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雪蓮花是開在天山裏的。它葉色如碧玉,花序紫色綺麗,它委身在雪山深谷裏,無意向世間展示她那獨特的美麗。

在冬日裏的海濱之畔,我也看到這樣的一朵雪蓮花。她因信仰「真、善、忍」被中共警察抓進了看守所裏,今年6月份被一審判刑7年。在法庭上雪蓮慷慨陳詞,駁斥邪惡強加在自己身上的不實之詞,錚錚的話語鞭打著邪惡,也使旁聽的群眾留下同情的淚水。

12月份中共法院維持原判,這幾天,就要把雪蓮從看守所轉到省城的監獄裏。

我和同修聽到了此消息,決定去看望雪蓮,要把親人的關心和溫暖給她送去。

關押雪蓮的看守所,離我們這裏有二百里之遙,我們乘車到達那裏的時候,已經是中午12點多了,看守所的獄警已經下班,要等到下午一點半才能接見。我和同修商議先找個地方吃點飯,下午再過來。

望著眼前這個看守所的名字,我們都熟悉,因為它已在明慧網站上出現過很多很多次了,因為它關押、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使它臭名遠揚於海內外。只見它電網高牆矗立,斑駁陳舊的牢屋在蕭瑟寒風中更顯的陰森恐怖。它的周圍是一些斷垣的土山,可以看出多少年前,在這荒郊野外,它是在推平了土山的空地上蓋起來的。

眼前這個本該美麗的海濱城市卻籠罩在層層的陰霾中,看不到任何秀麗的景色。走在陌生的路上,不遠處,是鱗次櫛比的樓群,還有幾座正在興建的高樓。我心中不禁感歎,高樓越蓋越高,人的道德卻越來越墮落。

下午我們找到了看守所的接見室,那裏已經有三、四十人在等待了。我問了一個中年男人應該怎樣接見時,他熱情地說,要先登記,又熱情地領我們到了登記室。

負責登記的是一個老獄警,面相很兇。我們向他表明來意後,他問,你們是雪蓮的甚麼人?我們說是妹妹,天冷了,給她送幾件穿的衣服。他說,不是直系親屬不准接見。我們說,好不容易大老遠來了,就讓我們見見吧。他又要身份證,我們說,沒帶身份證。他呵斥了我們,又嚴厲的盤問了一些問題,猶豫片刻,最後還是給我們簽下了接見證。

終於又見到雪蓮了。雪蓮還是如往日一樣清秀,雖有一絲的憔悴,但眉宇間依然透著堅毅和剛強。雪蓮說,不用掛念我,我在這裏也講真相,有許多獄警和牢犯都知道煉法輪功的是好人。她說,她與外地的同修關在一起,因為牢記著師父的教誨,處處做個好人,所以那些牢犯很認同她們,她可以自由的煉功,還給兩個牢犯做了三退。

雪蓮說,獄警通知家人接見的時候,她以為是兒子來看她。她兒子遠在省城的一個隊裏打籃球,一審開庭的那天,兒子驅車從八百里外的省城趕過來看她。見到雪蓮,兒子跪下說:媽,不要在這裏,回家吧,我現在已經能養活您了。

雪蓮跟兒子說,不是我不想回家,是共產黨剝奪了我回家的權利。我煉功身體好了你也看到,可眼下大法遭陷害,我不能自己圖安逸讓大法蒙受冤屈。

「兒子其實明白大法真相,他也是個受益者,打籃球落下的嚴重的腰傷好了,只是他心痛媽媽才這樣說的。」雪蓮淡淡地說著,我卻淚流不止。

雪蓮還說,她剛被關進來的前幾天,又有十一位大法弟子被抓了進來,還有兩位一男一女的大法弟子當場被活活地打死。雪蓮的眼裏掠過悲傷,我的心也在流淚,這是甚麼世道啊,賢妻良母被關進監獄,遵法守紀的好公民被活活打死。這個罪惡的中共,天理豈能容它再如此肆意妄為,殘害良善!

三十分鐘的接見時間轉眼就到了,話筒裏傳來嘟嘟的響聲,雪蓮說:放心吧,我會走好最後的路的。電話被卡斷,我和雪蓮戀戀不捨地放下話筒。雪蓮合十說再見,我也合十說再見,淚眼中,我注視著雪蓮的背影走出接見室。

雪蓮,你是天山的雪蓮花,雖身陷牢籠,卻不懼人間邪惡的淫威,在修路的路上依然邁著鏗鏘的步伐。雪蓮,你一路多保重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