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就是去人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

師尊好!同修們好!

借明慧網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的機會,和同修交流一下近幾年來的修煉心得。

一、去怕心,儘快跟上正法進程

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得法的老弟子,在修煉的路上也走了許多彎路。多年來,自己深知大法好,卻悟不上去,派出所派人到家裏和單位調查,當時只是因為沒有怕心,師父保護了我,卻沒悟到該去北京證實法。之後,表面上沒有受到傷害,但整個人變的很麻木。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二零零四年。浪費了寶貴的五年修煉時間。

二零零四年,偶然得到一個上網軟件,當我打開明慧網的那一瞬間,覺得自己就像迷失的孩子回到了家。看完《疾風勁草》及同修的交流文章,覺得自己也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明白了自己肩負的責任。一天夢中看見天開了一個口,師父一揮手,許多大法弟子從不同方向飛走了,而我只在地上跑,卻飛不上去。師父點化我趕快跟上正法進程。

我有做資料的想法,師父就安排一個流離失所的同修來到我地,擔負起了本地區真相資料的運作。經過協商我負責下載資料。由於自己剛走出來,想彌補前幾年的過失,便有了強烈的做事心。在傳遞資料的過程中,同修給反饋了許多資料的缺點,自己嘴上雖然沒說甚麼,但心裏感到委屈,甚至對同修還產生了埋怨。師父發表了《洛杉磯市法會講法》,師父講到:「大法弟子有錯誤不願意讓人說,誰也不能說,一說就炸。對時不高興別人提意見,錯了也不高興別人說,一說就不高興。這個問題已經是相當的厲害了。」這才意識到自己問題的嚴重性。此後當同修再提意見時,就及時向內找,並且發自內心的感謝同修的幫助。當用心做到時,同修就很少提意見了。

記得有一次送東西到資料點,還沒出門就接到同修電話叫我注意一下,門口有人盯著。我鼓勁自己,不要怕,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就騎車到資料點去。這時真有一輛警車從身後開過,心裏有點不穩,又有一輛麵包車從身邊飛快開過,心想這車是不是跟蹤我的,就這麼一想,結果一到資料點門口就發現那麵包車就停在對門,裏面好像還有人。我怕暴露資料點,就繞了個彎回到家。到家後,越想越不對,感覺這一切可能只是衝我的怕心來的,都是自己的心演化出來得,就算資料點被盯上,也應該告訴同修,而不應躲在家裏。第二天,發正念否定這一切,請師父加持,一路上背誦著師父《洪吟二》中的〈怕啥〉去了資料點。到那裏後發現一切正常,另外空間造成的自己的怕的因素也解體了。

二、去干擾 自建家庭資料點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發展,我不再滿足於只給同修下載資料,決定買一台打印機,走資料點遍地開花之路,同時,也可減輕大資料點的負擔。從我煉法輪功以來,丈夫沒有反對過,可是,關於買打印機,他說甚麼也不同意。這怎麼辦?家裏原本有電腦,配打印機是很正常的事,為何他如此反對?在家裏很多事我都讓著他,如此重要的證實法的事決不允許他干擾,只要救度眾生需要,誰也擋不住。我請師父加持,就這麼一想,結果打印機買來了,丈夫不再說甚麼。我真切的體悟到當心態符合了法的要求,一切都會很順利的。

丈夫每年都要發幾次火,厲害的時候還砸東西,自從我煉功以來,有增無減,我想可能是幫我提高心性,所以也沒放在心上。可是,今年發火居然砸了我的電腦,我悟到這是一種干擾,是因為我首先默認和承認了他「脾氣不好」,讓他的發火成為「正常」現象。這顯然是不對的。於是發正念:清除背後操控他的一切邪惡因素!另外,向內找,發現自己居然也有很強的爭鬥心長時間不去,也就長時間受到這種干擾。第二天我誠懇的向丈夫道歉,丈夫也感覺到自己不對,並用行動來彌補過錯──平時替我做很多家務事,使我有更多時間和精力救度眾生。

