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中修煉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見到明慧編輯部關於《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徵稿啟事》的那一刻,我就決定自己一定要參加這次大法弟子難得的交流會,系統的整理一下這幾年來自己學法修煉的經歷,以期在寫稿的過程中理清思路、在法理上得到提高。二零零四年第一屆交流會我也曾投稿,那是我得法前五年的總結。四年時間過去了,這次想就在工作中如何修煉自己、救度眾生方面向師尊做個彙報,與同修交流一下心得。

得法前我被公認是個好學上進、爭強好勝的人。在沒有機會上大學的情況下,曾經靠自學參加高自考取得了英語專業大專畢業文憑,而後又自學了一年第二外語,取得了專科證書。畢業後在一家較大的國營企業進出口部任職,其間又與朋友合夥在開發區註冊了一間有限公司,並與另外一人在國外開了又一個公司。所以在同事和朋友圈中認為我是個有理想抱負、有能力的人。一九九七年底原單位效益日趨下降,我離開了企業自謀生路。在得法前的四十二年間,我認定人的命運把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要有目標有努力,人就可以實現自己的理想。

一九九八年春天,我得以進到大法當中修煉。那時的我,已經是從頭到腳一身的毛病了。得法初期,我那興奮喜悅的心情、大法對我身心的改變曾在零四年第一屆法會稿件中詳細敘述過,在此不再贅述。當時我在海外註冊的公司、自己的護照均已辦妥,合夥人已開始工作,只等簽證下來我就出國經商去了。可是當我在十數天內拜讀了當時出版的師父的八本大法書籍後,帶給我內心的震撼無以言表。真正知道了「當人不是目地,是為了返本歸真」的人生意義,而且我認為修煉的群體在中國。所以我當時就定下心來,哪也不去了,留下來用自己的餘生修煉這部大法。

那時覺的自己一下子就放下了名、利、情,「真修大法 唯此為大」(《洪吟》〈得法〉)。既然當人不是目地,那只要食可果腹、衣可蔽體即可,其它一切都不重要了。「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入門初期,自己就以當時對修煉意義與實質的理解來指導自己的行為,所以自己覺的活得輕鬆自在。當自己不執著孩子的學習名次而只是引導小學畢業的兒子入大法修煉時,孩子考上了市重點中學;當自己不執著住房好壞時,卻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好房子。許多事實證明,只要你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在任何問題上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對待,師父給你的是最好的安排。但是在工作問題上,自己卻因為當時對法理解的片面性而走了極端。得法後,我通知了在國外的合夥人,不再出去經商了。那時自己認為經商就得說謊騙人,只要找份簡單的工作能夠維持生計就可以了。所以初期我曾經在商品批發市場幫過工,在大學學生宿舍看過大門,當過接線生。我曾經對朋友們說過,如果讓我去掃大街我都會欣然前往的,以表達自己放下名利的境界。那時的同學、朋友、親戚們對我修煉法輪功的認識,一些人看到我身心的巨大改變覺得大法的超常,從而走近了解、進而修煉法輪功;另一些人則表示不解,認為我沒有了原先的那種好學精神及理想追求,而是消極遁世、對自己、對家庭的不負責任。我對這種看法、持有這種想法的人不屑一顧,片面的理解「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轉法輪》),甚至私下暗想「你們錢再多房子再大有甚麼用,不過幾十年的光景。我修煉大法那是解決永遠不再輪迴的問題」,全然不知這完全是自己嫉妒心、爭鬥心的表現。自己有意的遠離了過去的朋友同學,「不受干擾」的一邊「清修」去了。更有甚者,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執著正法結束的時間,二零零一年春天又受到假經文的影響,連工作都不幹了。二零零一年夏天辭職回家「專修」,專做大法真相資料。由於沒有經濟來源,家中的先生不修煉,也使得做真相資料受到了一定的侷限,更讓一些對自己做法不理解的同學、朋友們對大法產生了誤解。自己對大法斷章取義的片面的理解,影響了自己發現、清除早該去掉的執著心,更是影響了救度眾生的大事。這樣一晃就是三年時間過去了。

