是說,你不做就不做吧,那是你自己的選擇。好嘛,不做了,造成損失了你都不怕?你負責人不怕,那我還怕甚麼呢?那就真的決心不做了。

這時,當地學員組織集體學法,一天通讀《轉法輪》的九講,我參加了學法。在學法的過程中,師父經文裏面的話不斷在頭腦中湧出。自己有一種負罪感,但還是堅持著不做。接下來的一天晚上,在看常人的電視時,看到了裏面講的一個故事:兩個人在打賭,雙方躺在鐵軌上,遠處火車呼嘯而來,誰先離開,誰就輸掉了。我忽然間意識到,我就是其一,命都不要了也要賭個輸贏。這時,我好像感覺到那奔馳而來的火車已經在接近。為了救度眾生的大法項目,寧可停下來也要堅持自己的「不協調」,寧可造成損失也要跟同修去「鬥」。如果不離開這個鐵軌,「放棄比賽」,後果是甚麼,很難想像。

這時,又參加了集體學法,內容是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對澳洲學員講法》。想到自己不按照法的要求做,到處挑剔,這個項目不幹了,別的項目也沒有人會願意要你的,哪裏都不會喜歡一個愛挑剔的人,因為你不起正面作用啊。為甚麼不會去讚賞同修,鼓勵同修呢?看著錄像,眼淚止不住的流。想一想自己,對學會學員有意見,對項目負責人有意見,為甚麼就不修自己啊。負責人要加強管理的做法也沒有甚麼不妥的,說的話也沒有甚麼不對的,為甚麼那麼耿耿於懷呢,難道這不是自己的問題嗎?為甚麼非要僵持著呢?

武俠小說中有這樣一段:一個人武功高強,要爭天下第一,打敗天下敵手。最後他精神失常了,因為他打不敗他自己的影子。我忽然意識到,與我一同躺在鐵軌上的不是同修,而是自己的影子,自己的觀念,甚至是業力。是這些壞東西在拉著我,要與我在鐵軌上同歸於盡。同修講的話,做的事,無非是把我自己帶的這些壞東西引出來而已。真正的問題是我自己的空間場中有這些東西。如果把這些東西去掉了,同修不會對我做甚麼,即使同修做的不得體,也不會影響到我,怎麼能是同修的問題呢?師父讓我們遇到問題向內找,這真的是千真萬確的真理啊。

消沉了幾年,現在終於過來了。我告誡自己:放下觀念,走出消沉,從新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