三、修煉就是去人心

受社會環境的影響,我們單位不管是獎金分配還是工作安排,一律搞平均。即是如此,「不公平」這三個字還經常掛在人們的嘴上。修煉多年,自己的這顆人心也遲遲未去。

去年單位派了一個自己認為能力不如自己的人當了我的領導,並且要求我好好與他配合。這一下心裏忿忿不平,憑甚麼當我的領導?!更有人火上加油跟我說:「他處處都不如你」。明明知道這是師父用來去我的妒忌心的,但真正面對時,心理還是有點異樣。我反覆讀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法:「這個人在單位裏,他覺的別人都不如他,他幹甚麼甚麼行,覺的確實了不起。他自己心裏想著:給我個廠長、經理我都能當;給我更大官我也能幹;當個總理我看都行。領導也可能說這個人真行,幹甚麼都行。同事可能也都說,這個人真行,有兩下子,有才能。可是在他們班組裏或者 他們同一辦公室裏有個人,幹啥啥不行,甚麼也拿不起來。有一天,不能幹的這個人卻被提了當幹部,沒提他,而且還當了他的領導。他那心裏就不平衡了,上下活動,憤憤不平,妒嫉的不行。」這個心在反覆多次才覺得去了。

今年上半年這顯示心又表現的特別突出了:在同修面前有意無意的顯示自己有電腦、打印機,甚麼都能做,而其他同修仍然等、靠、要。有段時間大資料點機器曾經出現故障,兩個月沒有資料發,和同修無論怎麼交流就是沒有人要買電腦做資料的。我的埋怨心又起來了。最近通過學法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恰巧,明慧發表了《講清真相資料彙編》,封面有五個仙女,有彈古箏的、有吹笛子的、有彈琵琶的等,我突然悟到,每個人雖然分工不同,只要配合好就能演奏出美妙的音樂。講真相也像演奏音樂一樣,需要整體配合,雖然她們不做資料,可她們決不會在家享受,有使用真相幣的、有面對面講真相的、有寫真相信的等等。這就是一個整體,作為整體的一員,只能無條件的圓容。這時想起了師父《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說的:「修煉人絕不是指責好的,也不是我這個當師父的把誰批評好的,也不是你們互相之間批評指責好的,是大家自己修自己修好的。」想到這裏,徹底放下了自我為中心的私字,不再執著做資料的多少。講真相的渠道很多,就看你怎麼選擇,發現同修做的好就加持,當同修做的不好時就發正念清除干擾。默默加持同修走資料點遍地開花之路。當這顆心完全放下時,有個不識字的老年同修主動提出要承擔一部份資料供應,並在幾天時間就學會了使用電腦和打印機。我更加體會到法所包容的內涵,她之所以邁不出這一步,我個人的執著不也是其中的一個障礙嗎?

四、大法弟子和眾生都不允許迫害

有一次,我屋裏的空調突然漏水,本打算叫人來修,但轉念一想不對,大法弟子碰上的事情沒有一件是偶然的,肯定是修的有漏,師父用這種方式提醒我向內找。

這段時間接觸客戶的機會較多,只要見到客戶就給他們真相資料,因時間短,來不及多講,就將光盤和小冊子一同給他們,並囑咐他們好好看,生怕他們看不明白。有的人不明真相當時不要,自己還硬給,又忽視了發正念,致使個別人到廠長那裏打小報告。廠長安排書記要調查此事。我和本單位另一同修交流一致認為,如果書記找我們談話,我們就堂堂正正的面對,一定要心平氣和的跟他們講清真相,清除背後操縱的邪惡因素。我與同修發出強大的正念:眾生是我們的,即使我們做的有不當之處,也不允許邪惡找藉口迫害我們和眾生。雖然表面上舊勢力迫害的是我們,實際上迫害的是眾生,因眾生在迷中,容易被假相所迷惑,迫害大法弟子,阻礙給眾生講真相,那不也就是在迫害眾生嗎?這是不允許的。

當我悟到這一點時,空調一下子就恢復正常。這天正是八月天,中午突然下起了小雨,雨中還夾著雪。夏天還沒過去,怎麼會下起雪?也許我們的慈悲感動了哪位神。我和同修更加堅信,只要我們走的正,任何人都動不了我們。師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中說:「神只能控制人心,帶動人怎麼做,人想帶動神怎麼可能呢?所以你要想成神,你不得這樣嗎?」這件事我們是主角,我們同時發正念:誰也不許動我們,清除所有參與迫害我們背後的一切黑手、爛鬼及亂神,破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誰要產生不好的思想,就叫他們忙的焦頭爛額,並且造多大業就遭多大報。結果沒幾天廠裏就因一個部門內部出現斗毆現象,書記在調解時差點被捅刀子,廠長和書記忙於處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就把調查我們的事情淡化了。

修煉中還有一些沒有放下的人心,我要在修煉的路上繼續以法為師,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堂堂正正的講清真相以救度更多的眾生。

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