隨著三年中不斷的學法,逐漸的認識到自己對於法的理解有偏激的地方,更加理解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修煉與過去個人修煉完全不同之處;大法修煉與其它小法小道修煉的完全不同之處。「我們這一法門,在常人中修煉的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最大限度的保持著和常人一樣,不是在物質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甚麼東西。不怕你當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財,關鍵是你能不能把那顆心放下。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轉法輪》)認識到自己學法不深,不但影響自己的提高,更使得常人對大法誤解,障礙了自己完成正法時期救度眾生的重大使命。固然真相資料的製作、發放可以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但大法弟子在社會、家庭、工作環境中良好的行為,也是眾生關注的,更是為後來人留下參照的路。由此我才感到自己身上的責任重大,學好法,走好走正自己在世間證實法的路的至關重要。

由於自己的認識提高上來了,很久不聯繫的一個朋友在一家無損檢測公司幫我找了一份統計工作。我對於無損檢測專業、統計專業一無所知,對使用電腦也只限於會打字、編輯簡單的word文檔,而且自己的年齡已是天命之年。剛到公司上班的前幾天,辦公室的文員給我講解了如何使用excel表格做統計日報、月報、無損檢測的四種方法以及公司所涉及的市內外的幾個工程,我也是聽得頭頭是道。可是她一離開,我就感到茫茫然,記不得她所講的東西了。兩週過去了,始終自認為頗為聰明的我依然是一頭霧水、不得要領。說實話當時的我心急如焚,甚至於有了打退堂鼓的想法。家裏人也勸我放棄,認為這個年齡已經不適合再學新的專業了。那天晚上,我一個人坐在陽台上,考慮著是堅持下去還是辭職回家的問題。我想作為一個大法修煉弟子,我剛剛走出家門打算通過自身的行為來證實大法,為甚麼這麼長時間進入不了狀態呢?為甚麼這麼長時間學不會呢?我知道這不是大法沒有給自己開啟智慧,那麼肯定是執著心在障礙著自己,舊勢力在干擾著自己,是自己學法不夠造成的。

「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於是我靜下心來,不再去想工作中的事情,恭恭敬敬的捧著《轉法輪》開始學法。就在自己靜心學法的過程中,我發現了自己的問題所在:自己在證實大法的過程中有著很重的證實自己的成份在。我從小到大很好學,功課一直很好。工作之後也是單位的台柱子。在九一年經貿部組織的外銷員資格考試中,單位十幾個業務員中又是唯一通過的兩個人中一個,而那一位是財經大學的本科畢業生。所以,我的顯示心非常重,非常喜歡聽別人稱讚自己的話。一旦做了一項非自己專業的、揚短避長的工作,那麼自己的亮點不能在眾人面前展示時,就覺的很沮喪;同時又會讓人認為自己很笨拙,這樣就很不開心,就想儘快逃走。這時已經想不到自己救度眾生的使命了,只在乎自己的面子、自尊。這哪是個修煉人的行為呢,這哪是在證實大法呢?我之所以能來到這家公司,肯定這裏有與我有緣的人需要救度,我怎能這麼自私只想著自己的自尊呢。想到這裏我羞愧極了,當即清除自己這些不好的執著、人心,發願一定要完成自己的救度眾生的使命。學完法,我覺得自己的心輕鬆了下來。

第二天早上我來到辦公室,打開電腦開始新的一天的工作。我驚奇的發現就像是捅破了一層窗戶紙,原來深奧難懂的檢測方法好像並不是那麼難以理解;找出了射線、超聲、磁粉的工藝,看起來也並不複雜;原來認為很難的統計工作其實很簡單;原來需要一天的時間才能完成當天的統計,那天只用了兩個小時,而且感覺到自己的大腦異常的清晰。這是自己到公司上班第十五天發生的事情。我內心非常激動,如果不是修煉了大法,不是師父的幫助,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在完成本職工作後,我很快的熟悉了工程中使用的設備及材料,又把公司的設備庫、材料庫的管理及賬冊接了下來;在公司工程師的指導之下,我又了解並熟悉了相關的專業。這一切是我到公司工作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做到的。後來我又接下了公司工程車輛及油卡的管理,學會了暗室洗片。實際上我一個人已經做了幾個人的工作。這讓公司的老總很吃驚,他認為這是一個年輕人都很難做到的事。因為在公司中,除了公司老總和一位總工外,就屬我的年齡大。因此我的身體狀況、工作能力也讓公司其他員工覺得不可思議,這給我在以後的講清真相打好了基礎。

在這家公司工作的一年時間裏,我處處以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早上上班提前到崗,工作中兢兢業業。當我幹完辦公室的工作,就去廚房幫忙做員工的中餐;看到廁所無人打掃,我主動去做衛生。這一切公司的員工們都看在眼裏,甚至工程部的部長對老總說:「您在哪兒找來的這麼好的人?」老總的太太在公司任出納,雖然年齡較之我小了七歲,但一身重病。她的脾氣非常大,為人不吃虧且爭強好勝,屬於在常人中我不太喜歡的人。一次她有幾天沒來上班,我得知是又病倒了。我心想這正是自己向她洪法的好機會,下班我就去她家給她講大法的真相。可是轉念又想這種人會理解嗎?會相信嗎?會不會因此怕影響公司而不允許我在公司繼續做下去?一時間人的念頭都冒出來了。但是自己深知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上的重任,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者一定要修去這種為私為我、保護自己的觀念。一個大覺者是宇宙的保衛者,可以為眾生放棄自己的一切,必須達到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境界。想到這些我定下心來,今天我一定要給她講大法的真相,我就是要救她。

下班後,我給她買些營養品並帶著真相光盤、小冊子、護身符去看望她。我直截了當的告訴她我修煉大法前後的變化,告訴她大法簡單的法理。出乎我意料的是,她雙眼專注的看著我,認真的聽我所講的一切。沒等我講完,她就一把把我帶去的東西摟在自己懷裏,對我說:「我相信你說的,我願意跟你學。」

從那天開始,她走上了修煉的路。大法帶給她身心很大的變化,只要工作一忙完,她就與我交流學法修煉的體會。後來她的母親,一位八十多歲的多病老人,曾一度病危臥床不起,他們子女已經為老人準備後事了。我得知後把真相護身符給了她,讓她告訴母親帶在身上,並誠心頌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兩週後她驚喜的告訴我,她母親已經完全可以自理了。三年多過去了,至今她母親仍然健在。她一再感謝我,說我救了她們母女二人。我說:「千萬別謝我,是我的師父救了你們,是法輪大法救了你們。」由於這件事,公司老總及辦公室的同事們都對大法有了正面的認識,公司老總對我的評價是:「您真是個大善人哪」。我把真相資料發給了大家,把《轉法輪》送給了願意進一步了解大法的同事們。

通過這件事讓我認識到,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一定不要被個人的後天觀念所障礙,只有學法修心,加強正念,破除「為私為我」的根本執著,才能真正完成大法弟子的史前大願,才能不辜負師父、眾生對自己的期盼。

一年過後,另一個朋友給我介紹了一個外貿業務員的工作。這家公司的老闆在聽到我的情況介紹後,在沒有見到我的情況下,就一定要我去他那裏工作。當時我覺的也許這邊該做的真相工作已經做完了,那間公司裏又有我要救度的人,所以我就答應了下來。但是我也很清楚,這對於我來說又是一個挑戰。因為我離開外貿專業已經九年時間了,這期間,從國家的對外貿易政策到整個的進出口業務操作流程,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的業務基本上都是網上操作,而對於這些我是根本就不了解;因為是畜產進出口公司,所涉及的商品都是羊絨、羊毛之類,對於商品的規格、品種、國際市場價格等我也是一無所知。即使這樣,為了救度有緣人我還是來到了這家公司,我相信,只要我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來要求,把學法、修煉、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我一定會能做好這份工作。

到了公司,我很快就熟悉了商品、客戶及外銷市場。我仍然像以前一樣兢兢業業的工作,嚴於律己,寬厚待人,與公司的老闆及員工們相處的很好。我也利用午餐時間向辦公室的其他員工講了大法的真相。但是公司裏發生的一件事又讓我打起了退堂鼓。一年前,由於公司經理先前沒有按照海關監管貨物的相關規定處理來料加工的貨物,沒能及時核銷手冊而受到海關緝私科的審查。為了應付海關緝私官員,經理要求我們業務人員更改過去的業務卷宗,隱藏與客戶的往來郵件,最後他還是通過疏通關係解決了此事。在此過程中,我的心波動很大,想了很多。作為一名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不應該說謊騙人作假,可是身為常人的老闆以利益為重,要求你幫他作假,你該如何面對;身為修煉人潔身自好,那麼我應該立即辭職,不與其同流合污,更不能助紂為虐。可是我當初來的目地是為了救度眾生,講清大法的真相,難道就這樣一走了之、知難而退?辭職很簡單,這份工作、這份薪金對於我並不是很重要,我可以再找相對簡單一點兒的工作,但這樣做是否會讓常人不理解從而誤解大法呢?一時間自己感到非常的困惑,我反覆的想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呢?為甚麼師父安排的這條路我就走不下去呢?在自己一時想不通的情況下,我向老闆遞交了辭呈。

按照常理講,現在社會上高學歷且年輕有為者多的是,可是沒有想到的是,老闆說甚麼也不准許我辭職,找到我的朋友、家人勸說我回公司,並多次打來電話要求與我面談。實話講,回到家我很苦惱,覺的自己不是個合格的大法弟子。明明知道這對於我是個要過的關,是需要自己繼續提高心性才能過得去的關,而且我也知道這是自己該走的路,不能避重就輕,在修煉的路上走極端。但是如何把握自己的行為,如何走正這條路又覺得左右為難、手足無措。

還是大法解開了我的心結。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講:「那麼為甚麼現代一下子來了許多各種各樣的文化、各種各樣的學說、各種各樣的社會表現形式呢?這就是各個宇宙巨大體系的東西在人類最低層表現造成的,目地是被選擇。」「大家想過沒有?如果這個社會中許許多多行業、許許多多的領域都是他們遙遠的生命體系弄來的東西,大法弟子在這樣一個環境中修煉、各種不同的行業中都有大法弟子修煉,是不是等於是在用法正他們?是不是承認他們的存在?是不是在救度他們?」「也就是說,人類的這些形式並不是神要的,神是想讓你利用這些形式昇華。你能利用這些形式昇華了,你就是在證實法、證實神與救度眾生,是不是這個樣?(鼓掌)大法弟子在各行各業中修煉就是承認那些體系的生命,也是在救度著一切眾生。」師父在《精進要旨》〈無漏〉中還講:「對於不同層次的修煉者,法對他也存在著不同層次的要求。捨是不執著於常人之心的體現,如果說真能坦然而捨、心不動者,其實已在那一層了。可是修煉就是為了提高,你已經能捨此執著了,那麼為甚麼不把怕執著本身也捨掉呢?捨它個無漏其不是更高的捨嗎?」

師父的諄諄教誨使我豁然開朗。我悟到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按照大法來嚴格要求自己這是正確的,但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更大的使命是救度眾生。只有在各自的工作、生活環境中修好自己,走出一條正確的道路,才能救度那裏的眾生、歸正那裏的一切,給將來留作參照。所以我們身上的擔子很重、責任很大。我應該利用這個機會向老闆講清真相,希望他能為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在與他會面之前,我一直在發著正念,清除舊勢力對我講清真相的干擾,清除對他了解真相的障礙。

當老闆問及我辭職的原因時,我就向老闆開誠佈公的講了自己是個法輪功修煉者,詳細的介紹了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應該秉持的行為準則,並向他講了善惡有報的天理,希望他能為了自己的將來而注重自己的修為。他坐在那裏認認真真的聽我講述完這一切,然後告訴我:「自公司成立十幾年以來,辭工與被辭的不下幾十人,但是沒有一個人讓我如此動心。在我與你的接觸中感到你與其他人有很大的不同,你的行為讓我認定法輪功是個好功法,越是這樣的人我就更願意與之合作。」他表示尊重我的信仰,欣賞我的為人;並表示以後不會再有這種欺騙海關的行為,一定要規規矩矩的做業務,以誠信來促進公司的發展,希望我能留下來給他一個機會。不但如此,他還在公司的會議中,公開承認自己的問題以示誠意。我把破網軟件給他安裝在他的辦公電腦上,又給了他一些光盤、小冊子,希望他能多了解一些法輪功。自此之後,我工作的環境非常寬鬆,工作也逐漸的步入正軌。工作之餘我可以堂堂正正的看書學法上大法網站,向公司中其他員工講大法的真相以及三退的事情,有的員工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在外貿業務中需要經常與商檢、貨代公司、保險公司等人員接觸,在與不同人員的交往中,我也利用各種機會講真相做三退。在當今社會裏,貨運代理公司給貨主公司業務員回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少則幾十、多則上百美金是很正常的。當我做出口業務向貨代公司尋海運費時,幾家貨代公司向我報價時都提到了要給我回扣,並要我的手機號碼以便私下聯繫,都被我一一回絕了。一天中午,我利用午休花自己的錢請了貨代公司與我合作的業務員吃飯。期間我向他講述了我不能接受回扣的原因──我是一個大法修煉者,並向他介紹了大法的真相及三退的事情。他非常欽佩我的為人及工作能力,也由此對大法有了很好的認識。他對我講,在他工作的這些年中,所有與之合作的外貿業務人員,沒有一人不伸手向他要回扣,沒有一人不要求他請客吃飯,沒有一人在合作中不與之為難,只有我一個人例外。他說:「如果這個社會中多些像您這樣的人就好了,我們的工作也就好做一些了。」

在該公司的兩年工作中,使我深深感到師父的慈悲與大法的無所不能。做過外貿業務、特別是出口業務的人都知道,出口的每個環節中都不能有任何紕漏,尤其是出口合同、單據,一個英文字母都不允許出錯,否則,出口收匯就沒有保障。我所在的公司雖然是個外資獨資公司,但是公司規模較小,我一個人的工作是從出口合同開始,一直到工廠跟單、商檢、訂艙、投保、制單、收匯、核銷為止。在工作中,我認真仔細、不敢有一點兒含糊,生怕出現錯誤給大法抹黑。曾經有幾次,經我反覆核對後準備出單了,卻又莫名的覺的需要再看一遍,結果發現了錯誤。一次次的我被感動了,被師父無微不至的照料、看護所感動,師父時時在呵護著我們,牽著我們的手走正自己的路;我也為自己身為一名大法弟子時時沐浴在佛光之中感到無比的幸福。我也在不時的提醒自己,學好法、走正路,讓師父少為自己操心。

隨著自己在這四年中的不斷修煉,對大法認識的不斷提高,自己意識到救人的緊迫。我就利用各種機會,聯繫上了過去許多的同事、朋友以及過去的工作部門的領導。他們看到目前我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態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們覺的我不是那個修煉前心胸狹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個修煉初期消極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認真努力、心地善良豁達的我。我再向他們講起大法的真相,他們也都願意了解接受了。

這四年在工作中證實法的經歷使我認識到,只有靜心學法修心,不斷的歸正自己的行為,在修煉的路上不走極端,才能做好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事情,完成大法弟子的史前大願。

最後,我想以師父的一段法與同修們共勉,這段法我幾乎天天都在背誦,激勵自己越最後越精進。

「不管我講多少,修煉的這條路得你們自己走。怎麼樣能夠把這條路走好、走到最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這一切一切都能夠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長時間鼓掌)」(《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